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过,现在说这些都已经没用了。”季念耸肩。

    等到景色签完字之后,季念看向王老,“现在,您可以宣布结果了吧。”

    王老被季念看的一晃失神,回神之后,忍不住在心底唾弃自己,活了一辈子什么样的美人没有见过,竟然被一个小丫头给迷惑住了。

    “是,加上这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景宸手握最多。”王老叹了口气,只差了那么一步。

    胜败瞬间翻转,景宸由原本的弱者,站在了现在绝对的位置。

    “很好,景盛集团接下来的执行总裁就是景宸,我上来的时候,楼下多家媒体已经候着了,这个结果,可以宣布出去了。”季念很满意这样子的结果。

    景松颓败的坐在椅子上,不敢相信,短短的几分钟内,他就从高位上跌落了下来。

    景宸起身,站到了首位上边,“景总,你该从你的位置上边下来了,王秘书。”

    景宸喊了一声,王秘书一直站在一边,听到景宸的话,急忙应道,“景总。”

    “帮我把景松的办公室收拾出来,我今天就搬进去。”景宸说。

    王秘书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景宸先生搬到哪去?”

    景宸微笑的看着景松,在脑中思索该如何对待景松的问题。

    景松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景宸,你想做什么。”

    景宸嘲讽的看着景松,“现在我是景盛集团的总裁,你说我应该干什么,景总还不到退休的年纪,想必也不愿离开景盛集团,这样吧,我看着后勤部还缺一个总管,景总明日上任吧。”

    景松瞪大了眼睛,什么他堂堂景盛集团的总裁去后勤部?

    “怎么,景宸,你居然让我去后勤部?我是你老子。”景松不满的开口。

    景宸听了景松的话,仔细的想了一下,点头,“嗯,曾经是,现在已经不是了,景松,不要让我们再三反复的提醒你,我们和你断绝了关系。”

    “行了,你要是不愿去后勤部,那就直接做保洁吧,或者在家里休养也是不错的选择。”景宸不耐烦的开口。

    给他一个后勤部总管的位置,已经够对得起景松了,当然,他不否认,中间还有想看景松好戏的因果。

    “哥哥,后勤部总管的位置高了一点吧。”景色笑盈盈的出声。

    景松额头上的青筋狠狠的跳动了几下,就是这个丫头,什么事情都是因为这个丫头。

    “景总,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王秘书在景松的耳边提醒了一句。

    景松深吸一口气,算是听进去了王秘书的话,他就不信了,景宸初到景盛集团,对于景盛集团很是不熟悉,怎么能够管理好景盛集团。

    只要景宸出现什么失误,他到时候就有理由光明正大夺回景宸手中的位置说不好,连带着景宸手中的股份也能夺回来。

    在不断的自我安慰中,景松算是勉强的接受了自己目前处于下风的趋势。

    景宸成为新一任景盛集团总裁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景盛集团上下,众员工对于新表示十分的好奇。

    股东大会之后,很快就是记者会,季念为了给景宸和景色撑场子,自然全程出席了这一次的记者会。

    “景总,请问,您对于之前景盛集团卖出了假钻戒的事件,做何感想。”守在景盛集团门口的众媒体,看见景宸走出了景盛集团,急忙一蜂窝的拥上前。

    他们早就得知了景宸就是接下来的景盛集团新任总裁,所以嘴里的景总指的自然就是景宸,至于之前的景松受到的关注度就没这么高了。    “对于景盛集团卖出假钻戒的事情,是景盛集团的失误,我们不会逃避责任,此失误是景松先生在位时发生的失误,景松先生愿意用私人财产从受害者的手中以双倍的价格收购回来,同时给予一定的各

    种费用。”景宸笑道。

    跟在景宸身后的景松越发的难看了,景宸那小子说什么?他的私人财产?这句话,他可从来没有说过。

    媒体一听,立马将目光落到了一旁的景松身上,急忙将话筒和相机对准景松。

    “景松先生,请问景总此话是否当真。”记者锲而不舍的追问着。

    景松内心一万匹草泥马跑过,然而面上还是不得不保持着笑容,如果现在能画个圈圈诅咒人,景松还真想诅咒景宸。

    “景松先生,你的品德真令我等值得学习。”景宸微笑着看向景松。

    景松否认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他从景宸的眼中看到了威胁,于是只好点头默认。

    记者又问了景宸和景松几个问题之后,注意到了一直在两人身后的季念。

    “季小姐出席了本次的景盛集团的股东大会,意味着季氏集团和景盛集团结成了合作的关系吗?”记者问道。

    季念微微一笑,“季氏集团永远是景宸和景色的后盾。”

    这一句话包含的意味可就大了去了,是景色和景宸的后盾,可不是景盛集团的后盾,没有景色和景宸,景盛集团什么都不是。

    不管大家的内心如何,几日的胜败已定,结局已定。

    季如秋看着电视上边笑的一脸得意的景宸,咬碎了一口白牙,景松输了,景松竟然输了。

    恰好此刻,季如秋放在手边的电话响了起来,季如秋看到号码眼神闪烁了一下。

    “喂。”季如秋接起电话。

    “新闻我看到了,景松败了。”电话头的人开口说道。

    “股份一直在季念手上。”季如秋紧紧的抓着电话,她不明白为什么,季老爷子将什么事情都瞒着她。

    “后天,季念结婚的日子,我会到达市。”那人说。

    季如秋猛地睁大双眼,不敢相信的开口,“你来市?”

    那人微笑,“怎么,不欢迎我的到来?”

    “不是,你来,是有什么事情吗?”季如秋下意识的开口说道。

    “我来当然是来帮你解决麻烦的,到时候,我会联系你。”那人说。    季如秋白着脸嗯了一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