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景松脸一黑,他就知道从景色的嘴里听不到什么好话。

    “所以啊,别在我面前提什么父亲,我怕我会忍不住以为我父亲从地底下又蹦跶了出来。”景色还嫌不够,又补充了一句。

    景松捂着胸口,他保证,只要景色再多说一句话,他保准能够被景色给气死,什么叫做从地底下蹦跶出来,他现在还活的好好的。

    “景色,假钻石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景松磨牙,问道。

    景色一愣,假钻石?什么假钻石,她不知道景松在说什么。

    “假钻石?什么意思。”景色开口问道。    “不要装了,除了你还能有谁,景色你还真是黑心肝,为了报复你的父亲,这种事情都做的出来,我从小待你不薄,你就是这样来回馈我的?早知道你现在这么的没良心,当初你生下来的时候,就该将

    你掐死,省的留你现在祸害人。”景松破口大骂。

    景色被景松这么一连串的大骂,骂的有些懵,不过从中也能得出一些消息,那就是景松现在遇到事情了,貌似还挺棘手的,而景松以为,这件事情是她景色做的。

    景色忍不住打断景松,“景松,你先停一下,什么钻石,你先给我解释清楚,我是见你不爽,但是,如果是我景色做的事情我一定会承认,如果不是我做的,你休想让我承认。”

    景松拿过桌子上的茶杯,大口的喝了一口,“呸!这个市现在就你想要报复我,如果不是你还能有谁。”

    景色翻了一个白眼,听景松唠叨还不如自己上网找消息来的快,于是挂了景松的电话。

    打开网页,里边是铺天盖地的消息,景色快速的浏览了一下,原来景盛集团昨天突然曝光贩卖假钻石,假首饰的事情。

    景色肯定,这件事情不是她做的,既然不是她,那又会是谁呢,摸着下巴,将有嫌疑的人一个个的筛选过去。

    还没等景色想清楚,手机又响了,景色一看,还是景松打来的电话。

    “景色,你有能耐冲我下手啊,你别忘了,你也姓景,你就这么想看着景盛集团落败?”刚才景色挂了景松的电话,景松只当景色心虚了。

    “景松,我说过了,是我做的我会承认,很可惜的是他不是我做的。”景色冷笑。

    “景松,你刚才提醒我了,让景盛集团落败不失为一个好办法,都是蛀虫的景盛集团,现在不落败,何日落败。”景色冷哼。

    “景色。”景松咬牙。

    景色掏掏耳朵,将手机离的稍微远了一点,“听到了,景松,你说说我的名字这么的好听,怎么从你嘴里说出来这么的难听呢。”

    景松气急,刚想要大骂出声,景色率先挂了电话,能接景松这么久的电话,还真是给他面子了。

    景色咬着手,半抱着被子歪着脑袋想了一下,又将手机打给季念。

    等到景色起身洗漱好吃完饭,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景色给北冥随风发了一个消息,才下楼。

    季念已经开着车,在楼下等景色,景色看到季念的车之后,直接开门坐了进去。

    “色色,你真的要去找景松?”季念一边发动车子,一边不确定的问道。

    景色点头,“那是自然,景盛集团现在遭遇到这么棘手的事情,这等热闹我怎么能够错过呢。”

    “念念,让你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了吗?”景色问。

    季念点头,从格子里将一个礼品袋拿给景色,“你看看。”

    景色打开礼品袋,里边是一枚戒指,景色将戒指拿出来,在手上把玩了一下。

    “念念,你确定这上边的钻石是假的吗?”景色问道。

    季念肯定的点头,“当然,景盛集团旗下的店铺买的,我特地跑了三家店铺才找到的。”

    “景松也是心大的,现在出了这等的事情,不先赶紧排货,防止再出现问题,反而不知道在想写什么。”景色嘲讽的笑着。

    “幸好他没有想到这一层,不然,哪有接下来的好戏。”季念说。    “说真的,我觉得这件事情是有预谋的,我仔细比对过了,不是专业人士和专业机器,还真分不出这钻石的真假,就像你手上的这一枚,就算是专业的人士来了,也不一定辨识的出来。”季念佩服的开口

    ,她刚刚去买的时候,也差点没有看出来。

    “所以啊,这些事情,还得要你这个牛人出马,念念小爷就喜欢你这样的。”景色嘿嘿一笑,凑过去在季念的脸上亲了一口。

    “少来。”季念虽然嫌弃的表情,但是也没有伸手将脸上的口水印给擦了。

    很快,季念的车就到了景盛集团的门口,景色将钻戒和发票证书一类装进自己的包里边。

    “哎,物是人非啊。”景色看着面前的景盛大楼,感叹着开口。

    “走吧,周一之后,又会重新落到你们的心里。”季念到没有什么感触,她也不是第一次来景盛集团,不过上一次来,还是跟着季如夏来的。

    想到季如夏,季念的眼中一抹黯然,不知道,有生之年还能不能见到季如夏。

    “走吧。”景色拉着季念的手,朝里边走去。

    刚走进里边,就被前台给拦住了,“两位小姐,请问你们找谁,有没有预约。”

    前台盯着季念的脸,觉得异常的熟悉,可是又说不出来哪里,就好像,在哪里见到过季念似得。

    “我们找景松,预约?你直接打电话给他,就说是季氏集团的季念找他。”景色说。

    前台的表情从微笑,变得错愕,她没有听错吧,季氏集团的大小姐???

    她想起来了,她就说怎么那么的眼熟,原来面前的这个女子是季氏集团的大小姐季念,另一个则是季家的表小姐景色。

    这两尊大神怎么来了?前台心中万千的疑惑着,也不敢耽搁,赶紧拿了电话,拨通了秘书室。

    “王秘书,季氏集团的季念小姐找总裁,见还是不见?”前台问道。    王秘书猛地起身。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