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疯子。”景色失控的喊出声。

    司特助原本坐在休息的位置上,见此,慌张的起身,想要去追北冥随风。

    后边来不及减速的人,直接撞上了北冥随风,北冥随风倒下去的一刹那,抓紧那人的手臂,将他给按在了身下,那人于是就悲剧的当了北冥随风的垫背。

    “疯子,你没事吧。”景色慌张的滑到北冥随风的面前,两只大眼睛满是焦急之色。

    “没事没事,没事了。”北冥随风借着景色的手急忙起身,安抚着景色。

    “你怎么回事啊,会不会溜冰啊,不会溜还溜的那么快?”景色紧紧的牵着北冥随风,火大的看着依旧躺在地上的男生。

    景色这才看清这个男生的面目,不大的年纪,十七八岁的样子,染着一头的红发,长得倒是清秀的。

    他正躺在地上哼哼唧唧,估计是北冥随风的那一下子,手肘撞到了地上。

    “喂,你没事吧。”景色蹲下身子,伸手戳了一下男生。

    男生像是触电了一样,睁开眼睛,弹坐起来,景色被男生吓了一跳,急急的起身。

    “没事,对不起。”男生站起身,一只手捂着手上的袖子,对北冥随风和景色鞠了个躬。

    男生直起身子后迟疑了一下,又对北冥随风很轻的说了一声谢谢。

    刚才要不是北冥随风及时拉住了他,他就朝那边的栏杆撞过去了,怎么也会比现在伤的要重一些。

    北冥随风淡淡的点头,他帮男生也只是顺手而已,没想到吓坏了小女人。

    男生离开后,北冥随风安慰的将景色压进自己的怀里,吐出了胸中的一口浊气。

    “疯子,你刚刚真的吓到我了,真的没事吗?”景色不放心的开口问道。

    北冥随风点头,“没事,一点事情都没有,放心吧。”

    “疯子,我们回去吧。”景色闷闷的开口,如果不是她闹着要来玩,北冥随风刚才也不会遇到这么危险的时刻。

    “色色,你不是想要玩吗?那就继续吧。”北冥随风宠溺的开口。

    难得能让景色玩的这么开心,再多待一会也无妨。

    景色摇头,“不玩了,我们还是回去吧。”

    北冥随风知道景色刚才是吓到了,于是拉着景色坐到休息去,司特助很有眼力劲的急忙送上了一**水。

    “疯子,我们回去吧。”景色接过司特助手中的水,喝了几口,重新还给司特助,然后抬头看向景色。

    北冥随风刚想说好,余光瞥见不远处正过来的陈安生,好字在舌尖上转了一下,又咽了回去。

    “难得今晚莫卡少爷在,当然要玩的尽兴,不如一起去玩麻将吧。”北冥随风提议。

    在旱冰上边跌了份,怎么也得从另外的地方找回面子。

    景色一听,无语了,陈安生在国外长大,对于麻将能认识这两个字就不错了,现在还让他来往?她好想知道,疯子是怎么想的,这不是存心欺负人家吗?

    “怎么样,莫卡先生,敢不敢来。”北冥随风挑衅的看着陈安生。

    陈安生轻笑,麻将而已,他有什么不敢的,“来,没什么不敢的。”

    北冥随风点头,“你就好,楼上就有棋牌室,我们上去吧。”

    景色趁陈安生换鞋子时间,对北冥随风说,“疯子,你真的要和他玩麻将?”

    北冥随风点头,“当然是真的,难不成还说着玩玩啊。”

    北冥随风见景色还皱着眉头,催促道,“色色,别那么麻烦了,你还是赶紧换鞋子吧,今天晚上好好的玩,后天就是周一了,晚上就潇洒一下。”

    景色点头,既然这样的话,那就祝陈安生好运了。

    刚好四个人,刚好凑成了一桌子的麻将,北冥随风可没有想着陈安生和景色能和他来麻将。

    “司特助,去教教莫卡先生怎么玩的麻将。”北冥随风说着目光看了一眼司特助。

    司特助急忙点头,“是的是的,风少我这教一下,莫卡先生一定会玩的。”

    “不用了,我不好意思,这麻将我刚还是会玩的,不需要教我。”陈安生摇头,拒绝了司特助和北冥随风的好意。

    既然被陈安生给拒绝了,北冥随风也不恼怒,他倒是想要看看,陈安生的这张嘴,倒是有多厉害,一个外国人,会麻将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棋桌上,北冥随风的优势就显现了出来,遇上陈安生,那是毫不犹豫的杀,遇上司特助,继续开路,只有遇上景色的时候,会稍微的仁慈一点。

    景色有些崇拜的看着陈安生,她以为,会麻将已经是极限了,没想到打的还挺不错?

    “那,北冥总裁,想要怎么玩?”陈安生将面前的麻将一下子全部推倒,然后慵懒的靠在沙发上边,淡淡的看着北冥随风。

    不管北冥随风的花样是什么,他都奉陪到底,让景色看看,其实她男人并没有这么的全能。

    “不管玩什么,总要来些赌注才好玩,不然玩起来多么的没有趣味。”北冥随风说。

    景色一听,赶紧拉了一下北冥随风的裤子,用眼神示意北冥随风不要太过分,要知道陈安生身为外国人,会麻将已经很了不起了。

    北冥随风拍着景色的手,朝陈安生勾嘴笑了一下,“不知道,莫卡先生敢不敢?”

    “北冥总裁都提出来了,我自然是奉陪到底。”陈安生冷笑。

    司特助夹在中间,忽然感受到了一阵亚历山大,他不敢赢总裁啊啊啊啊啊啊!所以说,最后受伤的只会是他吗?

    司特助欲哭无泪的看着北冥随风。

    “这样吧,也不玩钱,我们都不差钱。输一回,就脱一件衣服如何?”北冥随风笑。

    陈安生摸着小巴,这个主意貌似不错,“好,我答应了。”

    司特助在一边委屈的看着北冥随风,他倒是和陈安生约好了,有没有想过,还有他这个无辜的人啊,他不敢赢总裁,也不敢赢景色,所以输的就是他了?    总裁啊,你果然天生是来坑员工的,司特助闷闷的想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