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景松正听着众人的恭维,听到了景宸的疑问,也只是懒懒的抬头。

    一脸得意的看着景宸,“结果,现在已经出来了,难不成你还有什么疑义。”

    景宸嘴角勾出一抹笑容,莫名的让景松感到了一丝的不安,难不成景宸还有什么后招?

    和景松同时有疑惑的还有王老,他也用疑惑的看着景宸。

    景宸的目光在众人的脸上一一的扫过,很满意看到众人的表情,等到景松脸上微微有了怒意之后才开口,“诸位是不是忘记了,还有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

    景宸此话一出景松的脸色彻底的变了,因为这神秘股份很久没有出现了,久到他们都故意去遗忘了这一股份。

    “你的意思是,你知道这神秘股份的下落?”王老看了一眼景松,率先开口问道。

    如果,景宸真的知道的话,而他又出现了的话,之前所有的决定都将作废,景松不一定会成为最大的支持者,一切结果都将面临着重新洗牌。

    “景宸,你少在这里危言耸听,我都不知道,你会知道?”景松心中一慌,赶紧开口。

    “他当然知道,因为这神秘股份,在我的手里。”季念一身红裙,脚踩十厘米的高跟鞋,猛地推门进来。

    景松在看到季念的那刻,脚下一软,摔在了椅子上。

    王老和其余小股份朝季念看去,季念前不久刚刚举办了宴会,他们对于季念自然也是认识的。

    “不可能的,如果在你手里,你为何不早出现。”景松怒视着季念。

    他本来稳操胜券,因为季念的出现,这胜算也变得极低,或者说根本没有任何的胜算。

    季念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来,听了景松的话,冷笑一声,“这景盛集团百分之三十五的神秘股份,一直都在我季家,原先家父想着,等故去之后再送还给景家,谁知道,后来出现了那些事情。”

    景松一听,脸色瞬间变得煞白,他忽然想起了以前和季如夏说到这神秘股份的事情,季如夏总是浅笑着,听他抱怨完了之后,会安慰他,该出现的时候,自然会出现。

    想来,早在那时候,季如夏就知道了,这神秘股份,其实一直都在季家。

    “你们开会开到哪了。”季念手中把玩着一支笔,笑看着众人。

    景色觉得这样的季念,攻气十足,让她迷恋的不要不要的。

    “季总,结果已经出来了,景总继续担任景盛集团的执行总裁。”王老冲着季念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既然季念也是景盛集团的股东之一,那么景盛集团就相当于有了季氏集团做靠山,季念和景松也是小姨子的关系,自家人自然会帮着自家人,景盛集团日后的发展会越来越好的。

    “我记得景总的手里只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季念故作疑惑的开口。

    景松的面色极为的不好,他是只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可是他从景色的手里拿到了百分之十五的股份,虽然手段不是那么的光彩。

    “季总记错了,我的手里握有和你一样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景松沉着脸说道。

    季念轻笑一声,嘲讽的看着景松,“我倒是忘记了,景总可是从别人的手里抢了百分之十五过来。”

    季念说的这个别人,自然是指的是景色。

    “季念。”景松忍不住喊道。

    关于景松怎么来的那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这豪门里边的龌龊事情多了去了,在他们现在的这个位置,谁又敢说,自己的手是干净的?他们更看重的是利益。

    “既然,我的手里和景总一样,握有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这执行总裁是不是要重新确认?”季念笑道。

    景松冷哼一声,“你的手里有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那又怎么样,我现在加上其余股东的支持率一共是百分之四十五,比你多了百分之十。”

    “景总,你这话说早了,谁说,我只有百分之三十五?景宸的手里不是还有百分之二十吗?”季念轻笑一声。

    景松身子微微颤抖,心中涌上了一股十分的不安。

    “我这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全部无偿赠送给景色。”季念不声不响又抛出了第二个炸弹。

    除去景宸之外,包括景色在内,全部都用惊讶的目光看着季念,百分三十五?说送就送了,季念也是任性的。

    景松猛地起身,“季念,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股份,还做不得主了?”季念冷淡的开口,朝身后的律师看了一眼,律师在来之前就起草了文件,一同带了过来,收到季念的目光之后,急忙将文件放到景色的面前。

    “景小姐只要在这下方签名字就好了。”律师说。

    “念念。”景色诧异的开口,她没有想过要季念手中的股份。

    “这不是给你的。”季念笑道。

    景色不解的看着季念,不知道季念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松果宝贝不愿意接手季家,那这景盛集团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就是给松果宝贝的,只是松果宝贝现在还年幼,算是交给你,代为的保管,等松果宝贝长大成人之后,再还给他。”季念说。

    景宸也看向景色,点头,“色色,既然是小姨给的,你就收下吧,小姨不缺这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

    景色见景宸说话,内心纠结了一下,最终还是落笔签字,季念连松果宝贝都搬出来了,如果再推脱可就说不过去了。

    里边心中落差最大的要数景松了,景松瞪着景色面前的文件,恨不得马上夺过来,将里边的名字,换成自己的名字。

    季念似乎猜到了景松在想什么,对着景松微微一笑。

    景松一个晃神,就听见季念用颇为遗憾的语气说,“景总,如果不是你后来娶了季如秋,现在这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差不多,是你的了吧。”

    ,    季念不说这话,还好,此话一出,景松心里各种不是滋味,千金难买早知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