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楚墨和松果宝贝刚发现景色的痕迹,就听到有人说,季念也不见了。

    赶紧跑回了休息室,楚墨心中一阵阵的疼痛,他也说不上来为什么而痛。

    “楚墨哥哥,是妈咪。”松果宝贝眼尖的看到了季念遗落在地上的手机,赶紧上前捡起来,上边还有妈咪被捆着的照片。

    楚墨脸色一白,季念肯定是因为收到景色的照片,去救景色了。

    松果宝贝看了一眼最近联系的号码,大概是在一个多小时之前,赶紧找起了号码的来源,得到的消息是这个号码是空号。

    看来,有人打过之后,就将这个号码给注销了,松果宝贝嫩嘟嘟的脸紧紧的绷着。

    楚墨赶紧派人传话给北冥随风和景宸,季念也不见了,同时说了这个消息。

    北冥随风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北冥成风也跟着焦急的起身,“景色有消息了?”

    北冥随风看了一眼北冥成风,北冥成风赶紧扭头,遮挡着脸上的慌张,“我就是随口问问。”

    “北冥成风,我相信你那么一回。”北冥随风说完,转身朝外边走去

    北冥成风对着北冥随风的背影冷哼一声,“谁要你的相信了。”

    说归说,北冥成风还是拿出了手机,联系自己的势力帮着招惹,北冥成风在心底劝说自己,自己这一切都是为了西米。

    景色可是西米的好朋友,自己可不能眼睁睁的放着不管,至于北冥随风,只是顺带帮他这个忙。

    季如秋在得知景色失踪的时候,第一感觉是兴奋,当看到景宸阴森森的注视着她的时候,季如秋赶紧收起了兴奋的表情。

    景宸指着季如秋,“最好这件事情和你没有关系,否则后果你是知道的。”

    景宸说完,赶紧带着西米离开,他差不多知道了季如秋和这件事情关系并不大。

    季如秋心中有个大胆的想法,那人说,今日就会来市,会不会是他?

    而季念那一边,此刻还遭遇着危机。

    龙哥搓着手掌,靠近季念,将嘴凑上前,还没等到凑到季念的面前,就感觉到一股阻力挡着自己。

    “小美人,让你龙哥我好好的玩一玩,说不好,我还能放你离开。”龙哥说。

    头一次遇到这么好看的女人,说真的,要放了她,或者是让她死他还真是舍不得。

    “魂淡,你别碰念念。”景色大声的喊道。

    被绑在后边的手一直摩擦着,景色的额头冒出了一点点的汗水,只要再给她一点点的时间,她就能挣脱开了。

    龙哥挖了挖耳朵,“小美人,你也不要急,等我宠幸了她,就来玩玩你。”

    说完,龙哥又将目光放到了季念的身上,吞咽了一下口水,伸着手,就要去解季念的腰带。

    刚将手碰到季念的腰带上边,后脑勺就传来剧痛,他只来得及转身看见景色举着椅子的动作,整个人就软趴趴的倒了下去。

    “哼!”景色丢开手里的椅子,对着倒在地上的龙哥踢了几脚。

    “色色,赶紧帮我解开。”季念急忙开口。

    她已经觉得自己的精神力透支到了极点,或许很快就会失去意识,只能趁着还有力气逃的时候,赶紧离开。

    “念念,你脸上怎么会这么的苍白。”景色心疼的开口,也不敢耽误,急忙上前帮着季念解开手上的绳索。

    季念猛地起身,眼前一黑,又坐回到了椅子上。

    “念念,你小心一点。”景色急忙扶助季念,帮季念擦了一下额头上边的汗水。

    “念念,你没事吧。”景色皱着眉头,紧张的看着季念,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季念这么虚弱的模样。

    季念摇头,“没事,我们赶紧走,不知道楚惜那个疯子又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

    景色点头,半扶着季念一点点的朝船舱外边走去,幸好楚惜和长青都不知道去哪了,船舱外边没有一个人。

    “糟了,这里是海上边,根本没有路可以逃。”景色头疼的看着眼前白茫茫的大海。

    “回去,找那人的手机,打电话。”季念说道。

    景色点头,急忙扶着季念回到原来的船舱里边,景色松开季念,蹲下身子在龙哥的身上找了一下,果然找到了手机。

    景色赶紧手指颤抖着拨通了北冥随风的电话。

    幸好的是北冥随风接的也及时,“疯子,是我。”

    “色色?”北冥随风听到陌生号码里边传来景色的声音,猛地站立起来。

    其余人听到北冥随风的那声喊,也紧张的靠到了北冥随风的身边。

    “疯子,我和季念现在在金沙滩这边,海上边,你们快来,楚惜疯了。”景色急忙说道。

    “色色,金沙滩哪里?”北冥随风急忙问道。

    “臭娘们,就你们还想打晕我?”没来得及回答北冥随风的话,龙哥就晕乎的从地上爬起来,去夺景色手中的手机。

    “啊。”景色尖叫一声,因为龙哥推了一把的原因,将手机甩了出去,直接飞出了窗外,掉进了海里边。

    北冥随风只听见景色的尖叫声,手机就是一阵忙音。

    “楚墨,你家楚惜疯了,要是景色有个好歹,我非杀了你不可。”北冥随风丢掉电话,转身朝着楚墨打了一拳。

    然后朝外边跑去,一边叫司特助赶紧带人赶往金沙滩。

    景宸也听到了北冥随风的话,几人连忙追了过去,松果宝贝则由西米带着。

    楚墨呆呆的站在原处,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北冥随风说绑架了景色和季念的是楚惜这怎么可能呢?

    楚墨赶紧掏出手机,朝家里打去,接电话的是照顾楚惜的阿姨。

    “楚惜人呢。”楚墨吼道。

    阿姨被楚墨的一声吼吓了一跳,颤巍巍的开口,“小姐她说有事情出去了。”

    楚墨松开手机,掉在了地上,整个人倒退了几步,他不相信,这件事情会是楚惜干的。

    反应过来之后,楚墨也急忙朝外边跑去,他要亲眼看到是楚惜,他不相信会是楚惜。

    季念冷静的表情随着龙哥的清醒,渐渐的破裂。

    龙哥似乎被景色惹怒了,抓起不远处的棍子狠狠的朝着景色的背部打去,景色只觉得背部一阵剧痛。

    “色色。”季念上前抓过龙哥手中的棍子,两只眼睛紧紧的盯着龙哥的眼睛。

    龙哥的眼瞳开始涣散,一直到没有了意识,季念才松开龙哥,整个人虚脱般的跌坐在地上。

    “念念,你怎么了。”景色忍着背部的伤痛,朝季念爬了过去。

    “念念,我们快出去。”刚才她们在这里的这么大声,一定惹来了楚惜等人的注意力,现在只有赶紧出去。

    季念点头,撑着景色站起来,随着景色摇摇晃晃的朝外边走去。

    季念和景色绕到了船的后方,错愕的发现楚惜放了一条救生艇,两人很快就想到了,楚惜这是想要毁了这艘船。

    “念念,你先走,我引开楚惜。”景色现在这么的虚弱,留下来肯定没有活路,反倒是她留下来还有那么点的活路。

    “不行,你走,楚惜要对付的是我,再说你忘记了吗?我有特殊能力,楚惜想要伤到我还没有这个能力。”季念争辩道。

    “我看,你们两个一个都别走了,都留下来好了。”不知什么时候,长青出现在了不远处,冷眼看着两人。

    景色和季念互相搀扶着一点点的后退,景色这时候真是懊悔,当时怎么不跟着西米一起学习武术招式,不然现在也不至于这么的被动,再不行,身上备一支枪也好啊。

    “季念,你居然还想逃?真是可笑。”楚惜听到这边的动静也走了过来,嘲讽的看着季念。

    “看到没有,这轮船里边是满轮船的炸药,足以炸毁轮船和上边的人,你们一个都逃不掉。”楚惜冷笑一声。

    “楚惜,你真是疯了。”景色的额头上边汗水不断的滴落着,快速的想着,这一切该怎么办。

    “疯了?我是疯了,在失去楚墨哥哥的那一瞬我就已经疯了。”楚惜尖叫一声。

    长青脸色忽然一变,抓着楚惜的衣服说道,“北冥随风已经知道景色她们在这里了,我们必须赶紧走。”

    “走?为什么要走,正好让他们亲眼看着她们两个去死。”楚惜彻底的疯了,她赌楚墨哥哥对她的最后一点情。

    她知道,此刻楚墨哥哥一定知道了是她带走了景色和季念,她相信,楚墨哥哥不会伤害她的。

    “你要死你自己死,我不陪你疯,景色必须带走。”长青猛地推开楚惜。

    上前一步抓住景色的手,想拽走景色,景色使劲的挣扎一下,季念再也受不了,跪在地上吐出了一口血,她今天精神力损失太大了。

    “念念。”景色心脏狠狠一跳。

    “你个神经病,你谁啊,干嘛要带我走。”景色推了一把长青。

    “去死吧,都去死吧。”楚惜站起身,不知从哪里摸出了一把枪对准了景色。

    呵呵,只要景色死在季念的面前,季念一定会痛不欲生的。    楚惜笑着按了下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