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氏集团的季念?你没有听错和说错?”王秘书问道。

    “没有,确实是季氏集团的季念要见总裁。”前台说。

    王秘书赶紧开口,“你让季念小姐上楼,一定要好生招待着,不能出任何的纰漏。”

    王秘书瞬间觉得脑袋都大了,季念怎么会突然来景盛集团,刚刚一嫩模刚进总裁办公室,这这这,这什么事情都撞一起了。

    “两位,这边请。”前台放下电话之后,露出了一抹笑容,将季念和景色往总裁专用电梯上引,刷了电梯卡之后,再退出来。

    王秘书不敢贸然的打扰景松,也存心想看到景松的窘迫之色,所以只在外边轻轻的敲了几下门,见景松没有搭理他,自己跑到了电梯口去等季念。

    “季小姐,这边请。”王秘书将季念牵引到招待室,然后才抬头看向季念。

    当看到季念身边的景色的时候,王秘书错愕的张大了嘴巴,他没有看错吧?他看到了景色。

    “王秘书,好久不见,怎么我长得很吓人吗?”景色笑眯眯的开口。

    眼里缺没有一点的温度,她对于王秘书可是一点好感都没有,她可是记得,当年发生的那些事情王秘书没少掺和在里边。

    “是是是,是好久不见。”王秘书尴尬的开口,额头上隐隐冒出了一些汗水。

    “大小姐,季念小姐,你们这边先坐一下,我给你们倒杯水。”王秘书不敢面对景色的眼睛,低声说道,说完之后,转身就跑。

    “色色,他似乎很怕你。”季念忽然间开口,她刚刚从王秘书的眼里看到了心虚。

    “呵,他当然需要怕我。”景色冷笑。    她还记得五年前,季如夏的车子发生意外的时候,就是王秘书去认的人,那具尸体明明不是季如夏,王秘书偏生要说是季如夏,当初她否认的时候,王秘书打晕了她,还对警察说她是因为情绪波动太大

    。

    “念念,我怕我会忍不住杀了他。”景色颤抖着说道,她到现在也不愿意回忆起五年前疯狂的面貌。

    “色色,放松,现在不是五年前,事情都过去了。”季念抓住景色的手说道。

    “念念,我怕疯子知道我五年前那么可怕的一幕,我真的好怕。”景色委屈的开口。

    在这里看到王秘书的刹那,五年前的记忆又涌了上来,五年前也是在这里,她变成了“疯子。”

    季念皱眉,看向身子微微颤抖着的景色,景色五年前似乎遭遇的并不止查出来的那么简单。

    季念心思一动,用两根手指固定住景色的下巴,看向景色的双眸。

    良久之后才松开景色,景色的面色已经好了许多,季念的额间冒出了许多的汗。

    “两位,请喝茶。”王秘书将两杯茶放到桌子上,遇到景色的时候,稍微的隔开了一些距离。

    “景松人呢,我知道他在办公室里边,叫他出来见我。”景色猛地起身,阴狠的看向王秘书。

    “景总现在,正在办公室有忙,吩咐我好生招待二位,景总一会就出来。”王秘书说。

    景色冷笑一声,伸手一把推开王秘书,“忙?是真的忙,还是心中有鬼,不敢见我啊。”

    “景总是真的在忙,大小姐,您再稍微的坐一会。”王秘书说。

    景色拔腿往景松的办公室方向走去,“我倒想知道,景松在忙些什么。”

    景色走到景松的办公室门前,伸手就去推景松办公室的门,王秘书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眼睁睁的看着景色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里边的两人因为突如其来的声响,被吓到了,抱成了一团。

    景色靠在门上边,这才看清,里边的情景,景松和一女人衣冠不整的抱在一起,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味道,不用想也知道里边发生了什么。

    “啊!景总。”嫩模惊叫一声,使劲的将身子往景松的怀里缩。

    景色这才看清嫩模的脸,她记得这不是前段时间代言景盛集团珠宝的那个嫩模吗?原来是这样子拿到的代言,景色冷笑着。

    景色直接掏出手机,对着面前的情景咔咔咔的连续拍了几张。

    景松一把推开身上的嫩模,看见站在门口的景色,一瞬间什么心情都没了。

    “景色。”景松怒吼一声。

    景色这才收起手机,笑眯眯的开口,“哎呀,真是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景总原来大白天在干这种事情,真不好意思打扰二位了,你们继续,我就不打扰了。”

    景色退出了办公室,顺带帮着景松将门给关上。

    “色色,你早就知道了?”季念忽然间开口问道。

    景色在手机上边划划点点,找出了刚才拍的比较大尺度的照片给季如秋发过去。

    今天还真是来对了,遇上这样的热闹事,就让季如秋和景松着急内讧去吧。

    “景松不见我们两个,除了在做难以启齿的事情,我想不出别的答案”景色说。

    季念若有所思的点头。

    办公室里边,景松看着脸,看着景色离开。

    “景总,人家好难受。”嫩模一个劲的往景松的身上扒拉。

    对于刚才景色进来打扰他们好事的事情,她也很不满,她约了景松许久,塞了好多钱,才有今天见面的机会,就这么被景色给破坏了。

    她可是打听过了,景松的大儿子早就死了,现在只有一个女儿,只要她能生下景家的儿子,从此之后母凭子贵不是难事。

    “滚,别烦我。”景松经过景色那一闹之后,彻底没了兴致,一把推开自己怀里的女人。

    起身穿好衣服,从裤兜里摸出了一张支票,正想丢给嫩模,忽然想起,自己的钱被冻结的事情,要是给了支票最后可就难堪了。

    “你先回去吧。”景松别扭的开口,“新合同,你找个时间过来签了吧。”

    “谢谢景总了。”嫩模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今天过来果然还是有收获的。    嫩模慢慢吞吞的从地上捡起衣服,穿戴整齐,朝着景松抛了一个媚眼。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