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北冥随风一边摸着牌,一边看着陈安生冷笑,这一回,他要让陈安生输到裤衩子都没了。

    于是接下来在打牌的时候,北冥随风遇到景色就放,遇到陈安生一路追杀。

    “赢了,莫卡先生脱吧。”北冥随风笑着仰着下巴,看着陈安生,将面前的麻将一推。

    陈安生点头,站起身,愿赌服输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景色两眼发光的看着陈安生,看平日里陈安生穿西装的样子,这身材一定是有料的。

    司特助虚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幸好,总裁不顺眼的是陈安生,不然……这脱衣服的就是他了。

    陈安生在三人炯炯有神的目光下,伸出了一只手,将上边的腕表摘了下来。

    “北冥总裁,我这应该不算是犯规吧。”陈安生笑问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不置可否的冷哼了一声,“继续。”

    他就不信,陈安生还有手表可摘,北冥随风的冷笑一声。

    陈安生在遇到景色的时候主动放了牌,在北冥随风和陈安生的有意谦让之下,景色很快就赢了第二局的胜利。

    “色色,你说让谁脱衣服好呢?”北冥随风似笑非笑大的看着景色。

    景色暗自吞咽了一下口水,脑补了一下北冥随风脱衣服的画面,随即摇头,疯子的身材她晚上一个人看就好了,没必要让外人看了去。

    至于陈安生……怎么说也是朋友,人家还是初次到市来玩,这么欺负人家也不好,这么看来,也就只剩下一人了。

    景色目光朝司特助看去,司特助脊背一凉,夫人这不是要他脱衣服吧???

    司特助欲哭无泪,他可没有腕表可以摘啊,今天上班的时候,不小心将腕表摔坏了,就摘下来放在车子里了。

    “司特助,真不是不好意思了,麻烦你脱一下了。”景色耸肩。

    司特助颤巍巍的伸出双手,摸上自己外套的扣子,在碰到领带的时候,灵机一动。

    手一翻转,直接伸手解下了领带,“风少,这领带也算是服装的一种。”

    北冥随风淡淡的看了一眼司特助,算是默认了司特助的话。

    第三局很快就开始了,司特助懂了一个道理,景色赢,哭的是他,北冥随风赢哭的是陈安生,陈安生赢,北冥随风对付的还是他。

    所以,他唯一能够明哲保身的办法就是尽全力助北冥随风赢得胜利。

    身为一个外国人,陈安生麻将打成这样已经是很厉害了,要是遇到的是其他人,他就是妥妥的赢,可惜,他遇到的不是其他人,而是逆天的北冥随风,所以只有被虐的份。

    第三局,北冥随风赢的毫无悬念。

    “脱吧,莫卡先生。”北冥随风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调整了一下坐姿冷笑着看着陈安生的笑话。

    陈安生也不扭捏,直接伸出纤细如玉的手,慢慢的解开衬衣的扣子。

    刚将领子拉开,北冥随风就伸手捂住了景色的眼睛。

    “唔,疯子,你这是干嘛呀快放开,我想看看。”景色嘟囔了一句。

    北冥随风在景色的耳边轻声说,“别的男人身上有什么可看的,当然是晚上回家,我让你看。”

    景色的脸不自觉的红了一层。

    司特助看了一眼陈安生的身材,暗自点头,瞧着那腹肌怎么说也有八块了吧,看着挺文弱,这身侧还真不错。

    “继续。”陈安生也不羞涩,大方的将衬衫丢在了一遍,开口说道。

    北冥随风点头,松开景色,重新坐回了位置上。

    景色的目光原先一直在麻将上边,却总是会不自觉的往陈安生的方向移过去。

    即将视线要触及到陈安生的时候,北冥随风不轻不重的轻声咳嗽了一下。

    景色心中一抖,赶紧收回目光,老老实实的看着面前的牌。

    “不好意思,莫卡先生,你又输了。”北冥随风笑道。

    陈安生淡定的点头,淡定的起身,将手放在了皮带上边。

    景色虽然目光没有看过去,但是听到陈安生解皮带的声音,脑中瞬间又冒出了好几副画面。

    平日里,她写的时候,没少美男。

    北冥随风等到陈安生解开皮带的时候,直接起身挡在了景色的面前,“色色,我们回去吧。”

    景色诧异的抬头,“啊?”

    就这么回去?不是说,要玩一整晚的吗?

    “我累了,要回去休息,明天还要上班。”北冥随风简洁的开口。

    景色立马心疼的看着北冥随风,北冥随风每天上班已经上的够累了,哎。

    “行吧,那我们回去吧。”景色顺从的起身。

    “那今晚就先到这里,结束吧。”陈安生知道自己晚上是赢不过北冥随风了,便顺从的开口。

    “不是你到这里结束,而是我们到这里结束。”北冥随风看向陈安生。

    陈安生疑惑的看着北冥随风,不知道他说的这是什么意思。

    这时,从门外走进了陈耀华和白子枫,“莫卡先生,别急着走啊,我们接着玩下半场。”

    北冥随风早在开始打牌的时候,就通知了陈耀华和白子枫,让他们两个过来。

    白子枫正好新城区开发的事情,需要找陈安生,于是便拉了陈耀华一起过来。

    “白市长。”陈安生见过白子枫,还没有见过陈耀华。

    “莫卡先生,既然来了,就别这么的急着走,我也许久没有玩过麻将了,不知道莫卡先生愿不愿意赏脸。”白子枫堵在陈安生的面前。

    “下次吧,今晚我想不必了。”陈安生微笑着开口。

    白子枫也不急,坐到了一边,“我正好想趁今晚和莫卡先生谈谈投标的事情。”

    陈安生眸色微微发生变化,这也是他本次来国的一大目的,若是能私下谈好自然是好的。

    “那,就谈谈吧。”既然白子枫主动送上了门,他也想知道,白子枫是怎么想的。

    “小白,耀华,你们好好玩,我先走了。”北冥随风冲着白子枫和陈耀华打了一声招呼。    “随风,景色,你们慢走,这里就交给我们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