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爹地,会不会还是北冥成风?”松果宝贝仰着小脑袋开口问道。

    北冥成风可是有过前科的人,他信不过,如果北冥成风又抽了哪根筋,想要对付景色呢。

    “我去找北冥成风,景宸,季如秋就交给你了。”北冥随风抿着嘴。

    景宸点头,“好,季如秋就交给我吧,其余人就麻烦你了。”景宸说完急急的走了出去,准备去找季如秋。

    西米急忙跟上,哼,面对季如秋就是需要用暴力来解决,最好打到她自己招供出来。

    松果宝贝拉着楚墨的手,“楚墨哥哥,你帮我,我要找找市的所有街道上边的监控。”

    楚墨知道景色不见了,一大部分的原因是因为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季念之后,答应了松果宝贝,跟着松果宝贝去电脑前敲敲打打。

    季念也让季韫别管她了,找景色要紧,反正今天的婚礼肯定是办不了,季韫知道景色对季念的重要性,转身就去找人。

    季念试图站起身,却发现身体虚落的厉害,又跌回椅子上坐着。

    又休息了一会,才起身回到休息上,想找一身简便的衣服换上,这婚纱实在是累赘了一点。

    找了半点,只找到出门前的大红色中式嫁衣,不管怎么说,也比婚纱来的方便,季念直接换上中式嫁衣。

    等到力气又恢复了一点之后,也准备出门去找景色,多一个人,怎么也多一份力量。

    还没等她出门,桌子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季念接过来看了一眼,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季念开口。

    “你们在找景色是吗?”虽然手机里边的人特意的改了一下声音,但是季念还是一下子就听出来了,说话的是楚惜。

    “楚惜?是你带走了景色?”季念皱起眉头,她想不明白,楚惜带走景色想要干嘛。

    “够厉害的,我声音都伪装成了这个样子,你还认得出是我。”楚惜有一瞬间的诧异,不过很快,她就淡定了下来,知道就知道吧,反正迟早也是要知道的。

    “你将景色带走了,想要干嘛?”季念快速的开口问道。    听到季念焦急的声音,楚惜心情渐渐的变好,“想要干嘛?当然是找你了,你自己一个人金沙滩,要是敢告诉其他人,那你们就再也见不到景色了,记住了,我只给你一小时的时间,如果到不了,你就

    和你的好朋友说再见吧。”

    “喂。”季念额头上边冒出了点点的汗水,楚惜是冲着她来的,她还想多问几句话,楚惜很快就挂了电话。

    “叮。”手机上边发来一个消息,季念急忙打开手机看了一眼,是景色被捆在椅子上边的照片。

    季念心中一慌,想到楚惜的话,丢下手机急急的朝外边跑了出去。

    季念满脑子都是金沙滩,金沙滩之所以叫金沙滩是因为那边每到傍晚,夕阳照在沙滩上边,就像是一层金子一样,因此而得名。

    楚惜挂了电话之后,随意的将手机扔在一边,慢慢的走到被捆绑着的景色面前。

    此时的景色已经清醒了过来,她一脸怒意的看着楚惜。

    “楚惜,你到底在搞什么,或者说,你和楚墨到底在搞什么鬼?”景色想起是楚墨闯进了休息室,将她给打晕,而她醒来,出现在她面前的又是楚惜。

    事情发展的有些出乎意料,景色根本来不及反应。

    “景色,你放心,只要季念乖乖的到这里来,我是不会伤害你的。”楚惜笑着,用长长的指甲在景色的脸颊上刮了一下。

    “楚惜,你让季念过来干嘛?”景色有些厌恶的躲开楚惜的粗碰。

    这姑娘不知道指甲有多毒吗?这姑娘难道不知道她的脸很宝贵吗?

    “让季念过来,当然是为了让她离开阿墨。”楚惜说。

    景色无语的看着楚惜,“姑娘,你脑子没有毛病吧,季念都是要嫁给季韫的人了,没心思和你抢楚离。”

    明眼人都看的出来,季念可是对楚墨一点意思都没了,这姑娘居然还抓着季念不放。

    “是,季念是不想和楚墨有什么关系,但是楚墨的心里还有季念。”楚惜的眼里闪过痛色,一把扣住景色的下巴。

    凶狠的看着景色,“你知不知道,楚墨哥哥想要离开我,他和我说,他还放不下季念那个贱人,他为什么要这样子对我。”

    楚惜的眼里疯狂之色越发的浓烈,“你知不知道,我为楚墨付出了所有,楚墨到头来,却要为了季念那个人离开我。”

    “楚墨要离开你,你倒是找楚墨去啊,你找季念干嘛。”景色被楚惜掐的生疼,痛苦的皱起眉头。

    这个女人简直就是神经病,不找楚墨居然反着要找季念。

    “还有你景色,你和你的儿子,根本就不该出现在楚墨的面前,都是因为你们,才让季念那个贱人有了可乘之机。”楚惜说到这里的时候,眼中的杀意一闪而现。

    景色现在可以肯定了,这个女人就是疯了,怪这怪那的,怎么不怪怪她自己?

    “哈哈哈,景色,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和你儿子,楚墨哥哥陪伴我的时间大大的减少了,才会一直在外边,才会认识季念。”楚惜流下了两行眼泪。

    如果不是因为景色,楚墨哥哥就不会经常出岛,就不会认识季念,现在就不会要离开她的身边,所以这一切和景色也有很大的关系。

    “行了,人还没来之前,你别发疯。”这时候,一个黑衣的女子从外边走了进来。

    这个黑衣女子就是之前后边进去找景色的人。

    “长青姐,我知道了,这人我还要留着给你呢。”楚惜对着名叫长青的黑衣女子微微的笑了一下,松开了捏着景色的手。

    长青冷冷的看了一眼楚惜,然后看向景色,她的任务是将景色带到主人那里,至于景色会不会受伤就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了。

    刚刚她是见了楚惜眼里的杀意,才忍不住出声提点到。    “知道就好。”长青深深的看了一眼景色。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