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北冥随风等人站在一旁没有想要帮楚墨的意思。

    “楚墨,季念人呢。”季韫一个翻身,将楚墨压在身下,额头上的汗水滴落在楚墨的脸上,愤怒的开口问道。

    楚墨用力的推开季韫,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季念以前是我的,以后依旧是我的。”

    “放屁。”季韫怒吼一声,冲上前照着楚墨的脸就打,楚墨轻松的将季韫的拳头截住,两人很快又厮打在了一起。

    西米听到季韫愤怒至极骂出声的那一句话,有些错愕的看向季韫,她刚才似乎听见了季韫粗鲁的声音?这是她此前从未听过的。

    “这样打下去,算是怎么回事啊。”西米看了一眼时间焦急的开口。

    朝楼上瞥了几眼,如果要藏,楚墨也只能将人给藏在楼上,西米避开正在打斗的人群,准备朝楼上跑去。

    还没跑到楼梯口,几名保镖很快就挡在了西米的面前,“不准上前。”

    “让开,姑奶奶我许久没有动手了,正好趁这个机会,动动手。”西米动了一下手腕。

    “西米。”景宸不悦的上前,拉过西米,“一个姑娘家,整天想着动手动手的,乖乖站着。”

    还没等西米挣脱景宸的禁锢,就看见楚墨打了季韫一拳之后,不知从哪里摸出了一把枪,对准季韫。

    “楚墨,你干什么。”西米焦急的开口,楚墨是神枪手,从来没有打偏过,如果楚墨存了心想让季韫死的话,季韫绝对活着走不出这里。

    “只有他死了,念念才能彻底的死心,跟我走。”楚墨的眼中闪着嗜血的光芒。

    他的脑子里边只有一个声音,那就是让季韫死,只有季韫死了,季念才会跟他离开。

    楚墨眼睛渐渐被血色所替代,耳边听不见了别的声音,终于按了下去。

    只听一声枪响,西米只觉得一颗心泼凉泼凉的,季韫………

    “念念。”季韫呆呆的唤了一声。

    众人这才回过神,赶紧看向季韫,季韫依旧好好的站在那里,没有任何的损伤。

    然后看向楼梯口,就看见季念站在楼梯口,半扶着楼梯,脸色苍白,一副虚弱的模样。

    楚墨也没有想到自己打出的子弹会被季念给打开。

    季韫一脚踹开楚墨,飞奔上前,紧紧的抱住季念。

    “念念,你没事吧。”季韫直接打横抱起季念,一脸心疼的看着季念。

    “我没事。”季念虚弱的开口,刚才帮季韫挡开子弹,花费了她太多的精神力,她现在只想要好好的休息一下。

    “念念。”楚墨手枪啪的一声掉在地上,脸色惨白的看着季韫抱在怀里的季念。

    楚墨想要伸手去季韫的怀里抢季念,被季韫一个侧身躲开,“别用你的脏手碰念念。”

    “够了,楚墨,你发疯还要疯到什么时候。”西米实在是看不过去了,上前推了一把楚墨。

    好好的结婚日子,被楚墨破坏成了这个样子。

    “楚墨哥哥,你别闹了,当初是你先放手的,现在纠缠有什么意思。”松果宝贝也忍不住开口说了一句话。

    说他护短也好,偏心也罢,他就是看不得季念姨婆受一点的委屈。

    “我……”楚墨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他只想和季念在一起,哪里错了吗?

    “楚墨,景色呢。”北冥随风忽然感觉到了不对劲,季念都下来了,没道理景色还在楼上。

    “景色?”楚墨看向北冥随风,然后看着房间里的众人,他这才发现,所有人都来了,唯独景色没有来。

    “景色在休息室里边,我没有将她给带来。”楚墨说。

    北冥随风皱眉,“景色不在休息室里边。”

    季念一听,急忙从季韫的怀里挣扎着下来,“你说什么,景色不在休息室里边?当时楚墨将景色打晕了,放在休息室里面的沙发上边,怎么会不在?”

    北冥随风心里涌上了不好的预感,楚墨没有将景色给带走,那景色是谁带走的?

    北冥随风转身就朝外边跑,松果宝贝急忙跟在北冥随风的身后。

    景宸一把拉过西米也跟着跑,景色不见了,想要伤害景色的人很多,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要找到景色。

    “念念。”楚墨动了一下嘴巴,抓住季念的手。

    季念冷着脸,从楚墨的手里抽回手,对季韫说,“我们也回酒店。”

    季韫点头,抱着季念从楚墨的面前经过,楚墨脑子乱成了一团,他知道,要是景色出事,他和季念可真的就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楚墨想通之后,也急忙追上季念,帮着一起找人。

    北冥随风赶到酒店之后,最先做的就是和松果宝贝一起去监控室,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休息室里边是有监控在的。

    松果宝贝手指在键盘上边敲了几下,赶紧转身,“爹地,休息室的监控被破坏了,根本没有,周边的监控我也找了,一同被破坏了。”

    “该死。”北冥随风低声骂道,他现在可以肯定了,景色一定是出了事情。

    “我已经让北门和的人去找了,到底怎么回事。”景宸看向楚墨。

    楚墨摇头,“我没有伤害景色,只是将景色打晕了放在休息室里边。”

    “呵,你还真是帮凶手做了一件好事,简直就是打瞌睡遇上枕头。”西米凉凉的在一边开口。

    又有些懊恼自己,当时就该一直守着景色和季念,她在的话,就没有那么多的事情了。

    除了西米,松果宝贝的心情也是很难过的,如果,他一直守着景色,现在景色或许就不会出事前了。

    “现在怪谁都没有用,赶紧找人吧。你们想想谁是最有动机的。”季韫将季念放在一边,帮季念倒了一杯水。

    “会不会是季如秋。”西米率先开口,和景色有仇恨的,她除了季如秋,想不到别人了。

    “很有可能,但是,季如秋一直都在大厅里边,没有离开过。”景宸说。

    “没有离开过,不代表没有做出这样的事情。”西米说。    她对于季如秋的人品还真是信不过。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