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北冥随风直接将景色塞上车,一路飞快的开回了自己的家。

    景色犹豫的看着北冥随风,“疯子,我们不回北冥本家吗?松果宝贝还在那里。”

    北冥随风摇头,“松果宝贝有长老会的人守着,还有袁青,我想他们并不希望我们去跟他们抢松果宝贝的注意力。”

    景色有些哀怨,貌似有一个众人都喜爱的儿子也有一个不好的地方。

    “色色,我觉得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我们赶紧给松果宝贝生个妹妹。”北冥随风说。

    景色有些羞涩,她也想啊,但是……他们一直没有做措施,可是就是没有怀上啊。

    “色色,我们抓紧时间,书上说了,二胎和一胎相差的岁数最好不要太大,现在和松果宝贝差的这个年龄刚刚好。”北冥随风说。

    景色点头,她也认为,两个孩子之间岁数差不应该太大,要是差的太大,容易没有共同话题。

    北冥随风伸手解开安全带,下了车,直接抱着景色上了楼。

    景色吓了一跳,急忙开口,“疯子,你快放我下来,要是让外人看到了,会笑话的。”

    北冥随风低头在景色的唇上边咬了一口,“色色,没有人会看到,放心吧,再说了,我抱自己的老婆怎么了。”

    景色懊恼,干脆将脑袋埋在了北冥随风的胸前,她怎么觉得北冥随风急着回来,不是想要休息,而是某种虫子又上脑了。

    果然,北冥随风进了屋子之后,直接用脚提上了房门,一路将景色抱进了卧室里边,将景色放在了床上。

    “疯子,你不是说明天还要上班累了吗?既然累了的话,那就赶紧休息吧。”景色讪讪的笑着。

    北冥随风不急不慢的在景色的上方,伸手解开身上的纽扣。

    “色色,刚刚在旋风,你好像很想看陈安生的身材。”北冥随风轻描淡写的开口。

    景色用手肘撑起身子,摇头,“没有,疯子,你想多了,我眼里只有你,别的男人放在我面前也不会多看一眼。”

    “真的?”北冥随风狐疑的看着景色。

    景色死命的点头,“当然,我发四。”

    她要是现在敢承认,敢说自己对看陈安生的身材有那么点的念头,估计,明天一天都下不了床。

    “疯子,你明天还要上班,还是赶紧上床睡吧,我去看看微博。”景色笑了两下,一个转身,准备朝地上而去。

    北冥随风一个半压,压在了景色的腿上,“色色,长夜漫漫一个人孤枕难眠。”

    “色色,你觉得我身材怎么样?”北冥随风忽然开口问道。

    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直接丢到地上,邪魅的看着景色。

    景色吞咽了几口口水,她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不得不承认,北冥随风的身材真的不要太好。

    真正的脱衣有肉,穿衣显瘦,估摸着就是她书里写的那些男主,都没有北冥随风完美。

    “很棒,太棒了。”景色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朝北冥随风的小腹摸去。

    “那,你觉得和陈安生比起来,谁会更好呢。”北冥随风低沉着嗓音,诱哄着开口。

    景色握起拳头,愤愤的挥了两下,“当然,是你的更好,不用看都知道。”

    “那,和你的男主比起来呢。”北冥随风顺手摸上景色的下巴,魅惑的看着景色。

    “你。”景色毫不犹豫的开口。

    北冥随风轻笑一声,在景色的鼻子上轻轻的刮了一下,“撒谎。”

    “唔,没有。”景色摇头,否认北冥随风的话。

    “色色,那你想不想睡我?”北冥随风半压在景色的身上,低声说道。

    景色紧张的抓着身下的床单,明明和北冥随风滚了无数回,但是,她还是抵挡不住北冥随风的美颜,尤其是现在这样的北冥随风。

    “想。”景色重重的点下了脑袋。

    就北冥随风现在这样的,不要说她一个女人了,就是一个男人恐怕看了也会心动不已吧。

    身为一个男人,能将妖和魅发挥到极致的,真的不多了。

    北冥随风勾唇,在景色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将薄唇朝景色的唇上压过去。

    开始攻城掠地,压着景色的后脑勺,不断的加深这个吻。

    一直到景色觉得她要缺氧的时候,才松开景色,景色不断的喘着气。

    “色色,你知道你现在有多美吗?”北冥随风眸色不断的加深,沙哑着开口。

    一头长发凌乱的披在床上,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殷红的小嘴微微的肿着,一副任人蹂躏的模样,胸前大片的春光。

    北冥随风喉结动了一下,直接俯身上去,牙齿在景色的脖子处,慢慢的嘶哑着。

    “色色,你最爱的人是谁?”北冥随风开口问道。

    “松果宝贝。”景色脑一抽,下意识的吐出松果宝贝的名字。

    北冥随风眼中一闪而过的薄怒,他很不喜欢,此时此刻在自己深爱着的女人的嘴里,冒出别的男人的名字,哪怕那个人是他的儿子。

    “你说什么。”北冥随风加深了力度,在景色洁白的锁骨处留下了一个个的红印子。

    “呜呜呜呜,是你是你好了吧。”景色委屈的开口。

    松果宝贝是你儿子呀,怎么连自己儿子的醋都要吃,景色无奈。

    北冥随风闷哼一声,“我是谁?”

    “北冥随风,我的疯子。”景色哭着说道,北冥随风这样子太折磨人了。

    北冥随风听到疯子之后,再也忍不住,分开景色的腿,挺身而入,满意的听到了景色的一声闷哼。

    “呜呜呜呜,你是个坏人。”景色紧紧的抓着北冥随风的肩膀,委屈的开口。

    “嗯。”

    “呜呜呜呜,我好累。”景色哭。

    “马上。”

    骗子,骗子,骗子,两小时前你就说马上了,到现在还在上说马上。

    景色咬着被子,唔咽着出声。

    “色色,叫我师傅。”北冥随风忽然停下了动作,想起了在旱冰场的一个梗,居高临下的看着景色。    景色昏昏沉沉的脑子瞬间清醒过来,支支吾吾的看着北冥随风。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