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走吧。”季念再见到楚墨倒是没有了太大的感觉,至少表面上没有太大的变化。

    那天拍婚纱照的时候,她能够感受到楚墨心境的变化,说好的放手,为何现在又开始执着。

    季念不想去猜,不想去了解,更不想在已经确定了婚期的时候,再去和楚墨有什么瓜葛,能做的只有无视,可远离。

    季念走过楚墨身边的时候,楚墨伸手抓住了季念的胳膊,喉结动了两下。

    季念眉头一皱,快速的从楚墨的手中挣脱出来。

    “念念,我……我们还能当朋友是吗?”楚墨低声问道。

    季念还没有反应,景色忍不住笑了,她就没有见过,哪对情侣在分手之后,还能当朋友的。

    “行了,你还是赶紧回到你情妹妹的身边去,要是让她知道你来找季念,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要知道一个女人的嫉妒心可是很可怕的。”景色懒洋洋的开口。

    说不好,楚惜就在周围看着,景色想着。

    楚墨下意识的开口解释,“不会的,惜儿是个善良的好姑娘。”

    景色这下子是真真的被楚墨给气笑了,这年头,男人是不是没有一个白莲花就不爽?

    嗯……幸好她家的疯子不这样啊,万幸啊。

    “走吧。”季念也懒得和楚墨废话什么,找到车子,直接坐上了驾驶座。

    等到季念开着车子从楚墨的面前开过去的时候,楚墨依旧一副失魂落魄的表情。

    楚惜正如景色所猜测的那样,在暗处躲了许久,等到季念和景色离开的时候,才出现在楚墨的面前。

    “楚墨哥哥,你还是放不下季念姐姐是吗?”楚惜一脸委屈的看着楚墨。

    楚墨惊讶于楚惜怎么会在这里,“惜儿?你不是在酒店吗?怎么会在这里。”

    “我……我看到楚墨哥哥出来,担心楚墨哥哥,就一直跟在你的后边,楚墨哥哥,答应惜儿,不要再见季念姐姐了好不好。”楚惜祈求般的看着楚墨。    楚墨嘴巴动了两下,闭上眼睛,在心里做了一个决定,“楚惜,其实,我一直以来都将你当成了妹妹,那天会发生那样的事情,我真的很抱歉,但是,我喜欢的人一直都是季念,如果强行跟你在一起,

    对你并不公平。”

    “我不听,不是这样的。”楚惜痛苦出声,蹲在地上捂着耳朵,一个劲的摇头,她一定是在做梦,楚墨哥哥不会这么的绝情。

    “楚墨哥哥,你答应过我,会照顾我一辈子的,你不能反悔。”楚惜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倔强的看着楚墨。

    楚墨叹了口气,将楚惜从地上拉起来,帮楚惜擦去脸上的泪珠。    “我是答应过,要照顾你一辈子,却不是这样的照顾,我曾经想过,和你好好的走下去,可是我发现,我根本做不到,我的心里只有季念。”楚墨知道自己说出的这些话,对于楚惜来说十分的残忍,但是

    ,若是此刻不说清楚,他或许,真的会彻底的失去季念。

    “楚墨哥哥,那你知不知道,季念姐姐就要结婚了,下周三,季念就要嫁人了。”楚惜开口说道,企图从楚墨的眼里看到不一样的神色。

    可惜她失望了,楚墨的眼里,只有平静的不能再平静的神色。

    “不重要,不管她什么时候结婚,她能嫁的,只有我一个。”楚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中的一个枷锁豁然打开。

    是的,他想通了,季念只能嫁给他,只能嫁给他,他和季念的生命从始至终都连在了一起。

    “楚惜,对不起。”楚墨不知道除了对不起,他还能对楚惜说些什么。

    楚惜在听到楚墨说要娶季念的那一刻,脸上的血色尽数的褪尽,身子也在微微的颤抖着。

    她一定是听错了,一定是的,她的楚墨哥哥不会不要她的。

    “楚墨哥哥,你这话不是真的对不对,你是爱我的,是爱我的。”楚惜说着,想要验证自己的话,踮起脚尖,在楚墨的嘴唇上亲了一口。

    楚墨侧脸,楚惜的吻落在了楚墨的脸上,楚墨伸手推了一把楚惜。    毫不怜惜的擦去被楚惜吻过的那个地方,“楚惜,这段时间,我真的尝试着想要去忘记季念,和你在一起,可是最后我还是发现,我做不到,所以,对不起,你的未来我会照顾,但是我不能够和你在一

    起。”

    楚惜流着泪,眼中满是痛色,为什么,眼看着马上就要成功了,楚墨哥哥就是她的了,事情还会出现变故。

    “楚墨哥哥,我是这么的爱你,为什么,你要这么的伤害我。”楚惜痛苦的开口。

    她能清晰的感受到心脏处传来的阵阵疼痛,她分不清是因为楚墨而心痛,还是因为上次动手术的创口复发了。

    “爱情,谁都说不好,楚惜真的很抱歉,我爱季念,深爱,超越自己的生命。”楚墨知道这些话对于楚惜很残忍,但是就算是再残忍,他也要说。

    “楚墨哥哥,你会后悔的。”楚惜闭上眼睛,捂着胸口,轻声的说了一句。

    “楚惜,你准备一下,我今天就送你会惜墨岛,你不是想要去维也纳学习吗?等到开学,我就送你过去。”楚墨说道。

    楚惜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一抹狠厉稍纵即逝,既然楚墨这样子都忘不了季念,那她就让季念彻底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这样子,楚墨就不会再记得季念了。

    楚惜深吸一口气,看向楚墨,“我放手,但是,不是今天回去,我要等到季念姐姐的婚礼结束之后再回去。”

    楚墨想了一下,同意了楚惜的话,周三的婚礼?哼,他不会让那个婚礼出现的。

    对于楚墨和楚惜的想法,季念也是完全不知道的,这几天,她要准备的东西多了去了,不会去想着,不重要的那些人的想法。

    景色的心情也是十分好,她很期待周一股东大会的到来。

    在这期间,唯一不开心的恐怕只有景松和季如秋了。    因为景盛集团继假钻戒的事情过后。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