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或许是季念和其他人不太一样吧。

    “楚墨都是你,要不是你季念不会死。”季韫从大老远的地方跑来,狠狠的一拳砸在了楚墨的脸上。

    楚墨却恍若没有知觉,继续跪在那里。

    季韫又一拳砸在了楚墨的眼眶上边,顿时乌黑一片,季韫依旧不解气的在楚墨的很砸了几拳。

    季韫用足了力气而楚墨又没有丝毫的反抗,很快,楚墨的脸上就肿成一片。

    “要不是你,季念还会好好的活着。”季韫红着眼,抓着楚墨的衣领,怒吼道。

    他的身上依旧是和季念婚纱配套的西装,只可惜,衣服犹在,人却阴阳两隔。

    楚墨扯了一下嘴角,“念念还活着,没有死。”

    季韫又是一拳,砸在楚墨的嘴角边上,楚墨趴在了沙滩上,嘴里依旧喃喃的说着,“念念还活着,没有死。”

    司特助在一边都看的心惊胆战,这季韫下手真的是狠,不过,换做是他,他非杀了楚墨不可,好好的新娘子,就这样子没了。

    楚墨嘴角边上的血滴在了沙滩上,混着楚墨的泪水,男儿不是不会流泪,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季韫还想打人的时候,北冥随风蹙着眉头上前,帮楚墨挡下了这一拳,“够了,你再打下去,季念也不会活过来。”

    北冥随风对于楚墨也是有气的,让景色受了连累,只是现在不是打架的时候。

    司特助小跑着到一边,扶起楚墨,却被楚墨挥开,楚墨跌跌撞撞的朝海边跑过去。

    “念念没死,念念不会死的,她还等着我去救她。”楚墨通红着双眼,跑进了海里边,浪花击打着楚墨。

    楚墨满脑子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念念还等着他去救,他要去救念念。

    “楚少,季小姐已经死了。”楚墨的手下跑上前抓着楚墨,不让楚墨继续前行。

    现在是涨潮期间,楚墨再上前,非得出事不可,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楚墨出事。

    楚墨挣扎着,“放开我,念念,念念还等着我。”

    楚墨的手下牢牢的抱住楚墨,不管楚墨打的他多疼,就是不肯放手。

    最后还是北冥随风看不下去,上前直接劈晕了楚墨,在楚墨手下错愕的眼中淡淡的说道,“将他带回去,省的在这里发疯。”

    楚墨手下急忙点点头,半拖着楚墨就离开,他本就怕北冥随风,北冥随风上位者的气息太过强烈,让他不由自主的便听从了北冥随风的话。

    等到楚墨离开之后,北冥随风看向在金沙滩边上发疯的季韫,无奈的叹息。

    今天的婚礼,从原本的喜事变成了丧事,也彻底的成了市的笑话,北冥随风低垂着眼眸收起万千种情绪。

    他在想,等景色醒来的时候,该怎么宽慰景色,他看的清清楚楚,是季念在关键时刻救了景色。

    对于季念,他是感激的,站在海边吹了许久的海风,才转身离开。

    夕阳照在金沙滩上边,仿佛在沙滩上边渡了一层金子,海面上也是金光一片。

    从金光中慢慢的走来一名和尚,他站在沙滩上边良久,叹息了一声,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还是来晚了一步。”和尚喃喃的念了一句,只道是天意,便转身离开。

    季念的死讯很快就传遍了市,有人欢喜有人惋惜,那天宴会上边的绝代风姿还清晰的印在他们的脑海里,才多久,那样绝代的人儿便香消玉损了。

    知道季念死讯之后,最高兴的莫过于市的名媛们,季念在的时候,她们不敢肖想第一名媛的位置,季念离开了,一个个都看准了这个位置。

    季如秋知道季念的死讯还是从景松的嘴里知道的,当时她正在吃饭。

    她在知道季念和景色被绑架的时候,很是幸灾乐祸,现在知道季念死了,心里反倒是有些不舒服,她只当是血缘在作怪。

    “如秋,你看季念死了,这季家的财产不就没人继承了吗?”景松笑着凑到季如秋的身边。

    季念死了,季如夏死了,现在季如秋就是季家的唯一继承人,季家大笔的钱财,景松就两眼发光。

    季家的钱是季如秋的,那还不是他的,季家可比景盛集团来的有钱的多。

    季如秋自然知道景松的想法,讽刺的开口,“我的名字早就划出了族谱,季念也公开宣布了景色和景宸是季家的人,你说,这钱轮得到我吗?”

    话虽然这么说,季如秋的心里对于将大笔的钱财交给景色和景宸兄妹还是极度的不甘心。

    这无论争不争得到,她都要去争一争。

    “早知道景色那个小贱人这么有用,当时就不该对她下狠手。”景松懊恼的开口。

    现在就是想要修复父女两的关系,也极为的困难了,真是失算啊失算。

    “也不知道季念和谁结了那么大的仇恨,居然下了这样的狠手。”景松说。

    季如秋拿在手里的筷子放了下去,同样的,她对于背后的凶手也很好奇。

    季如秋忽然想到几天前,那人说要来市,还说会准备一份惊喜,该不会就是这个吧、

    “啪!”季如秋想着,筷子很快就掉到了桌子上边,陷入了自己的沉思。

    “如秋,你在想什么呢。”景松不悦的开口问道。

    季如秋急忙摇头,“没有,我什么都没有想。”

    景松半信半疑的看了一会季如秋,收回自己的目光。

    晚上的时候,季如秋谎称自己约了人打牌,匆匆的拿了手机就出门,看着信息上边的地址,季如秋手心出现了一层薄汗。

    下了车,季如秋用口罩挡住脸,脚步匆匆的走进酒店的电梯里边,一直来到952号房门口。

    “景夫人,你终于来了。”一直守在门口的人,便是在轮船上边的长青。

    “主人已经在里边等夫人许久了。”长青说着,从衣袋里掏出了一张房卡刷了一下。

    季如秋勉强的笑笑,“是吗?”

    “请吧。”长青面无表情的将季如秋推进了房间里边。    等到季如秋之后,便将房门重新关了回来,继续面无表情的守在房门口。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