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王秘书点点头,确定景松没有别的吩咐了之后,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季如秋虽然觉得王秘书的行为很怪异,也没有将她往别的方面去想。

    “行了,那我先走了,我总觉得在周一股东大会之前,还会有事情发生,你自己多注意一点吧。”季如秋说。

    景松满脑子都是景色借条的事情,听到季如秋说要离开之后,也是随意的点了下头。

    外边的景色和季念赶紧转身离开,在路过王秘书位置的时候,季念打了一个响指,王秘书猛地清醒过来,一脸迷茫的看着面前。

    北冥随风看到景色短信的时候,已经是开完会之后了,算着时间,景色应该也从景盛集团出来了,于是拨了电话过去。

    景色很快就接了电话只是想起昨晚,北冥随风折腾她折腾的狠这一件事情,有些不开心。

    北冥随风轻笑一声,“色色,身子还酸吗?”

    “你说呢。”景色冷着脸,有些委屈的开口,她现在走路都觉得有些颤抖。

    “嗯,那晚上让你休息一晚。”北冥随风笑着说。

    景色身子颤抖了一下,满脑子都是北冥随风那句休息一晚……休息一晚之后再继续的意思吗?

    景色的脸颊火辣辣的发烫,赶紧开口转移话题,“疯子,关于景盛集团假钻石的事情,你是不是知道?”

    “嗯。”他知道是正常的,不知道就不正常了。

    “疯子,景松在银行的账户是时候可以解了吧?”景色问。

    北冥随风点头,“差不多是时候了,在周一股东大会的时候,就解除了。”

    “色色,一会还有一个会,晚上来接你。”北冥随风看到司特助在外边提醒,点头,挥手示意司特助,自己知道了。

    景色又和北冥随风说了几句,才挂了电话。

    北冥随风将手机调成振动,放到裤兜里,然后收拾了一下桌子上边的文档,拿起来,走出办公室。

    走到司特助身边的时候,脚步停了一下,司特助立马冲着北冥随风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北冥随风看了一眼司特助,吐出了一个字,“臭。”

    司特助的笑容瞬间僵硬在了脸上,他很臭吗?

    北冥随风说完之后,像是为了验证自己的话一样,皱着眉头,捂着鼻子,快速的离开司特助的身边。

    留下司特助一人,在风中凌乱,总裁说他臭?

    司特助脚步虚晃着到了夏微微的身边,开口问道,“我身上臭吗?”

    说着,伸出了手,在夏微微的面前挥了一下,然后司特助就看到夏微微扬起笑容。

    司特助心中一喜,其实他是不臭的,只是总裁和他开了一个玩笑而已。

    “司特助,你今天一个人打扫了那么多层楼的厕所,臭也是在说难免的,别太介意。”夏微微说完,抱起桌子上的文档,赶紧远离了司特助。

    又剩下司特助一人,继续在风中凌乱,这姑娘怎么就这么的实诚,能不能说点好听的话。

    司特助左右闻了闻自己的衣服,他怎么没觉得哪里臭,莫不是,自己的鼻子出现了问题不成?

    “哎,张秘书,你别急着走啊,过来一下。”司特助见张曼玉步履匆匆的模样,急忙开口。

    张曼玉一脸为难的看着司特助,“司特助,总裁开会还等着我的文件呢,就不陪你念叨了。”    张曼玉走了几步又转身,语重心长的开口,“司特助,我知道你今天扫厕所搞卫生辛苦了,中午午休这么长的时间,麻烦您好好的去整理一下仪容,洗个澡好不好,你走出往小了说是代表我们秘书室的

    ,往大了说可是代表北冥集团,身上这股味,还真让人受不了。”

    张曼玉一番长篇大论说完之后,长叹一口气,捂着鼻子从司特助的身边走了过去。

    司特助瞬间又感到了自己的心上插了几把刀。

    景秘书,你快回来啊,你家男人欺负我!!!司特助在心中呐喊。

    对于司特助的呐喊景色当然听不见,景色挂了电话之后,去看季念,就看见季念面色很不好的样子。

    景色关心的开口,“念念,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没事,是好事,季韫说我们的婚礼时间定了,就定在下个星期周三,十二月二号。”季念笑笑。

    景色吃惊,“怎么这么早?这时间也太赶了吧。”

    那不就是股东大会之后的后几天?这时间也太急了吧,赶紧根本来不及准备。

    “那天刚好是个良辰吉日,季韫说,我什么都不用担心,一切都交给他。”季念浅浅的笑着,其实什么时候婚礼,对于她来说,并没有那么大的感触。

    景色对于季韫的能力还是很相信的,既然季韫说没有问题,自然不会有问题,只是,作为和季念相处了那么久的闺蜜来说,景色对于季念还是很了解的。

    “念念,你的表情,说明了很多的问题,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景色开口问道。

    “真的没事,只是我觉得,这几天似乎不会太平。”季念笑道。

    “那是自然。”景色说,马上就要股东大会了,她就不信,季如秋和景松会没有什么动作。

    “好了,走吧。”季念挽上景色的手。

    “嘿嘿,念念,我今天赚了那么多钱,心情好,走,我带你吃大餐去。”景色笑嘻嘻的开口。

    季念笑着点头,两人刚走到停车场的时候,就看到楚墨站在停车场。

    景色头疼的看着面前,她敢打包票,楚墨出现在这里绝不是偶然。

    “楚墨,你不去陪你的情妹妹,来这里干嘛?”景色白了一眼楚墨。

    她对于楚墨之前的优柔寡断很是心烦,优柔寡断的后果是什么?彻底的失去了季念。

    景色对于楚墨没有太大的不满,因为季念,对于楚墨太多的不满。

    “我……”楚墨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来这里。    好像是听到手下说季念和景色来了景盛集团,情不自禁就开车过来了,明明想好不再去打扰季念,却总是忍不住出现在季念的面前。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