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目光落到上方的监控,那人低头思索了一下,转身朝监控室走去。

    监控室值班的人,刚好出去倒水喝了,那人侧身进了监控室,双手在键盘上边飞快的按了几下,调出了新娘子休息室的监控,发现新娘子休息室里边的监控被人给弄坏了。

    那人又将周围的监控给翻了出来,刚好看到龙哥三人托着景色的人影,那人掏出手机,将这段监控拍了下来,然后很快的清除了痕迹。

    听到有人回来的声音,赶紧从窗户翻了出去。

    另一边,季念被楚墨带走之后,渐渐的恢复了力气,无力的看着楚墨。

    “楚墨,你要是真敢带我走的话,我真的会恨你。”季念支起身子,看着在开车的楚墨。

    楚墨听了季念的话,并没有太大的感想,他早就做好了,让季念恨他的打算。

    楚墨不应答季念的话,加快了油门的速度,一路将季念带往他在市的别墅。

    “楚墨,我们真的已经不可能了,你为什么不能放了我。”季念低着声音,说道。

    楚墨扯了一下嘴角,继续加快油门,他知道,季念不见的消息,很快就知晓,他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赶紧将季念带离市。

    等到了郊区别墅,楚墨打开后边的车门,将季念抱了下来,一路将季念抱进了别墅,放到了楼上的床上,在季念的额头上边落下一吻。

    “念念,很快就没有任何人可以打扰我们了,你等等。”楚墨说完之后,将房门锁了,走出房门,安排直升机的事情。

    季念静静的躺在床上,等着药效过去,不知为何,她心里莫名的慌,就好像……马上会发生什么事情一样。

    松果宝贝是第一个发现季念和景色都不见了的人,当他回到新娘休息室的时候,发现,休息室里边,不仅景色不见了,就连季念都不见的时候,赶紧跑出去找人。

    跑到一半的时候,刚好撞上季韫,季韫认识松果宝贝,瞧着松果宝贝急匆匆的模样,笑了一下,将松果宝贝抱起来。

    “松果宝贝,你这么急匆匆的怎么了,看你跑的满头大汗,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季韫问道。

    他本来也是要去新娘休息室找季念的,这下子一边抱着松果宝贝,一边走过去。

    “妈咪和季念姨婆都不见了。”松果宝贝说道。

    季韫笑笑,在松果宝贝的鼻尖上轻轻的刮了一下,“不见了?两个同时不见的?是不是去哪里了。”

    “季韫叔叔,你放我下来,我要去找爹地。”松果宝贝嘟着嘴。

    季韫顺从的听了松果宝贝的话,将他放了下去,这时候,差不多已经走到了休息室的门口。

    季韫敏锐的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按理来说,门口有保镖守着的,现在保镖也失去了踪迹。

    “松果宝贝,你快去找北冥随风和景宸过来。”季韫说着,一边吩咐人去找保镖的下落,还有季念和景色的下落。

    松果宝贝点头,迈着两只小短腿一直跑着。

    “爹地,爹地,你在哪里啊。”松果宝贝鼓着小脸,两只大眼睛不断的转动着。

    “爹地。”松果宝贝在大厅里边,看见了正在和别人寒掺的北冥随风,赶紧跑过去,抱住了北冥随风的大腿。

    “爹地。”松果宝贝仰着小脸又叫了一声。

    北冥随风点头应了一声,抱起松果宝贝,“松果宝贝,你不是说要去妈咪吗?怎么又过来了。”

    “爹地,妈咪和季念姨婆都不在新娘休息室,你快过去。”松果宝贝喘着气说道。

    北冥随风眼神一暗,脑中瞬间冒出了数个想法,也来不及和旁人打招呼,抱着松果宝贝就往新娘休息室跑。

    等北冥随风和松果宝贝到新娘休息室的时候,孤展还有景宸和西米都已经在休息里边。

    “怎么回事。”北冥随风沉声问道,两只眼睛在房间里边扫视了一圈,没有发现上面打斗的痕迹。

    “季念和景色不见了,是不是她们两人去洗手间了?”西米开口说道。

    “不是,这房间里边有迷香的味道。”孤展忽然开口说道。

    北冥随风眼神一暗,和景宸同时做出了动作,两人同时抓住了孤展的手,“你说什么,迷香的味道。”

    “没错,这个就是迷香的味道。”孤展仔细的辨别了一番,确实是他研制出来的迷香的味道。

    “这里怎么会有迷香的味道。”景宸开口问。

    孤展心中忽然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只将迷香给过一个人,该不会是他干的吧?想到他对季念的执着,是他干的概率格外的大。

    北冥随风一直盯着孤展,看着孤展的表情微微的发生了变化,赶紧抓住孤展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松果宝贝也跑到孤展的身边,抓着孤展的袖子摇晃着,“孤展哥哥,你知道什么,快点说出来啊。”

    早知道,他就一直待在休息室里边不出去了,要是不出去现在,妈咪也不会不见,松果宝贝,懊恼的想着。

    “好了好了,这迷香是我研制的,我只给了楚墨一人。”孤展说。

    季韫猛地一脚踹倒了一遍的凳子,楚墨,他就知道是楚墨搞的鬼,说什么放手,这个骗子。

    “给我找楚墨的下落。”季韫叫来保镖,赶紧开口吩咐。

    知道妈咪在楚墨的手里,松果宝贝稍微的松了一口气,在楚墨的手里,总比在其他人的手里好一些。

    “楚墨哥哥也真是的,直接绑季念姨婆不就好了,怎么连妈咪一起带走了。”松果宝贝不悦的开口。

    也从随身携带的包包里边掏出了电脑,手指在上边敲敲打打,他记得楚墨哥哥在市好像有什么别墅来着,时间太久了,他也忘记了。

    “楚墨,他不是有楚惜了吗?还想要干嘛。”西米坐到松果宝贝的旁边,看着松果宝贝的操作。

    同时北冥随风和景宸也让自己的势力,派人去找楚墨的下落。    至于婚礼,注定要延迟了,或者……根本不存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