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上次拿景色的头发,到底想要干什么。”季如秋问。

    那人的声音突然间冷了下来,“不关你的事情,不该问的就别问,难道不知道知道的多,死的就快吗?”

    明明不在眼前,季如秋恍若见到了,那人生气的模样,身子一个颤抖,麻木的嗯了一声。

    “听话的才乖,好好在市等着我。”那人又笑了一声,挂了电话。

    季如秋呆呆的拿着手机站了好一会,才接受那人要来市的事实。

    送走了媒体之后,景松原本也想离开,却被景色叫住了。

    “景松,你走这么快干嘛。”景色直接走到景松的面前。

    “叫我有什么事情。”景松现在的心情很不好,十分的不好,对景色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好的语气。

    “景松,当然是想提醒你一下,你还欠我钱。”景色没有压低声音,来往的人都听到了景色的话。

    顿时,诸多的目光朝景松扫射过去,什么,景松居然还欠景色钱?众人的眼里都闪着八卦的因子。

    “你胡说什么。”景松被大家的目光看的有些难堪,下意识的开口否认。

    景色冷笑,从包里掏出了景松之前写的欠条,“喏,欠条都还在这里,你还想否认吗?”

    众人听见还有欠条,一个个都伸长了脖子,往景色的手中看去。

    景松从来没有在人前丢过这么大的脸,伸手就想去夺景色手中的欠条,有景宸在一边,又怎么能允许景宸碰触到景色。

    还没有等到景松靠近景色,景宸一把就抓住了景松的手,威胁的看着景松。

    “景松,想要将欠条拿回去可以啊,还钱就好。”景色笑嘻嘻的说道。

    景松紧紧的抿着嘴唇,他要是有钱,还至于任由景色在这里蹦跶吗?

    “对了,景松,别忘记了,你在媒体面前答应了什么,我已经让人去统计了,嗯,估计一会买到假钻戒的顾客就会来找你了。”景色又说道。

    “景宸,我的账户被冻结了,现在拿不出钱。”景松说的理直气壮,他内心万分的庆幸,现在账户冻结了。

    不然今天铁定大出血,因为账户冻结了,所以要解决这件事情,只有让景宸出钱了。

    “是吗。”景宸淡淡的出声。

    景宸淡然的表情,让景松面色一变,恰好此刻裤袋里的手机振动了一下。

    景松掏出手机一看,是银行的消息,内容就是账户解冻了,还因为之前给景松造成的困境给景松道了歉。

    景松眼前阵阵昏暗,真是想什么来什么,他肯定,这背后的操手一定是景宸。

    “现在有钱了吧。”景宸淡淡的说道。

    景松握住手机的手用了一点的力气,不得不重新审视景宸,这些年,景宸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一无所知。

    “景松,既然有钱了,那就赶紧还钱吧,我可不想和你有什么关系。”就是债主的关系也不想有。

    景色冷哼一声。

    被女儿逼着还钱的,天下大概也就他独一份了吧,景松深吸一口气,在内心告诫自己,一定要忍耐。

    “哼。”景松瞪了景色两眼,拔腿朝电梯走去,员工见到景松纷纷像是躲瘟疫一样的躲着景松。

    只要不是傻子都看得出来,新任的总裁和景松的关系,他们可不想为了曾经的老板得罪现在的老板,所以有多远就躲多远。

    “该死的。”景松冷眼看着众人离他远远的,在心里暗骂了一声。

    景松进入电梯之后,大家就将目光落到了景宸的身上,尤其是女员工,就差整个人贴上去了。

    他们没有想到新任的总裁,这么的帅,光看景宸的那张脸就够惊艳了,不止景宸帅,景宸的妹妹景色也好看。

    一家子都是颜值担当。

    景松刚出电梯就遇上了抱着一个纸箱子的王秘书,景松看了两眼,在箱子里边看到了几样自己的东西。

    “景总,我帮您把东西整理了一下,您看还有什么落下的。”王秘书将纸箱子交到了景松的手中。

    景松接过纸箱子,“谁让你乱动我东西了,这是我的办公室。”

    景松到现在依旧不愿意自己败了的事实,抱着纸箱子重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王秘书也不劝,照旧回到自己的位置,该干什么依旧干什么。

    景宸只让景松去后勤部当主管,可没有降他的职,他现在要做的就是降低存在感。

    景松回到办公室,将箱子放在办公桌上边,仰头看着办公室,心中一阵的酸涩。

    他居然败在了自己的儿子手里,这个消息,无论如何他都接受不了。

    “景松,是不是觉得很不甘心。”景宸站在景松的身后,淡淡的开口问道。

    景松听了景宸的话,冷笑一声,“你以为,你这样子就赢了吗?我告诉你,没有这么简单。”

    “景松,你老了,这个时代不属于你了,你该服输。”景宸走到景宸的身侧。

    侧脸看着景松明显憔悴的脸庞,如果不是季如秋手中握着他的把柄,他现在,不会让景松还这么安然的站在这里。

    只有等到找到妈咪之后,得知了真相之后,他才可以放手的收拾景松和季如秋,现在就让他们再蹦跶几天吧。

    “景松,妈咪有哪里不好,值得你放弃,去找季如秋。”景宸开口问道。

    季如夏不论从各个地方比起来都比季如秋好上太多,景松到底是怎么想的。

    “季如夏,哼,季如夏就是个贱人。”景松的眼中露出了恶毒的神色。

    景宸在景松骂出口的刹那一拳头就挥了过去,两只眼睛紧紧的盯着景松,“你再敢出口辱骂一声试试。”

    “有什么不敢,季如夏她……”景松满心都是怒火,眼瞧着就要说出声,猛然想到什么事情,又闭上了嘴巴,干脆侧脸到一边,不去看景宸。

    “你倒是说啊。”景宸双手抓住景松的领子,大声的喊道。    “季如夏就是一个木头,再怎么捂一颗心都捂不热。”景松说到这里的时候,眼中满满的挫败感。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