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房间里边漆黑一片,季如秋摸索着走进房间里边。

    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就被一只大手给拦腰抱了过去,刚想开口尖叫,就被堵上了嘴巴。

    借着朦胧的月光男人看清了季如秋惊慌失措的脸,轻笑一声,“那么久没见我,想我吗?”

    “墨释音,你放开我。”季如秋咬了一下嘴唇,手不自觉的护在胸前,对于墨释音她下意识的感到恐惧。

    这个男人带给她不好的记忆太多太多了,她很怕这个男人。

    “呵,胆子倒是大了不小,敢直呼我的名字了。”墨释音阴森森的笑着。

    季如秋脸色一白,手抓着身下的床单,她怎么就忘记了墨释音并不容许她叫他的名字。

    “主人……”季如秋张嘴,脸上尽是惧意。

    “你怕什么,我还没将你怎么样,如秋,你这个样子让我越发的想要欺负你。”墨释音凑近季如秋的耳边轻声的说了一句。

    季如秋抿着嘴唇,盯着和墨释然相似的脸,有些苦涩。

    “怎么,想到了我哥哥?”墨释音收起笑容,阴沉沉的开口。

    季如秋想要否认,但是对上墨释音的眼神,无论怎么样都否认不了。

    墨释音见季如秋沉默,笑容越发的大,下一秒,季如秋就赶紧自己的身子一凉,墨释音毫不留情的撕开了她的衣裳。

    “不妨将我当做墨释然。”墨释音的目光落在季如秋光滑的肌肤上边,虽然季如秋已经不再年轻,但是她保养的极好,肌肤跟三十多岁的女人差别并不大。

    墨释音抓着季如秋面前的柔软,毫不留情的揉捏着,在上边留下了一个又一个的指印,而季如秋也只是默默的忍耐着。

    墨释音很满意的看到季如秋脸上的隐忍,不再压抑自己的愿望,直接分开季如秋的双腿,沉了进去。

    墨释音发出了一阵闷哼声,季如秋脸色一白,因为没有任何的前戏,她生疼生疼的。

    季如秋越是痛苦墨释音越是开心,动作越发的粗鲁,季如秋以为自己会很抗拒,谁知道渐渐的来了感觉,不自觉的哼唧出声。

    墨释音的动作停了一下,半嘲讽的出声,“看来,景松那个老家伙并没有满足你。”

    说完之后,也不管季如秋的感觉,任凭自己的感觉在季如秋的身体里边横冲直撞。

    等到一切都结束的时候,季如秋觉得自己来来回回死去好多回了,只来得及看一眼墨释音便沉沉的睡去。

    墨释音从床上起身随意的拿过一件浴袍披在身上,手在季如秋的脸上轻掐了一下。

    “季如秋,你看,这么多年了你还是逃不开我。”墨释音给过季如秋机会,只要她不动那张银行卡,或许他会高看她一眼。

    这时候,长青又从外边走了进来,对于屋子里边的情况目不斜视,直接将手里的东西交给墨释音。

    “楚惜被景宸给抓走了?”墨释音淡淡的开口问道。

    长青点头,“是,主人,为什么要将楚惜交给景宸,他不会供出我们吗?”

    “那要看楚惜有没有这个胆了。”墨释音不以为然的开口,他敢放楚惜走,自然有十足的把握。

    “主人,景色怀孕了。”长青将自己刚得到的消息告诉墨释音,“不仅如此,北冥随风还下令不准任何人告诉景色。”

    “怀孕了?”墨释音念叨了两句,眼里涌起了巨大的风暴,居然又怀孕了?

    “将这个消息想办法告诉景色,再告诉她,她的孩子根本活不下来。”既然不能看着你痛苦,那就看着你女儿痛苦也是极好的。

    “是。”长青不问原由,只要是主人吩咐的,她都会去完成。

    等到长青离开之后,墨释音掀开季如秋身上的被子,将手里的东西涂在了季如秋的私密处。

    季如秋再次醒来的时候,天才微微亮,墨释音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季如秋不适应的伸手挡住光线。

    “你醒了?”墨释音听到动静并未转身。

    季如秋只觉得自己的身子痛的厉害,动了一下,翻身想要下床,就感觉自己的身子哪里不对劲。

    脚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幸好的是地板上边铺了厚厚的毛毯。

    “我身子怎么了?”季如秋问道,她只感觉到了身子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觉,特别是小腹处空虚的厉害,身上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在撕咬。

    “刚研究了一种药,缺个试药的人,正好拿你试试。”墨释音的语气平静的厉害,就好像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季如秋面色苍白的看着墨释音,“为什么要这么做。”

    “自然是心情不好。”他说的轻巧,季如秋却是怕的厉害,他越是风轻云淡,她越是害怕。

    “过来,像狗一样爬过来。”墨释音转头的瞬间脸上像是覆盖了一层寒霜。

    季如秋身子一颤,她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便听从了墨释音的话,一步步的爬到了墨释音的面前。

    “只要你乖乖的,我就会对你好。”墨释音像是对待宠物一样拍拍季如秋的脑袋。

    “下次,不要想着隐瞒我什么,这次只当是给你一个教训了,下次的教训可就没那么简单了。”墨释音在季如秋极度恐惧的眼神中,轻柔的开口。

    季如秋面色更加的苍白了,他知道了,她隐瞒了他景宸的身世?

    季如秋不敢反驳,只得点头,只那么会,身上的空虚感越发的强烈了。

    “你想问什么,问吧。”墨释音收回手,重新将目光落到外边,楼下来往的人群那么的渺小,而他就像主宰他们生死的神。

    “季念的死,和你有没有关系。”季如秋问。

    墨释音瞥向季如秋,“看不出你还关心季念,你不是很痛恨她吗?季念的死和我没有关系,那样一个美人死了还真是有些可惜,尤其是死后尸骨无存,本来还能做个标本什么。”

    变态,十足的变态,季如秋敢在心里骂他,面色却不敢露出一丝一毫的表情。    “你们季家倒是盛产美人。”墨释音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