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神经大条的西米,敏锐慵懒的景色,聪明可爱的松果宝贝,老管家还有季韫,还有活着却不知道在何方的季如夏,还有她爱了一生也恨了一生的楚墨。

    景色看到季念的最后一眼,季念绝美的容颜上边挂着释然的笑容,紧接着就被滔天的火焰给吞灭了。

    景色眼睛渐渐的失去了光亮彻底的瘫软在北冥随风的怀抱中。

    曾经有一个和她一起胡闹,疼她,宠她,现在那个人却为了救她离而去,念念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明明有机会活下来的。

    飞机上边楚墨想要下来的时候,死死的被手下给抓住。

    “放开我,季念。”楚墨眼里只有火光,再没了别的颜色,他的心像是被撕裂了一样痛。

    “楚少,季念一起死了。”楚墨的手下在楚墨的耳边大声的吼了一句。

    这么大的火,这么多的炸弹,季念就是有十条命也难以逃脱,肯定已经葬身了火海,尸骨难存。

    “噗!!!”楚墨猛地喷出一口血,跪在了飞机上边,他不相信,他的念念离开他了。

    楚墨和西米一直在海边搜寻着季念的下落,企图找到季念能够生还的痕迹,而北冥随风和松果宝贝则赶紧将景色送到医院去。

    景宸和季韫则去追踪楚惜的下落,楚惜势必要为她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爹地,季念姨婆真的死了吗?”松果宝贝瘪嘴,委屈的看着北冥随风,他不相信,几个小时前还在和他说说笑笑的季念姨婆真的离开了。

    北冥随风抿着嘴巴不说话,只是伸手摸摸松果宝贝的头发,按照那炸弹的威力,季念生还的几率可以说是为零。

    北冥随风垂着眼眸,说他自私也好,他现在心里很幸运景色好端端的活着。

    “怎么样。”看着孤展从手术室里走出来,北冥随风立马牵着松果宝贝的手围了过去。

    父子两同时紧张兮兮的看着孤展。

    “身上的伤都是小事,现在有个消息,景色怀孕了,两个多月。”孤展摘下口罩,严肃的看着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的眼睛慢慢的睁大,这个消息,对他来说,很重要,他立马紧张的抓着孤展颤抖的说道,“真的?”

    孤展点头,本来怀孕是件好事情,可是现在因为季念的死,还真是让人高兴不起来。

    “那,孩子有没有事情,景色的身体能够负担吗?”北冥随风又急忙开口问道。

    他记得孤展之前说过,景色生松果宝贝时候的危机,还有景色身上不确定的毒性。

    虽然一直说要再生一个,但是他每次和景色滚床单的时候措施都做的极好,三个月,那就是在国外沙滩上的时候?

    北冥随风又想到,这些日子里边,他和景色每回动作都很激烈,会不会伤到孩子?

    “很难说,现在不确定,景色身体的毒性,又开始活跃起来,为了保险起见,我建议还是拿掉孩子。”孤展叹口气。    这孩子也是命大,在这样的情况下边还能活下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