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景色微笑的点点头,“景总就是爽快,你要是早这么爽快多好啊。”

    景松咬咬牙,要不是景色逼得这么的紧,他还真是不想承认。

    “唔,一共是五百二十万,景总是刷卡转账现金还是支付宝或者支票?”景色笑眯眯的看着景松。

    在景松极为难看的脸色中,拿出了微信和支付宝扫描付款的二维码,又从随身携带的包里边拿出了一只刷卡机。

    景色皱眉,为难的看着景松,“要不是点钞机太大了,不方便我还真是想一同带过来,不过没关系,景总要是不放心的话,可以和我一起去银行。”

    景松脸色越发的难看,浑身颤抖着,景色她还真敢想,就连装备都带的这么的齐全,是不是今天笃定了,他一定会选择这一条路?

    “景总,你倒是快些选择呀,我时间很宝贵的。”景色催促道。

    景松实在不想对景色说他现在没钱,他丢不起这个人。

    景色抬头看了一眼景松的难色,对于景松现在缺钱一事,她自然是知晓的,不然也不会这么的爽快答应景松用钱来解决。

    当然景色对于景松也不会有任何的仁慈之心,看到景松现在窘迫的模样,景色再开心不过了。

    要不是景松五年前,拿景宸来做文章,来逼迫他,他或许还不会做的这么绝。

    一个从小疼爱自己疼到大的哥哥,和一个可有可无的父亲,哪个更重要一些,自然是毋庸置疑的。

    “景总,你倒是爽快些啊,别这么墨迹。”景色笑眯眯的看着景松。

    景松放在裤袋两边的手微微的握紧,紧紧的抿着唇,他现在身上根本没钱。

    “哼,急什么,我堂堂景盛集团的总裁,还能少你这点钱不成。”景松被景色鄙夷的眼神看的心中一阵气恼。

    景色耸肩,“既然这点钱,对景总来说,再小意思不过了,那景总你倒是麻利些啊。”

    景色摸着下巴,在景松的周围转了一下,然后恍然大悟的开口,“啊,我想起来,之前听说,景总的账户被冻结了,这一点,不知道是真是假。”

    景色怀疑的目光让景松十分的不好受,尤其是现在景色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他敢打包票,景色百分之九十是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

    “我现在没钱。”景松紧绷着脸,干脆和景色实话实话,一副耍赖到底的模样。

    他现在就是没钱,景色能拿他怎么办?

    景色冷笑,如果以为她就这么轻易的放弃,那么景松就猜错了,她不会这么的轻易放弃。

    景色埋头在包里摸索了一阵子,从包里边又翻出了一张纸还有一支笔,然后笑眯眯的开口,“既然景总现在没钱的话,那就写欠条好了。”

    景松不敢相信的看着景色,“你说什么,欠条?”

    他这辈子估计都没有写过欠条这种东西,让他写欠条,景色就是痴心妄想。

    “景总,你这没钱,当然是写借条,不然,还想要怎么样,总不能赖账是吧。”景色说道。

    景松磨牙,景色还真是够绝的,逼着他写借条的事情都做出来了,怎么办,他好想上前掐死景色。

    “不写,不可能,我写借条。”景松冷哼一声,背对着景色。

    景色长叹一口气,默默的收起桌子上边的纸笔,“既然如此,我又怎么好继续逼迫景总,既然景总不想写那就不写吧。”

    景松听闻,一口气还没有顺下去,就听到季念在一边凉凉的出声,“色色,你动作快一点,陈安生在等我们了,对于你买了景盛珠宝的事情,十分的好奇。”

    “嘭。”景松转身太急,一不小心撞到了椅子上,小腿一阵阵的疼痛,不过,他现在可没有心思去想自己腿上的伤痛,一脸紧张的看着景色。

    “见陈安生?莫卡先生。”该死的,景色说的话是真的?不是来威胁她?

    “行了,景总,今天就当我没有来过这里,你继续上班吧,我们就不打扰了,先告辞了。”景色将东西都放回包里,然后开口说道。

    季念冲着景色笑了笑,和景色两人转身朝办公室外边走去。

    景松看着两人的背影,额头上不断的冒出冷汗,而景色则在心里数着,等到了第九步的时候,景松出声叫住了景色和季念。

    “你们等一下。”景松急忙开口。

    景色懒洋洋的回过头,“景总还有什么指教啊,我现在可敢时间呢,没什么事情的话,下次再续好了。”

    景松深吸一口气,做了一个他并不知道对还是错的决定,“我写,欠条。”

    景色对于景松的这个决定并不意外,好似在她的预料之中。

    “好,那就写吧。”景色温吞的将纸笔重新放到办公桌上,笑看着景松。

    景松伸手,握住了笔,不知道因为手汗,还是手颤抖的太厉害的缘故,景松一连握了好多次才将笔给握住。

    在纸上快速的写下了欠条,签了自己的名字。

    景松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屈辱,将欠条往景色的面前一甩,“现在这样可以了吧。”

    景色也不指责景松的无礼,一脸笑意的看着手中的欠条,想了一下,从包里又掏出了一小盒的印泥,往景松的面前一推。

    “你这又是想要做什么?”景松瞪大了眼睛,他就奇了怪了,景色的包里怎么装了这么多的东西。

    “印泥还能拿来干嘛,当然是让你按手印了。”景色用看向你是白痴吗的表情看着景松。

    这下子别说是景松了,就是季念也忍不住看向景色,景色来之前也没和说过这回事,她也不想费神去猜测。

    之前看景色拿出二维码和刷卡机的时候,以为是极限了,没想到景色还从包里拿出了印泥。

    她就说,景色今天怎么背了一只挺大的包,感情都是拿来装这些了,诧异之余,季念感到的是好笑。

    “景总,都走到这一步了,你不会是想要反悔吧。”景色问。    景松面色露出了迟疑的神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