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景色站在外边没一会,嫩模就推门出来。

    嫩模对于景色打断她和景松的好事,自然十分的不满,因此见到景色和季念没什么好感。

    “哼,景总是我的。”嫩模以为季念和景色也是来找景松潜规则的,再见到景色和季念的容貌之后,一下子产生了危机感,忍不住出声宣告主权。

    “陈小姐,这边请吧。”王秘书赶紧上前,担心嫩模和景色起什么冲突。

    嫩模跺了两下脚,才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随着王秘书进了电梯。

    景松在里边整理好了衣装之后,才出声,让景色和季念进办公室。

    景色走进景松的办公室,嘲讽的看着景松,“景松,你这么快就结束了?老了不中用了?”

    景松嘴角一个抽搐,强行压住内心的崩溃感,他真的想要一巴掌将景色给拍飞。

    “你来找我干嘛。”景松问道,一脸的不欢迎之色。

    景色只当看不见景松的表情,慢慢的上前,摸着景松的办公桌,“这里,曾经是妈咪的办公室吧。”

    景松听闻景色的话,面色一变,这里之前确实是季如夏的办公室,季如夏出事之后,他才搬进了这里。

    “没事干的话,就赶紧离开。”景松不耐烦的催促道。

    景色笑盈盈的坐在了一变的位置上,“景松,你怎么耐心越来越差了,难怪景盛集团在你的手里越变越差,真是可惜了妈咪之前的一番心血。”

    景松最不愿听到的就是诸如此类的话,脸色一变,下意思的举起手,朝景色脸上挥去。

    季念猛地一步,站到景色的面前,冷眼看着景松的,“你敢打一下试试。”

    景松被季念的眼神给吓到了,弱弱的放下手臂,他在季念面前,还真的不敢打景色。

    他从很早以前就怕季念,哪怕到了现在,对于季念心里还是有恐惧感,尤其是不敢对上季念的眼睛,每回对上季念的眼睛,就有种自己心里所想都被季念给猜到了似得。

    “季念,我是你姐夫……”景松压低了声音。

    季念对于景松的这句姐夫并不感冒,她从小到大都没有叫过景松姐夫,从来没有。

    “是我的大姐夫还是二姐夫?”季念淡淡的出声反问。

    景松语塞,他想说,他既是大姐夫也是二姐夫,可是这话,怎么也说不出口,最后,只好一声叹气。

    “景色,我还没有找你,你倒是找上门来了,你说,假钻石的事情,是不是你搞的鬼。”景松不敢对季念说狠话,只好将矛头对准景色。

    “景松,我今天还真就是为了假钻石的事情来找你。”景色轻描淡写的挥开景松的手指,从衣袋里拿出了一张纸巾,擦拭着自己的手指。

    “你承认是你搞的鬼了?”景松脸上隐隐的兴奋之色,只要景色承认,他就能将自己完全摘出去。

    “你哪只耳朵听到我承认了。”景色冲着景松翻了一个白眼。

    在景松又青又白的脸色中,慢吞吞的开口,“原来,年纪大了,不仅持久力下降了,就连耳朵也不怎么中用了。”

    景松脸像个调色盘,不断的变化着,要不是,季念在,他一定要好好的教训这个不孝女。

    “喏,我是为了这个来找你的。”景色从包里边拿出了钻石,放到景松的面前。

    景松一时间搞不懂景色在做什么,又有目的。

    只见景色又从包里边拿出了一张鉴定书还有一张发票,他看清楚了,这发票上边正是景盛珠宝店。

    景松不蠢,很快想到了景色来的用意。

    “你想怎么样。”景松深吸一口气问道,景色来找他证明事情还有商量的余地。

    景盛集团万万受不起打击了,景松小心的看着景色,唯恐景色狮子大开口。

    “那就要看你能有多少诚意了。”景色淡漠的开口。

    “我要先看看钻戒。”景松眼睛一直盯着景色的钻戒,对于景色的钻戒真假,他心中还存着最后一点的希翼。

    景色点头,将钻戒拿给景松,“那你就拿着好好吧,到底是真的还是假。”

    景色说着站起身,趁景松验证钻戒真假的时候,在办公室内慢慢的转着。

    当看到墙上挂着景松季如秋和景知的全家福的时候,景色眼里满是嘲讽。

    景松看了良久,虽然很不想承认,这是假的,可是事实告诉他,这就是假的钻戒。

    “怎么样,是假的吧。”景色说。

    景松挫败的低头,“说吧,你的条件,十倍的价格买回如何?”

    这枚钻戒的售价是五十二万,双倍的价格就是一百四十万,让景松好一阵肉疼,尤其是将钱给景色,越发的不开心。

    “双倍?呵,我想,将这个造假的消息卖给媒体也不只这个价格吧。”景色冷笑。

    “何况,我也不缺钱。”景色从景松的手里拿回钻戒,在手里把玩着。

    “那你,想要怎么样?”景松咬牙问道,“三倍价格够了吗?”

    “景松,我都说了我不缺钱,你这人怎么这么的庸俗,整天想着钱钱的?”景色淡淡的开口。

    景松被景色说的哑口无言,这件事情除了用钱解决,他想不到更好的解决办法。

    “那你,到底想要什么。”景松问,景色不要钱,难不成还想要景盛集团的股份不成?不可能。

    “很简单,我要你执行总裁的位置。”景色指着景松的位置。

    “不可能。”景松下意思的开口否决,看向景色就像看傻子一样,单单凭一颗假的钻戒,就妄想他的位置?真是小丫头没见识。

    气氛尴尬的空气中冻结了几秒,景色噗嗤一声笑出声。

    “景松,你说说你,怎么就这么的不禁逗呢?”景色说。

    景松被景色说的越发的糊涂了,既然景色不要他钱,也无意景盛集团,那到底想要什么?

    “景色。”景松忍不住,怒叫了一声景色。

    景色掏掏耳朵,她知道自己的名字好听,就算是好听,也不用叫唤的这么大声吧。

    “景松,我要你对外宣布,景知和你断绝了父女关系,不是景家的人。”景色说出自己的要求。

    景松立马就开口否定了,“不可能。”

    如果他真答应了景色,季如秋就会马上来和他闹,再说了,现在景知还搭上了风策的总裁,他可是还要仰仗着景知呢。

    断不可能为了一块钻石的事情,就去得罪景知。

    景松的这个反应倒是在景色之外,她以为,景松会很轻易的就答应了这个条件,毕竟只是想外宣布,断绝父女关系而已。

    她可不认为景松会有什么软心肠,会在乎血缘关系一类的,从景松拿景宸的生命威胁她的那日开始,她就已经看透了景松。

    “景松,这件事情对你来说,应该是件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事情了吧。”景色说。

    “哼,景知是我的女儿,我景松岂是那种薄情之人。”景松扬起脑袋。

    景色听了景松的这话,忍不住弯腰呕吐了几声,景松,还真是够不要脸的,这话都说的出来。

    恐怕天底下没有比他还要薄情的人了吧。

    “十倍的价格买回去。”景色知道今日景松是不可能会答应她先前的条件,直接换了一个条件。

    景松的眉头不自觉的皱起来,十倍的价格?是他听错了,还是景色疯了?

    “你怎么不去抢钱。”景松骂道。

    “没办法,当初被赶出家门,身上可是没带一分钱,这些年辛辛苦苦拉扯着小宝长大,实在是穷怕了。”景色耸肩,一脸都是因为你的错的表情。

    景松嘴唇抽搐了几下,在心里直骂娘,是谁说,她不缺钱的???

    再说了,松果宝贝是北冥随风的儿子,他就不信了,北冥随风不给她钱。

    “景松,你倒是爽快点啊,是愿意还是不愿意啊。”景色开口问道。

    “我……”景松犹豫了,现在局面好不容易压下来了一点,若是景色现在爆出这个消息,舆论声又会沸腾起来,再加上还有北冥随风和季念在身后帮景色撑腰,后果不难想象。

    若是从了景色的愿,他肉疼不说,心里还不怎么的爽。

    “我已经约了莫卡少爷见面,我想他对于我的消息应该非常的感兴趣,景松,你倒是给句话啊,如果交易不成的话,可不要耽误我找下一家。”景色焦急的开口。

    “我……”景松脑袋一阵阵的抽痛着,莫卡少爷,怎么连他都出动了。

    “景松,你倒是给句话啊,现在可是好多人把着这把料,景盛集团股东大会在即,我想所有人都十分的看好这次的好戏。”景色笑眯眯的说道。

    “五倍。”景松颤巍巍的开口,就算是五倍他也心疼啊。

    “十倍,不二价,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这就离开。”景色说着就要起身。

    景松急忙开口,“等等万事好商量。”

    “那你倒是痛快一点啊,这么磨磨蹭蹭的像什么样子?”景色说。    “成交,十倍就十倍。”景松清晰的听到了此时此刻自己心脏破碎的声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