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别废话了,赶紧的。”长青进来看到楚惜一副磨蹭的模样,忍不住开口说道。

    楚惜阴沉沉的笑着,下一秒猛地一巴掌甩向季念的脸,季念白嫩的脸颊很快就出现了一个巴掌印。

    “季念,你知道我等着这一天等了多久了吗?你看看,就是你这张脸,才将楚墨哥哥给勾引走的。”楚惜掐住季念的下巴,凶狠的看着季念。

    “楚惜,我和楚墨早就结束了。”季念没有一丝表情的开口,仿佛刚才那一巴掌没有打在她的脸上。

    楚惜,她记住了,只要能够活着离开,这一巴掌的仇,她一定要报复回来,她季念从来都不是什么以德报怨的人。

    “结束了?那你告诉我,为什么结束了,楚墨哥哥最后还是要抛弃我,要和你一起?”楚惜问道。

    “楚惜,这个问题我想你去问楚墨来的更合适吧,你就不怕你今天将我们抓来的事情,让楚墨知道?”季念淡漠的开口。

    季念转头看向景色,眼里一闪而过的愧疚之意,要不是她,景色怎么会被连累。    楚惜深吸一口气,脸上浮起一抹笑容,鲜红的指甲刮着季念的脸颊,“你们是我抓来的事情,当然不会让楚墨哥哥知道,事情都到了现在,我不妨实话告诉你把,我不会让你活着离开这里,只有你死了

    ,楚墨哥哥才会忘记你,和我在一起。”

    “楚惜,你妄想,楚墨不会和你在一起,你敢动我们,北冥家族还有都不会放过你的。”景色威胁的说道,说着的时候,故意放大了声音,给一旁站着的龙哥还有长青听。

    长青和楚惜面色未变,对于她们来说,这些都和她们没有关系,倒是龙哥的面色变了几番。

    北冥家族还有他是知道的,其中的残忍手段他也是见识过的,只要被看上的人,会天涯海角穷尽一生去追杀,而北冥家族则是用尽所有残忍的手段。

    在他还是小弟的时候,上一任的老大就告诉过他,宁得罪活阎王,莫得罪北冥随风。

    “是吗?我倒是想要看看他们怎么个对我不客气。”楚惜抬眸看了一眼景色。

    “楚惜,你错了,我出事情,楚墨不会忘记我,反而会将我记在心里一辈子,今天是我的新婚之日,你只要再忍忍,我和楚墨就会彻底没了关系。”季念说道。

    楚惜一听,立马又一个巴掌甩到了季念的脸上,季念面颊一痛,被楚惜的这一巴掌扇的有些头晕。

    “季念,你当我蠢我吗?今天楚墨哥哥,亲自去了婚礼现场劫走你,你知不知道,只要楚墨哥哥今天不动手,我就不会动手,可是偏偏楚墨哥哥动手了。”楚惜红着眼眶摇晃着季念。

    她那么爱楚墨哥哥,最后受伤的为什么还是她,明明是她先认识的楚墨啊。    “季念,你知不知道在十一年前楚墨哥哥救下我的时候,我就发过誓一定要嫁给楚墨哥哥,楚墨哥哥一直将我捧在手上,我以为我们两个会一直这样的好下去,可是,偏偏你出现了,就是因为你,楚墨哥哥对我的感情就变了,楚墨哥哥从每个星期都会来看我,变成了,几个月来一次,有一次我还在他醉酒的时候,听到了你的名字,那是我第一次从他的嘴里听到你的名字,那时候你还不叫季念,你叫钱

    真多。”楚惜一边流泪一边说道。

    季念一阵沉默,钱真多?她那时候不过是拿这个名字逗逗楚墨罢了。

    景色听到楚惜说到钱真多的时候,眼中一闪而过的诧异,那是她们小时候玩笑说的话。

    季念叫钱真多,她叫钱好多,西米叫钱多多还有哥哥叫钱太多。

    “我派人查了,发现你只是楚墨身边的一个情人,那时候我就放心了,哪个男人没有逢场作戏的时候,身边有个一两个情人也是正常的,谁知道,后来楚墨哥哥对你动了心。”楚惜狠毒的瞪了一眼季念。

    就是因为她的一个放心,导致了后来楚墨哥哥彻底的折在了季念的身上。

    “你明明是季家大小姐,市第一名媛,为什么要装作一个情人蛰伏在楚墨哥哥的身边?”楚惜尖叫一声。

    “那时候……”季念的眼中也有痛色,若非情非得已,她又怎么会去当楚墨的情人。

    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不是后悔,后悔认识楚墨?又或是不后悔认识楚墨。

    景色泪珠不断的滴落在自己的手背上边,季念曾经是楚墨的情人,那么高傲的季念去当初墨的情人,她该有多委屈啊。

    那时候她怨恨着季念的无情,却不知季念所受的委屈,一点都不比她少。

    “后来,你还有了楚墨哥哥的孩子。”楚惜双手紧紧的扣住季念。

    “你怎么敢有楚墨哥哥的孩子?楚墨哥哥的孩子只能由我来生,你的孩子不该留在这个世界上边。”楚惜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双手在季念的肚子上边画着圈圈,“这个孩子还真是没有福气来到这个世界上边,才几个月大,就没了。”

    季念在楚惜说到孩子的时候,脸色才微微的有了变化,双手紧紧的握起了拳头。

    就是因为那个孩子,她才和楚墨走到了底。

    “你说说你都回国了,为什么还要和楚墨哥哥勾搭不清楚?你好好嫁你的人不好吗?”楚惜狰狞的看着季念。

    “楚惜,你搞清楚,季念回国之后,是楚墨纠缠着季念,不是季念纠缠着楚墨。”景色挣扎了一下。

    想要挣脱开捆着的绳索,楚惜已经陷入了疯狂的状态,这个女人指不定会发什么疯,做出什么事情来,得要赶紧离开。

    也不知道季念来的时候,有没有留下什么线索给疯子他们。

    “闭嘴。”楚惜大声吼道。

    楚惜继续看着季念,“季念,你知道吗?想要得到楚墨哥哥最后的办法,就是让他破了我的身子,这样子,楚墨哥哥才不会离开我,才会在我身边。”    “可是,我给楚墨哥哥下了药,很浓的烈药,楚墨哥哥在中药的时候,口口声声喊的也是你的名字,那时候我就恨毒了,巴不得你去死,季念,你知不知道,那天晚上,楚墨哥哥差点爆体而亡都没有碰

    我,哈哈哈哈哈。”楚惜疯狂的大笑出声。

    将指甲抠进了季念的胳膊里边,留下了很深的印记,季念心下一震,那天晚上楚墨没有碰过楚惜?可是她的感觉不会出错的。    楚惜笑完之后,呆呆的坐在地上,喃喃的开口,“那天晚上,楚墨哥哥不愿碰我,狠心的打晕了自己,我只好伪造了一个他碰过我的情景,可是,楚墨哥哥是何等聪明的人,伪造的场景怎么能够瞒过他

    ?”

    楚惜想起那一晚,就是她人生中,第二大痛事。

    没错,因为楚墨不愿意碰她,她就找了人来和自己上床,那个人正好就是龙哥,事后她将现场伪装成是楚墨和她上了床。

    因为龙哥的粗鲁,她的私处还裂开了,楚墨醒来之后,以为是自己醉的没有轻重,伤到了她,对她各种的内疚,答应了她要娶她,和季念彻底的分开了。

    她想要的不是内疚,不是愧疚,而是楚墨哥哥的爱,她相信,迟早楚墨哥哥都会爱上她的。

    可是,眼看着就要成功了,楚墨哥哥却告诉她,不爱她?最后他爱的还是季念,要和季念在一起,这样的情况她又怎么能够接受?

    在看到楚墨将季念带回的时候,她就受不了了,一定要季念死,谁知道龙哥却阴差阳错的将景色给抓了回来,不过,没事不要紧,按照季念对景色的在乎程度,一定会来的,看,这不就来了吗?

    “龙哥,你不是想要玩吗?那你就好好的玩,那个女人不准动,这个女人随意。”楚惜一抹脸上的泪痕,指着季念说道,转身走出了船舱。

    她在这个船上边装了许多的炸药,到时候,只要龙哥和季念一起死了,这个天下,就没有知道她秘密的人了。

    当然,景色她也不相信景色能够继续的活着,迟早都是会死的。

    龙哥早就在一边等着楚惜的这一句话,早就将北冥随风抛到了脑子后边,现成的美人当然是玩了之后,再想之后的事情。

    何况这么美的女人,他还没有见过呢,只要想想,就浑身激动的很。

    等到楚惜等人离开之后,龙哥一脸猥琐的靠近季念。

    楚惜在走出船舱的那刹嘴角勾出了笑容,季念,她受不过的哭,也要让你好好的尝尝。

    “我要将景色带走。”长青伸手拦住了楚惜的去路。

    “长青姐姐不要急啊,事情还没有处理玩。”楚惜淡淡的瞥了一眼长青。

    “老大说了,一切等我玩开心了。”楚惜看着长青要争辩的样子,淡淡的出声提醒道。    长青放下了手,既然是老大的吩咐,她无话可说,也不愿看到楚惜的脸,干脆背过身,走到另一边,看着海面上波涛汹涌的浪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