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叫不叫。”北冥随风挑眉看向景色,加重力道。

    景色闷哼一声,死咬着牙关,就是不想随了北冥随风的愿,不愿意叫出声。

    北冥随风也不急,夜还长着,他最不缺的就是耐心,于是北冥随风慢慢的在景色的身上游走着。

    最后,景色实在受不了,哭喊着开口,“师傅师傅师傅。”

    北冥随风满意的听着景色叫他师傅,在景色的下巴处轻轻的刮了一下,“小徒弟,师傅再教你几招。”

    景色这下子彻底躺在原地翻了一个白眼,她想,她算是开启了北冥随风的某种恶趣味,得了,今天晚上算是不用睡了。

    在北冥随风拉着景色努力造人的时候,景盛也拉着季如秋做了某种活动。

    当兴致正起的时候,一个电话,打断了两人。

    “唔,松哥,要不要先接电话?”季如秋推了一把景松,看向不远处的手机。

    手机正孤零零的躺在地上,响个不停。

    景松只是随意看了一眼手机,就不在乎手机,继续努力的运动着。

    季如秋在景松猛烈的攻势下,很快就将手机抛之脑后,和景松一起沉沉浮浮。

    很快,手机又响了起来,季如秋又推了一把景松,“松哥,说不好有要紧的事情,我看啊,还是先接了电话吧。”

    景松烦躁的抬起头,随意的抓了两把头发,就这么下床捡起了手机。

    当看到上边的来电显示的时候,脸上一闪而过的怒意。

    “喂,有事赶紧说。”景松气愤的开口,打过来的正好是王秘书,要是王秘书没有重要的事情找他,他一定要给王秘书好看。

    王秘书跟在景松的身后多久了,对于景松的语气一听,差不多就了解到了,景松现在正在干嘛。

    嘲讽的想着,景盛集团马上就要完了,而他现在还在温柔乡里边,真是活该的紧。

    “景总,不好了集团出事了。”王秘书收起内心的复杂,焦急的开口。

    景松猛地瞪大双眼,紧紧的抓着手机,“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集团出了什么事情。”

    “全段时间卖出去的首饰,被举报里边含有假钻石。”王秘书说。

    景松大吼,“假钻石?这怎么可能,你查清没有,事情怎么一回事,质检部那群人吃什么的,这么大的事情检查不出来?”

    被举报出景盛集团出了假钻石一事,对于景盛集团的名声并不好,更何况现在景盛集团岌岌可危。

    马上就要到股东大会了,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情况对他很不利,说不好,他的位置也很难保住,这样想着景松额头上边冒出了几滴汗水。

    “事情我查了,是真的,可能是质检部那边查漏了,确实我们公司卖出了假钻石。”王秘书说。

    景松脑袋一阵阵的发晕,真的是假钻石,真的是假钻石,怎么办,这一切该怎么办,景松头大的想着。

    “赶紧将这个消息瞒住,不能让任何一家媒体知道,还有买了假钻石的那个顾客,我们私下里协商,绝对不能让这件事情走漏风声。”景松说。

    王秘书有些犹豫的开口,“景总,事情恐怕瞒不住了,顾客已经举报了,明天监察部的就会来了,还有媒体也知道了。”    景松脚下一软,直接坐在了床边上,“你再去联系,不管怎么样都好,一定要将这个消息给我瞒住,不能让外人知道,造成我们公司名誉损失,还有至于知道的那几家媒体,给点钱,塞住找找关系,实

    在不行的话,就买下来。”

    “好,这就去办。”王秘书得了景松的命令之后,直接挂了电话,打电话给监察部。

    景松手里拿着手机,呆呆的坐在床边,眼神空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季如秋从景松和王秘书的对话里,差不多就了解到了事情的情况,起身床上浴袍,走到景松的面前。

    “松哥,你先别急,现在还有办法。”季如秋安慰着开口。

    “办法,什么办法?”景松眼神一亮,焦急的抓着季如秋的手。

    由于力道过重,季如秋的不自觉的皱起眉头,挣脱开景松的手。    “松哥,现在是晚上,消息传播的没有这么快,我和监察部部长的夫人熟悉,可以帮帮忙,还有媒体那边知道的也不多,时间还来得及,明天我们再找买到假首饰的顾客,将问题私下里解决了。”季如秋

    说。

    景松眼睛亮了一下,“那就按你说的办。”

    “真是该死的,这不知道质检部的那帮人干什么用的,居然假钻石都没有发现,等我明天,看我不抄了他们。”景松怒气冲冲的开口。

    “松哥,你别太火大了,伤身。”季如秋柔柔的说道。

    景松心中一阵感动,拉过季如秋的手,“如秋啊,这一次就要辛苦你了。”

    季如秋轻笑,“松哥,我们是夫妻,你的事情,不就是我的事情,好了,你先睡吧,我打电话给监察部部长夫人。”

    景松点头,季如秋拿了手机走出了阳台,走出阳台的那刻,眼神就变了。

    “喂,假钻石的事情,怎么回事?不是让你们现在不要乱来吗?”季如秋直接开口责问。

    “夫人,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事情,明明检查的时候,还是真品,怎么就变假的了,我现在也在查。”质检部经理委屈的开口。

    季如秋眼神一暗,不是她的人,那会是谁?是冲着她来的还是景松来的?

    “夫人,我看事情也藏不了多久了,要不直接将一切事情都推到景松的头上吧。”质检部经理开口。

    “不行,现在情况不一样,周一就是股东大会,在此之前,景盛集团绝对不能出什么大的乱子。”季如秋伸手揉了一下太阳穴。

    “夫人,这次是难得的好机会,正好名正言顺的将真钻石替换了。”质检部经理继续劝道。    “不行,现在景盛集团只要出了负面新闻,矛头就是对准景松,景松在股东大会上边支持率就低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