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一起去吧。”陈安生从中插了一句话。

    北冥随风咬牙,“那就去吧。”

    景色露出一个笑容,在北冥随风的脸上掐了一把,“去就好。”

    北冥随风在陈安生的目光中,半抱着景色上了车子,司特助无故的打了一个寒掺,他貌似从总裁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莫大的寒意,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风少,是回北冥本家还是?”司特助顶着莫大的开口问道。

    “去旋风。”景色抢先说,“去玩旱冰,司特助麻烦了。”

    司特助偷瞄了一眼北冥随风,“风少?旱冰?”

    司特助的语气里浓浓的疑惑,这让北冥随风觉得十分的不爽,北冥随风咻的一下睁开眼睛。

    “怎么,有问题?”北冥随风重重的冷哼一声。

    司特助将脑袋摇成了拨浪鼓状,“没没没,没问题。”

    司特助急忙启动车子,朝旋风而去,一边开车,一边偷偷的用余光看向偷笑的景色。

    瞬间领悟了,风少突然间说要去玩旱冰绝对是夫人提议的。

    司特助在心里默默的给北冥随风比了一个十字,从他认识风少开始,风少就是一个神一样的存在,无所不能,无所不会,旱冰就是另一个神奇的存在,风少什么都会,唯独不会旱冰。

    风少,到时候应该不会摔得很惨吧?司特助想着又偷瞄了一眼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似乎感受到了司特助内心的想法,咻的一下子睁开眼睛,正好对上司特助来不及收回的目光。

    司特助紧张的收回目光,平视着前边的路,心里直打鼓,风少会怎么对付他。

    景色两只眼睛在司特助和北冥随风之间来回转动了一下,偷偷的捂着嘴巴笑着。

    司特助一路上一直紧绷着身子,总感觉北冥随风在身后看着他,紧张了一路,背上的衬衣也被汗水给打湿了。

    一直到了旋风的门口,司特助一个刹车踩下来,“风少,夫人到了。”

    北冥随风重新睁开眼睛,淡淡的嗯了一声。

    司特助听着北冥随风平静的语气,忽然觉得自己前边都想多了,风少这不挺好的吗。

    司特助赶紧解开安全带,小跑到后边,打开了车门,冲着北冥随风一脸讨好的笑着。

    北冥随风牵着景色的手,下了车,同一时刻陈安生的车子也到了。

    司特助放下了心,北冥随风牵着景色的手走了几步,看到陈安生,眼里一闪而过的阴霾,他现在的心情很不好,很不很不好。

    “司特助,集团里边的清洁大妈请假了,这五天集团里边的清洁就麻烦你了。”北冥随风转过身淡淡的看着司特助。

    司特助脚步一个踉跄,他他他他没听错吧?总裁让他去搞集团里边的清洁???

    “风少,可以请一个保洁阿姨回来的。”司特助欲哭无泪的看着北冥随风。

    “司特助,集团最近盈利不是很好,有多余的劳动力为什么不用起来?”北冥随风看着司特助憋屈的脸,心情大好。

    果然,还是有人一起不开心最好了。

    司特助张嘴,他能一口血喷北冥随风脸上咩,能咩能咩。

    让他一个堂堂的总裁特助去搞卫生,风少怎么想的。

    司特助将希翼的目光看向景色,将希望都寄托在了景色的身上,他只希望景色能够动动金口,免了他的清洁。

    谁知道,景色也只是同情的看着司特助,然后耸肩,一脸爱莫能助的模样。

    景色想着自己已经坑了北冥随风一把,现在还不让他出口闷气,那么受难的可就是自己了,于是景色果断的站在北冥随风的一边。

    一脸严肃的看着司特助,“司特助,我们集团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身为集团的一份子,你该出力的时候,还是要出一份。”

    司特助一口老血又卡在了喉咙里,这对无良夫妻,还能不能给他一条活路了?

    “总裁,我出钱,请一个保洁阿姨行不行。”司特助肉疼的开口。

    不过,再怎么花钱也好过,让他堂堂特助去搞卫生,这样子,以后他在集团里边还有什么形象可言?

    “司特助,我想还是你比较适合。”北冥随风轻描淡写的拒绝了司特助的请求。

    司特助风中凌乱了,眼睁睁的看着北冥随风牵着景色,恩恩爱爱的朝里边走去。

    景色看了一眼旱冰场,换好鞋子,站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

    陈安生穿着旱冰鞋滑到了景色的身边,“景色,来一圈?”

    景色笑着点头,“好啊,可以,疯子,你好了没有?”

    景色看向还在墨迹着换旱冰鞋的北冥随风,戳了戳北冥随风的脸颊。

    北冥随风系鞋带的手一顿,飞快的系好鞋带,点头,“好了。”

    陈安生率先滑到前边去,然后转身,朝着景色和北冥随风招手。

    司特助也滑到了北冥随风的身边,“风少,站的起来吗?”

    北冥随风听闻,一个眼刀子射过去,倔强的起身,由于起身的时候,动作过于猛烈,脚下一滑,又一屁股坐了下去。

    景色想笑触及到北冥随风囧囧的脸色的时候,又硬生生的将笑容憋住。

    “疯子,起身的时候慢一些。”景色笑着说。

    北冥随风抿着嘴唇,挥开司特助伸过来的手,慢慢的起身,走了两步急忙握住一边的栏杆。

    陈安生等了一会,见景色和北冥随风在这一边磨磨唧唧,皱了一下眉头,赶紧滑过来。

    “怎么了?”陈安生看向北冥随风,疑惑的开口。

    “没事。”北冥随风冷冰冰的开口。

    陈安生大概知道了发生什么事情,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语重心长的开口,“北冥总裁,死要面子活受罪可不是好的。”

    “莫卡先生中文说的倒是不错。”北冥随风冷笑一声,将拳头捏的咔咔响。

    景色眼见不好,赶紧滑到两人的中间,调和着开口,“司特助,你教教疯子,陈安生,我们来一圈。”    司特助点头,“夫人,放心吧,总裁交给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