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样子的话,形式就有利于景宸兄妹,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你想办法,将这件事情给我瞒下来,至少周一股东大会之前绝对不能泄露出来。”季如秋说。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还有监察部部长的夫人不是你情人吗?你想办法搞定。”季如秋说。

    “好,我想办法。”质检部开口。

    季如秋挂了电话之后,在外边吹了一会冷风,然后才推门进去,景松半坐在床上吸着烟,看到季如秋进来,连忙问道,“如秋,情况怎么样。”

    季如秋点头,“放心吧,明天应该不会出事,怎么也得等周一的股东大会过去再说。”

    景松松了一口气,能瞒一天是一天,他忽然想到什么,猛地看向季如秋,“风策现在投资我们景盛集团,这件事情,也绝对不能让风策的人知道。”

    季如秋掀开床上的另一边被子,听了景松的话点头,“放心吧。”

    景松经过刚才的事情,早已经没了欢好的心思,掐灭了手中的香烟,“睡吧,明天……可能还有麻烦的事情。”

    季如秋也叹了一口气,是啊,明天是个什么情况还不知道。

    另一边,景宅……

    景宸冷笑着关了手中的电脑,景松想要瞒住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张助理,明天我在网络上,要看到关于景盛集团负面新闻。”景宸拿过手机,对张助理吩咐了几句,就关了手机,放到一边。

    端起书桌上看的咖啡,抿了一口,站在窗边,看着天上的星空。

    没有西米在,这夜似乎也长了一点。

    第二天,市的新闻报纸上头条就是关于景盛集团卖出了假钻石的事情。

    景松一大早就到了集团,在办公室里边发着大火。

    “你是怎么办事的,不是让你瞒住消息,不准让媒体播报出来吗?”景松看完了手中报纸上所写的内容,将报纸丢到了王秘书的身上。

    “景总,我已经尽力了,昨晚也将您的话,吩咐到了,他们也答应了,这今早怎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我也不太了解。”王秘书解释道。

    景松气呼呼的解开了衬衫的扣子,将领带往下边扯了一些,指着王秘书喊道,“公司的公关呢,马上将这件事情给我处理了,还有将质检部的部长给我叫过来。”

    王秘书点头,“集团的公关已经在处理这件事情,尽量将损失减到最少。”

    景松挥手,让王秘书出去,脑袋一阵阵的抽痛着。

    质检部的部长得了消息很快就走了进来,低着脑袋喊了一声总裁。

    “你是怎么办事情的,出了这样的一个情况。”景松劈头盖脸的骂道。

    质检部长喏喏的说道,“景总,我保证,钻石是真的不会出假。”

    “保证,你保证有什么用,现在已经出了这样一个状况。”景松满脸怒气。

    “景总,我想问,我们景盛集团,最近是不是出现了什么想要对付我们集团的人,会不会是他们搞的鬼。”质检部长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景松。

    景松一听,走动的脚步停了下来,表情变的凝重,质检部长倒是提醒他了,事情不会这么的巧合,不是巧合的话,那就是有人故意为之。

    而且,还这么巧合的在周一股东大会之前,出了这样的事情,景松深吸一口气。

    脑中一个人的人脸浮现了出来,景色一定是她,除了她不会再也别人。

    “嘭!”景松烦躁的一拳打在了桌子上,逆女,生下来就该掐死。

    “景总,下边媒体想要采访您。”王秘书着急的推门进来,对景松说。

    “不见。”景松说。

    “景总,今天陆续有顾客举报在我们集团旗下的店里边买到了假的首饰。”王秘书又扔下了一个炸弹。

    “你说什么。”景松瞪大了眼睛,挥开手边的茶杯。

    王秘书说,“景总,您还是下去见见媒体吧。”

    景松深吸了一口气,“王秘书,你去告诉媒体,周一股东大会之后我会举办一个媒体见面会,到时候会解释。”

    “好。”王秘书点头。

    景松深吸一口气,走到窗边,“你先出去吧,这里的事情我会看着处理。”

    质检部长巴不得景松现在立马叫他出去,听到景松的话之后,急忙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景松站在窗边又站了一会,拿过桌子上的手机,拨下了一个烂熟于心的号码。

    而手机的主人现在还在呼呼大睡。

    昨晚北冥随风折腾景色是折腾的狠了一些,导致都这个点了,景色还抱着被子睡的正熟。

    听到手机振动的时候,景色模模糊糊的醒来,从被子中伸出了一只手,在床边胡乱的摸了两下,没有摸到手机。

    “疯子,电话。”景色被手机的声音吵得心烦,朝身边推了一下。

    没有触及到身边的柔软,只感受到了一阵冰冷,景色幽幽的睁开眼睛,发现身边已经空了,北冥随风也不知道去哪了。

    景色哀嚎一声,扶着快要断了的小腰起身趴到一边去,拿过床头柜上边的手机。

    当看到陌生号码的时候,景色撇嘴,也不知道是谁,大清早的就来惹人清梦。

    “喂,哪位。”景色慵懒的出声。

    “景色,是我。”景松低沉着声音说道。

    景色半眯着的眼睛瞬间清明,这个声音?景松?

    “景色,你有空没有,我想找你出来谈一谈。”景松说。

    景色沉默,眼中划过嘲讽的眼神,景松要找她谈谈?不知道在心里又在憋着什么坏?

    “没空。”景色懒洋洋的开口,股东大会之前,她半点都不想看到景松,和景松谈谈,想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景松深吸一口气,本就猜到的答案,不知为何从景色嘴里说出来,还是觉得很不舒服,就好像自己的棋子摆脱了自己的控制。

    “景色,我是你父亲。”景松额头上边的青筋隐隐的跳动着。    景色趴在床上,语气没有任何的起伏,“是吗?我以为我的父亲早就死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