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西米,加油。”景色走到西米的身边,帮西米加油鼓劲。

    暗自偷笑,她也很想听景宸唱纤夫的爱,想到那个画面一定很好玩。

    “唱不唱,不唱就不给开门。”西米壮着胆子又喊了一句。

    景宸额头上的青筋的狠狠的跳动了一下,这个女人,还真是给几分颜色就敢开染房。

    “景宸,你倒是快着些,我们今天娶不娶得到新娘子,可就看你了。”事不关己,北冥随风自然乐得看热闹。

    西米这是趁机打击报复景宸,北冥随风悠然的想着。

    “不唱。”景宸一口回绝,他要是唱了,可真的就是面子里子都没了。

    “景宸,反正就那么几句,你就委屈一下吧。”季韫憋着笑,扯了一把景宸的袖子。

    景宸深吸一口气,僵硬着开口,“妹妹你坐船头,哥哥我岸上走,恩恩爱爱……”

    “哈哈哈哈。”众人愣了两秒突然间爆笑出声。

    想着景宸禁欲系的脸,唱着这首歌,画风怎么奇特怎么来,景色最先受不了,猛地笑出声。

    就连北冥随风的脸上也隐隐有着笑容,为了憋笑,一直忍着,忍着身子都有些颤抖。

    “哈哈哈哈,景宸,你要不要这么搞笑。”西米夸张的坐在地上,捂着肚子,疯狂的笑着。

    景宸的脸上出现了两抹红云,听到西米的话之后,瞬间脸色就黑了。

    这个女人,就该带回床上,好好的教育一番。

    “咳咳,别笑了。”季韫笑过之后,重新敲门,“可以开门了吧。”

    西米为了防止景宸打击报复,直接将开门的重任丢给了景色,自己跑到季念的身边去躲着。

    景色打开房门,景宸率先走进来,他以为西米就站在门后边,一开门没有看到西米,将目光看向景色。

    “西米人呢。”景宸压抑着声音问道。

    景色朝西米的藏身之处指了指,景宸大步的走过去,西米眼见景宸走过来,赶紧抱住季念的手。

    “西米。”景宸阴测测的看着西米。

    “干嘛。”西米不敢直视景宸的目光,一个劲的低头,抓着季念的手。

    “你给我过来。”景宸抿着嘴巴看着西米,他发现,这丫头瘦了不少。

    “不过来,就是不过来。”西米硬着脖子,冲着景宸做了一个鬼脸。

    景宸深吸一口气,一个劲的劝告自己,今天是季念的大喜之日,不能生气,不能生气。

    北冥随风进了屋子之后,眼里只有景色,再也容不下旁人。

    “好看。”北冥随风宠溺的揉着景色的头发。

    景色俏皮的吐吐舌头,转身看向季韫,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两只眼珠黏在季念的身上。

    景色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伸手在季韫的面前挥了两下,“怎么,看呆了不成。”

    “对,念念真美。”季韫点头承认。

    景色笑了一下,季韫上前,将手中的捧花交给季念,然后俯身抱住季念,在季念的耳边轻声的说道,“念念,你是最美的新娘。”

    季念冲着季韫笑了一下。

    季家门口一排的劳斯莱斯闪花了眼,季韫抱着季念上了主婚车,西米和景色分别找了一辆车子。

    婚礼举办的地点正是季氏集团旗下的座酒店。

    到了座酒店,新娘休息室里边,季念才换上那身精美绝伦的婚纱。

    “妈咪,我去找爹地。”松果宝贝拿着相机连拍了许多张季念之后,才对景色说。

    景色正帮着季念整理婚纱,随意的点了两下脑袋。

    松果宝贝得到景色的首肯之后,直接推开门跑了出去。

    “念念,你请帖给了季如秋?”景色想到刚才在门口看见季如秋的身影,不由得问了一句。

    “给了,放心吧,季如秋蹦跶不出什么花来的。”季念说。

    景色点头,虽然她不喜欢季如秋来,但是她也尊重季念。

    “不好意思,季小姐,这位先生一定要进来。”门口的保镖无奈的开口,看着站在他身边的楚墨。

    季念和景色听到门口的动静,扭头看过去,刚好看见楚墨沉着脸,一步步的走进来。

    景色起身,皱眉看着楚墨,心中暗想着,楚墨该不是要来抢亲吧。

    “楚墨,你怎么来了,要是想要喝喜酒的话,去大厅等着好了。”景色挡在季念的面前,防备的看着楚墨。

    楚墨抿着嘴,看了一眼景色,“我来抢亲。”

    抢亲?景色突然觉得牙酸,“抢什么亲啊,别忘了,你都有楚惜了,还来纠缠我家念念干嘛。”

    “让开。”楚墨冷着脸对景色说。

    季念拍拍景色的肩膀,让她先站到旁边去,自己和楚墨面对面的站立。

    “念念。”景色担忧的看着季念。

    “放心吧。”季念低声说。

    “楚墨,你到底想要干嘛,还要继续纠缠吗?”季念不悦的开口。

    楚墨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念念,你只能嫁给我,不准嫁给别人。”

    “楚墨,现在说这些已经没用了。”季念淡淡的说道。

    楚墨上前一步,“当然有用,你和季韫还没有结婚。”

    “念念,我和楚惜已经说清楚了,我们和好好不好?”楚墨收起笑容,委屈的看着季念。

    季念听着只觉得好笑,楚墨到底将感情当什么,他想和好就和好,想分开就分开?何况,她们中间隔了那么多的东西,还真的以为能够当做若无其事的在一起吗?

    “楚墨,你和楚惜说不说清楚和我没有关系,我不可能跟和好,今天是我结婚的日子,我想你也不是真心想要参加,你就离开吧。”季念无奈的开口。

    她不知道楚墨怎么想的,之前明明还打算老死不相往来,这才过了多长时间,怎么心思又转换了。

    在一个月前,或许楚墨这么说,她会心软,但是,现在真的不可能了。

    “念念,今天,只要有我在,你就不可能嫁给季韫。”楚墨笑道。    “念念,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杀了我,要么跟我走。”楚墨说着从身后掏出了一把刀递给季念,微笑的看着季念。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