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景色交代完之后,直接飞快的朝前方滑过去。

    陈安生的眼里只有灵动的景色,自然不会去关注北冥随风,冽了眼眸,脚步一动,直接追赶上景色。

    司特助小心翼翼的看向北冥随风,“总裁,我们需不需休息一下?”

    北冥随风瞥了一眼司特助,扶着旁边的护栏一点点的挪动着。

    于是旱冰场出现了这样子的情景,一俊男和一美女在旱冰场你追我赶一副恩爱的模样,护栏边上一俊男在小心翼翼的滑动,身边另一俊俏的男子护在他的周围,唯恐他摔倒。

    两幅画面同样的美,旱冰场上的人不自觉的停下了滑动的脚步,看向这两幅画面。

    “风少,您小心一点。”司特助眼见北冥随风要摔倒了,惊呼着开口。

    司特助的声音不算小,突然间这么一喊,在旱冰场挺刺耳的,就算是有音乐也挡不住司特助的声音。

    北冥随风额头上的青筋跳动了几下,脸上隐隐的怒意。

    “司特助,你给我闭嘴。”北冥随风咬牙开口,看了周围人偷笑着的脸色,脸上的阴霾越发的重了。

    浑身不断散发着冷气,他发誓,要不是现在还有需要司特助的地方,一定要将司特助剥皮拆骨扔到原始的地方去。

    “是是是。”司特助浑身打了一个哆嗦,急忙闭上嘴巴,用可怜的目光看着北冥随风。

    可惜司特助不是景色,再可怜的目光也换不来北冥随风的怜悯。

    北冥随风直起身子,看向飞快滑动着的景色,眼神有着淡淡的宠溺,当看到陈安生的时候,面色又冷了下来。

    景色许久没有玩的这么痛快了,一连滑了三四圈才停下来,陈安生鼓着手掌走到景色的面前。

    “景色,你的溜冰技术真不错。”陈安生夸赞道。

    景色骄傲的抬头,那是的,“现在不行了,以前更加的厉害,记得那时候还能倒退来着,现在不行了。”

    “景色,我教你倒退?”陈安生笑着问。

    景色点头,“好啊。”

    突然间又想到了不远处的北冥随风,景色回头看去,果然看见北冥随风一脸阴霾的看着自己而司特助则在一边苦兮兮的模样。

    景色偷笑一声,对陈安生说,“还是不了,你先玩吧,我去找疯子。”

    景色说完毫不留恋的转身,朝北冥随风的方向滑过去。

    陈安生紧绷着身子,将手握成了拳头,不满的看着景色和北冥随风亲昵的模样,知道自己此刻上前也没用,干脆别开目光,快速的滑动着。

    “疯子,我教你,将手给我。”景色憋住笑,将手伸给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傲娇的看了一眼景色,似乎不情愿的模样,景色挑眉,“不愿意?那我走了,你继续和司特助在这里吧。”

    司特助急忙摇头,连忙叫住景色,“夫人,我教不好风少,还是你来吧。”

    北冥随风轻咳一声,将手放到了景色的手里。

    “疯子,你先放松身体,轻轻的将左脚往前滑动一下,然后右脚。”景色说道。

    北冥随风顺着景色的话,迈动左脚。

    “哎哎哎,不对,是让你滑,不是走。”景色急忙开口。

    “哦。”北冥随风尝试性的滑动了一下,结果没有把握好动作,往后仰了一下,景色急忙抓住北冥随风。

    “疯子,你太可爱了。”景色哈哈大笑出声。

    北冥随风脸上一闪而过的恼怒,他就不信了,他会连这么简单的动作都学不会?

    “疯子,你再试试。”景色笑够了之后,收起笑容。

    北冥随风抿着嘴,再次尝试了一下,这一次对比上一次来说好了许多,北冥随风呼出一口气。

    景色鼓励道,“加油,再继续,你现在很棒了。”

    北冥随风随着景色的节奏尝试了一下,确实比开始的好上许多,景色干脆松手,滑到北冥随风的一边。

    北冥随风慢悠悠的滑动着,景色则陪在北冥随风的身边。

    陈安生刚好经过这里,冲着北冥随风轻谬的笑了一下,“北冥总裁,你这体质不行啊。”

    北冥随风脸上一黑,还没来得及出声,陈安生已经滑到了很远的地方。

    又过了一会,北冥随风稍微的能加了一些速度,景色跟在身后,陡然生出了一股自豪感。

    不愧是她教出来的徒弟。

    景色眼珠一转,滑到北冥随风的身边,“疯子,下次我们带上松果宝贝一起来,他旱冰滑的也不错。”

    北冥随风身子一顿,这一时就是一家子里边,就他比较差?一向好胜的北冥随风自然不能容许这样的情况存在。

    “色色,下次度假,我们带上松果宝贝去雪山滑雪吧。”北冥随风说。

    旱冰不是他的强项,这滑雪可就是他的专场了。

    景色不疑有他,点头,“好啊,我也挺想去滑雪的,松果宝贝前段时间就在念叨了。”

    “疯子,你看你现在会了吧,我这个师傅还是不错的吧,快叫一声师傅来听听。”景色一脸调侃的开口。

    北冥随风挑眉,忽然间转身,高大的身子包裹着景色,低下头弯腰看着景色,伸手挑起她的下巴,“色色,这个场合叫师傅不太好。”

    景色纳闷的看着北冥随风,不就是一声师傅吗?怎么还要分场合。

    北冥随风说完之后,就转身松开了景色的手,景色依旧一脸疑惑的看着北冥随风的背影。

    忽然间,脑中一道灵光闪过,景色的脸白了黑了青了红了紫了。

    mmmmmm……在某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夜晚,北冥随风硬拉着景色玩某些少儿不宜的东西,里边就有那个场景………

    “北冥随风。”景色咬牙,怒视着北冥随风的背影。

    真是的,思想就不能稍微的纯洁一点吗?景色叹息一声,追上北冥随风的速度。

    “小心,快让开。”后边突然有人大声的开口喊道。

    景色急忙朝身后看去,就看见后边有人,像是失控了一样冲过来,已经连累的好几人摔倒在了地上。    景色看了一眼,马上就要撞到了北冥随风。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