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如果,在跳船的时候没了也就没了,那时候大家都不知道,或许不会这么伤痛,现在知道了,却又要承受他的离开,只能说这一切都是天意。

    孤展犹豫的看了一眼松果宝贝,因为他在,许多的话都不好和北冥随风说。

    北冥随风的心一个劲的往下沉,“松果宝贝,你去看看妈咪。”

    松果宝贝知道爹地是要支开自己,紧绷着小脸,挪着步子去病房,景色脸上苍白的躺在病床上,就是昏睡,眉头也是紧锁着。

    松果宝贝将自己的小脸贴在景色的脸上,“妈咪,你要好好的,松果宝贝和未来的弟弟妹妹都需要你。”    松果宝贝说着将手贴到了景色平坦的肚子上,一想到这里再过几个月就能出来自己心心念念的弟弟妹妹,松果宝贝就很开心,可是……弟弟妹妹或许也会离开,松果宝贝再成熟也是一个小孩子,今天的

    一切都超出了他能承受的范围。

    先是亲眼目睹了季念的离世,然后知道了景色有了身孕,但是很难保住。

    松果宝贝在心里留了一点点的希望,季念姨婆能在最后的时刻逃生。

    与此同时,远在他国的温季夏突然间从睡梦中醒过来。

    大声的喊了一声,“念念。”

    睡在温季夏身侧的墨释然在第一时间醒了过来,拥住温季夏,温柔的问道,“夏夏,做噩梦了?”

    “释然,念念死了,念念在和我告别。”温季夏流着泪,柔弱的开口。

    她梦见季念一身火红的嫁衣葬身了火海,她梦见季念和她告别。

    “夏夏,你做噩梦了。”墨释然轻柔的拂去温季夏脸上的泪珠,他知道温季夏嘴里的念念是季念,他的夏夏想起了曾经的事情?

    墨释然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夏夏,你是记起了什么吗?”

    温季夏听闻,一脸迷茫的看着墨释然,她记起了什么?温季夏努力的回想梦中的场景,却怎么也想不起念念的脸,“头疼。”

    温季夏痛苦的拍着脑袋,只要一回想以前的事情,脑袋里就像是有千万根针同时扎着。

    “夏夏,想不起就不要想了。”墨释然心疼的开口。

    “释然,念念是谁?我好像很熟悉她,就好像,曾经见过?”温季夏抓住墨释然的手,迷芒的看向墨释然,企图从墨释然的嘴里听到真相。

    天知道,没有记忆的感觉,真的是糟糕透了,温季夏很懊恼此刻的失忆。

    “夏夏,不要想了,只是一个噩梦而已,我们继续睡吧。”墨释然安慰着开口,他不知道该怎么向温季夏解释。

    温季夏麻木的躺在床上,墨释然将温季夏拥入怀中,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温季夏只要一闭上眼,就能想到梦里的场景,还有念念和她告别的场景,她干脆睁开眼睛,就这么呆呆的看着房顶。

    墨释然心里一阵阵的钝痛,他只能祈求上天,让温季夏晚些时日恢复记忆,再晚一些,他想和温季夏多待一些日子,他知道只要温季夏恢复记忆一定会离开他。

    这些年的日子就好像偷来一样的,真的到了,要还回去的时候了吗?

    床边的手机亮了一下,墨释然伸手拿过,看了一眼上边的信息,脸色瞬间变的苍白,季念原来真的出事了。

    墨释然复杂的看了一眼温季夏,叹口气,大概,温季夏要恨死他了吧。

    墨释然转头看向外边的星空,内心不断的纠结着,自己该不该带温季夏回去参加季念的葬礼。

    医院里,北冥随风将松果宝贝支走之后才对孤展说,“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孤展点头,“季念出事了,对景色的打击很大,大人受打击对肚子里的孩子很不好,景色身子本就差,我建议在景色还不知道孩子存在的时候就拿掉孩子。”

    北冥随风喉结滚动了一下,“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吗?”

    他和景色的孩子,怎么能够刚知道存在就要失去?季念离世对景色的打击很大,若是有这个孩子,景色还有点精神寄托。

    “不是没有希望,是怕给了希望到时候失望更大,具体的你们可以考虑清楚,你要知道的是,孩子月份越大拿掉对母体的伤害越大。”孤展也很无奈。    “还有,景色身上的毒,如果再没有办法,她会一天天的沉睡下去,直到最后彻底的离开这个世界。”他已经尽力了,只是不知道此次是景色的情绪波动过大还是又发生了什么意外,景色体内的毒,一下

    子控制不住了。

    北冥随风面色凝重的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孤展和北冥随风交代了几句之后,转身离开,他还要去和白术研究一下,景色身上的病毒。

    北冥随风则回到了病房里,看到的就是松果宝贝贴在景色身边沉睡着的画面。    北冥随风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今天真的将松果宝贝给吓到了,他担心松果宝贝会影响到景色的休息,小心的扒开松果宝贝抓着景色的小手,将松果宝贝给抱到了一边的病床上边,然后坐在景色的身边

    。

    伸手抚平景色眉头上边的皱痕,又将目光挪到了景色的小腹。

    无声的冲着景色的小腹打着招呼,“嗨,小家伙,我是你爹地。”

    北冥随风懊恼自己的大意,居然都没有发现景色这几个月身子的不对劲。

    北冥随风也只是坐在病房陪景色陪了一会,还有一大堆的事情,等着他处理。

    北冥随风出了医院直接赶往金沙滩,和北门的人都在全力的搜救,无论再怎么搜救,得到的消息都是尸骨无存,而楚墨不相信,一直守在金沙滩边上没有离开。

    北冥随风赶到的时候,大老远就看见楚墨跪在金沙滩上,呆呆的看着远方,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怎么样。”北冥随风直接走向司特助。    司特助摇头,也是一脸哀痛的表情,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离开了,纵容见惯了生死,司特助心里也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