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滚。”景宸拿过桌子上的一个茶杯,狠狠的摔在了景松的面前。

    景松深深的看了一眼景宸,抱着司特助收拾好的纸箱子走了出去,从这一刻,他似乎明白了,他和景宸之间的父子关系,再怎么修复都不可能修复到了从前。

    “景松,当年,你是存了什么样的心,才拿我的命去威胁景色的。”在景松即将走出办公室的时候,景宸低声的问了一句。

    景松抿着嘴,脚步顿了一下,下一秒没有丝毫留恋的走了出去。

    景宸转过身,深深的看了一眼景松的背影,那是对景松最后的绝望。

    景色虽然不能理解景宸为什么还要留着景松蹦跶,但是对于景宸的决定,她始终都是支持的。

    景盛集团换总裁的事情,在市掀了一阵不大不小的风浪,景宸也凭借着铁血的手腕好好的整顿了一下景盛集团,意外的是,他刻意避开了财务部和质检部。

    景盛集团换总裁的事情过后,人们都将目光看到了季氏集团大小姐,氏第一名媛季念的身上。

    周三是季念的婚礼,市早在周二的事情,街道上就开始装扮起来,这一切都是为了周三的婚礼。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这一场世纪婚礼上边。

    景色坐在副驾驶上边看着街道上的路灯都挂上了玫瑰花,眼里有些许的惊叹。

    “疯子,季韫一定是真爱念念。”景色说。

    “或许吧。”北冥随风只是随意的瞥了一眼窗外,淡淡的开口说道。

    “哇哦,疯子,你快看,那是念念的名字。”景色余光看见市第一广场上边的大屏幕上放着季韫爱季念五个字,有些激动的拉着北冥随风的手。

    北冥随风顺着景色的目光看了一眼,十分的不以为然,“乖,你要是喜欢的话,我们天天放。”

    景色沉默了,“那得花多少钱啊,疯子,要不折现给我吧。”

    她之前看到过价格表,在这上边放十分钟的价格是一百万,一小时是五百万,一天是一千万,一个星期是两千万。

    一般情况下,只有钱多的没处去的土豪,才会选择这样的炫富示爱方式。

    “色色,这是咱们自家的财产。”北冥随风瞥了一眼景色。

    景色突然想起来,确实,这第一广场是北冥集团旗下的财产。

    “土豪,我要抱大腿。”景色惊呼一声。

    “好。”北冥随风宠溺的看着景色。

    等到北冥随风和景色赶到季家的时候,景宸已经带着松果宝贝到了季家。

    老管家的脸上挂着喜庆的笑容,吩咐着佣人装扮着季家。

    景色和老管家打了一声招呼,就急急的朝楼上跑去。

    “念念,我来了。”景色在季念的房门口象征性的敲了两下,就推门进去。

    季念房间正中间摆放着明天要穿的婚纱,景色惊艳的看着婚纱,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

    “念念,好美的婚纱。”景色惊叹。

    季念用浴巾擦着头发从浴室里走出来,听到景色的话,只是笑笑,婚纱是很美。

    “念念,西米什么时候来?”景色坐到床上,瞧着美人出浴的画面,一时间看呆了。

    “快了。”季念看了一眼时间。

    “念念,我在街上看到季韫哥哥对明天婚礼的装扮了,真不错。”景色羡慕的开口。

    季念将浴巾放到桌子上,伸手捏了一下景色的脸颊,“等你结婚的时候,北冥随风给你的婚礼会更好。”

    景色赞同的点头,“那倒是,嘿嘿,念念,真希望我们所有人都能获得幸福。”

    景色靠在季念的肩膀上边,她和北冥随风已经幸福了,季念也在幸福的路上,景宸和西米,什么时候才能修成正果呢。

    没等景色感叹多久,松果宝贝站在门口一个劲的敲门,景色急忙过去开门。

    松果宝贝欢呼一声,跳起来,景色手忙脚乱的接住松果宝贝。

    “妈咪,松果宝贝好想你,你想不想松果宝贝?”松果宝贝亲昵的在景色的脸颊上磨蹭着。

    景色吃力的托着松果宝贝的小屁屁,这小家伙最近几天又重了不少,现在抱着他久了还真是受不了。

    “想想想,妈咪也想你。”景色说着在松果宝贝白白嫩嫩的脸颊上边狠狠的亲了一口。

    然后拍拍松果宝贝的小屁屁,将松果宝贝给放了下来。

    松果宝贝落地之后,又冲到季念的面前,“姨婆,松果宝贝也想你。”

    季念笑着揉着松果宝贝的头发,“乖,姨婆也想你。”

    松果宝贝虽然心中遗憾,季念最后不是和楚墨哥哥在一起,但是对于季念的选择,他依旧是祝福。

    “姨婆你是天下第二美的新娘子。”松果宝贝说。

    季念挑眉,“那第一美是谁?”

    “当然是妈咪,妈咪是最美的。”松果宝贝理所当然的开口。

    景色瞬间泪眼汪汪的看着松果宝贝,陡然生出一种,儿子果然没有白养的心思来。

    “松果宝贝,我送你一个东西。”季念忽然想到一件事情,走到床头柜前,找了一番,找到一个锦盒。

    季念将锦盒递给松果宝贝,“打开看看。”

    松果宝贝疑惑的看着季念手中的盒子,打开来,里边赫然放着的是一颗珠子。

    “我本来想找绳子给你穿起来,现在觉得还是就这样给你把。”季念说道。

    “姨婆,这是什么?”松果宝贝疑惑的看着季念,看着就是一颗普通的珠子,没有什么稀奇的。

    “你外婆当年送给我的。”季念说。

    外婆?景色和松果宝贝同时看向季念,季念口中松果宝贝的外婆,那不就是季如夏?

    “我小的时候闹腾,姐姐就拿这颗珠子来哄我,这颗,就给松果宝贝,留个纪念吧。”季念长叹一口气。

    “谢谢姨婆。”松果宝贝乖巧的说道。

    今天晚上,景色直接将松果宝贝塞给北冥随风,无视北冥随风和松果宝贝哀怨的目光,和季念进了一个被窝。    景色挽着季念的手,“念念,我好想西米啊,西米明天真的会来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