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念刚想开口说话,阳台外边就传来了拍打的声音。

    景色和季念对视一眼,两人同时起身,走到就窗边,低头像下看去,就看见西米抓着窗沿,冲着他们傻兮兮的笑着。

    景色汗颜,急忙打开窗,“西米,你在搞什么,有门不走非要爬窗。”

    “先别教训我了,赶紧拉我上去。”西米急忙说道。

    季念和景色两个人连忙手忙脚乱的将西米拉了上来,走到屋子里,才看清西米的模样,也不知道西米是从哪个疙瘩里边回来的,浑身脏兮兮的。

    “西米,你这是从垃圾堆里边爬出来的?”景色嫌弃的看了一眼西米。

    赶紧将西米推进了浴室,“你先去好好的洗洗,再和我们讲讲你这几天发生的事情。”

    西米活动了一下酸痛的双肩,“你还真猜对了,我还真是从垃圾堆里边爬出来的。”

    季念从衣柜里拿出一套全新的睡衣和内衣裤,放在浴室的门口,冲着浴室里边喊道,“西米,我把衣服放在外边了,你出来的时候穿上。”

    季念站在门口等了一会,没有等到西米的回声,又重新说了一遍,半响才传来西米慵懒的声音。

    季念叹息一声,转身离开,重新回到床上,看着景色若有所思的模样,伸手戳了一下景色的脸。

    “想什么呢。”季念问道。

    “唔,我在想西米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景色回过神,看了一眼季念。

    “别想了,等到西米出来,不就明了了吗?”季念说。

    景色点头,确实也只有如此了。

    景色和季念躺在床上看了好一会电视,西米才从浴室里出来。

    “西米,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景色急忙追问。

    西米揉着半干的头发,将自己丢进了柔软的大床里边,“遇到一个死变态,追了我三天三夜。”

    “谁?”景色惊讶的开口,能把西米追的躲进垃圾堆的人,会是谁。

    “黑手党教父,克洛斯。”西米咬牙切齿的说道,两眼冒出了熊熊的烈火,这个耻辱她西米记下了,等到有机会,一定要千万倍的奉还。

    “你和黑手党教父有什么怨什么恨啊,他为什么要追你。”景色问。

    “一言难尽。”西米哀嚎一声。

    “算了,幸好能赶得回来,参加念念的婚礼。”西米挥挥手,她现在浑身酸痛,只想好好的睡一觉。

    景色见季念一脸疲惫的样子,也不忍继续去打扰她,只让她摆好睡姿。

    三人才睡下不久,就被挖了起来,穿衣打扮。

    迎亲的第一套服装是中式礼服,季韫相对应的帮两个伴娘也选择了中式的伴娘服。

    “念念,你真美。”西米和景色穿好衣服后,走出来,就看见季念一身新娘服坐在床上。

    “三位都好看。”帮着季念梳妆的化妆师笑着开口。

    这句话说的很是真心,她从来没有见过颜值这么高的伴娘团和新娘。

    “新郎来了。”楼下不知谁喊了一句。

    景色和西米跑出阳台外看,果然看见身着中式新郎服的季韫还有景宸和北冥随风三人不急不缓的走过来。

    季氏集团大小姐结婚是一件大事情,各家的媒体早就派了人蹲守在季家附近,企图获得第一手消息。

    季韫将整个季家都保护的很好,目前为止没有一个记者成功混进季家。

    “西米,你快去门口堵着。”景色急忙说道。

    西米点头,转身就跑到门口处,刚将门关上,外边就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怎么整伴郎团是之前就想好的,西米从佣人的手中接过一张纸,冲着外边喊道,“想要接到新娘子,先塞红包进来。”

    季韫的脸上一直挂着笑容,听了西米的话,爽快的点头。

    北冥随风将三个红包递给季韫,季韫敲门,“西米,你先将门开一个缝隙啊,不然我怎么将红包塞给你?”

    西米一听,开口说道,“你直接从门下边塞进来就好了。”

    季韫点头,倒也顺了西米,直接将三个红包,挨个的从门下边塞了进来。

    西米急哄哄的拿过来,摸了一下,薄的?难不成里边是支票?

    “哇!!!发了。”西米将红包拆开,看了一眼,兴奋的开口尖叫道。

    景色走了过来,瞧了一眼,眼睛也瞬间变成了星星眼,季韫还真是够大方的,直接给支票,估摸着这红包里边怎么说也有一个亿吧。

    “三个,可是我们只有两个伴娘啊,难不成另一个是念念的?”景色疑惑的开口说道。

    “色色,另一个是给松果宝贝的。”北冥随风在外边说道。

    景色无语,不是给伴娘红包吗?怎么还给松果宝贝红包了,不过,既然是给松果宝贝红包的,她也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景色将红包递给乖乖坐在一边的松果宝贝。

    “接下去,还要怎么样?”季韫心急的开口问道。

    “唔,第二个考验,伴郎唱歌,唱纤夫的爱。”西米偷笑一声。

    景宸和北冥随风互相对视一眼,立马互相推脱道,“你唱。”

    “两位啊,你们一起唱不就好了。”季韫心急的看着北冥随风和景宸。

    “咳咳。”北冥随风轻咳两声,“这种表现的机会,我就不会景宸抢了,让给他吧。”

    景宸淡淡的瞥了一眼北冥随风,“我想,这个电子一定是景色想出来的,你不唱?”

    “哎,你们到底唱不唱,要不要接新娘子啊。”西米等了一会,外边没什么声音,不由的催促道。

    “西米,我们这里有两个伴郎,你想听哪个伴郎唱歌啊。”季韫直接开口问道。

    景宸和北冥随风他一个都惹不起,真是脑抽了,才会选择这两尊大神当伴郎。

    “景宸。”西米下意识的开口说道。

    景宸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北冥随风看向景宸,“你听见了,西米要听你唱。”

    “西米。”景宸咬着牙叫着西米的名字。    西米身子一个哆嗦,很快就挺直了腰板,哼,她不过是想听景宸唱歌而已,要求并不过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