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就是,我们还在上学那会,我听到有女生向你表白,你拒绝她理由就是因为喜欢骨感美人,你想起来没有。”景色撇嘴。

    北冥随风努力的在脑海中搜寻这个喜欢骨感美人的记忆,可惜还是没有想起来。

    “色色,你确定我说过这话?我怎么都不记得了。”北冥随风嘟囔了一句。

    “哎呀,不管了,反正你就是说过这样的话。”景色哀怨的开口,事情过去了那么久,她也不太记得当时的情景还有那女生的长相,唯一记得的就是北冥随风说过的话。

    “色色,你肯定听错了。”北冥随风说。

    “好了,错了就错了吧,来,一起吃螃蟹。”景色头疼的看了一眼碗里边一堆的螃蟹,急忙夹了一只给陈安生,在北冥随风的哀怨眼神中,又夹了一只给北冥随风。

    “色色,你试试这个,鸡翅,比翼双飞这名字倒是不错。”北冥随风从面前的菜里边夹了一个鸡翅给景色。

    陈安生低头沉默的吃着菜,明明想要将注意力移开,却还是忍不住关注景色那边的情景。

    等到终于吃完饭之后,陈安生才松了一口气,一晚上他和景色就没怎么说话,每次能说上一句话,就会被北冥随风给引开。

    来了几次,他也看出来了,北冥随风就是存心不想他和景色说话。

    陈安生也在结束饭局的时候,终于理解了景色的饭量,桌子上的一桌子菜他和北冥随风两个大男人倒是吃的不多,全都进了景色的肚子。

    虽然事先说好,是景色请客吃饭,到了付钱的时候,陈安生先景色一步将卡拿了出来,递给前台。

    “等一下,这一顿,说好,是我请你的,怎么能够你付钱。”景色急忙开口阻止了陈安生的动作。

    陈安生微笑着,“怎么好意思让你一个小女人请客,我之前说的话,都是开玩笑的。”

    “我答应过你,只要你来市,就是我请客,你啊,就不要推脱了。”景色说。

    “下次吧,这次还是我先付钱吧。”陈安生还没有在和女生吃饭的时候,让对方付过钱。

    景色摇头,这一次坚持要自己付钱,“陈安生,你再这样子,我要生气了。”

    “景色,你再这样,我也要生气了,不过就是一顿饭而已。”陈安生笑着开口。

    北冥随风等了好一会,发现自家老婆还在和陈安生纠结谁付钱的问题。

    “陈安生,我真的要生气了,说好是我付钱的。”景色无奈的开口,在这个问题上边僵持了许久。

    “服务员,刷我的卡。”北冥随风直接从衣服里摸出一张卡给服务员。

    或许是因为北冥随风身上的气质太过特殊,给人的压迫感太强,北冥随风从拿出卡到递给服务员中间的时间不超过三分钟,服务员拿到卡之后,并没有像之前陈安生和景色那般迟疑。

    直接听从了北冥随风的命令,刷了卡。

    北冥随风等到付钱之后,拿着小票,看着两人,“这下子,你们谁都不用争了,我付了钱已经。”

    说完,北冥随风就牵起景色的手,朝外边走去,走了几步,北冥随风又想到什么,重新走了回来。

    转过身,冷眼看着陈安生,半警告的开口,“我的钱就是我夫人的钱,今天晚上这顿饭我已经付了钱,景色也就是说不欠你任何承诺了,以后别没事约我老婆出来。”

    陈安生保持着微笑,心中已经将北冥随风给骂了千万遍。

    走出逸仙居的时候,外边下起了毛毛雨,景色穿的很厚,突然间出来也不适应天气,浑身一个颤抖。

    下一秒就被北冥随风给抱进了怀里,熟悉的味道充斥着景色的整个鼻尖。

    “还冷吗?”北冥随风问。

    景色摇头,“不冷了,我们现在是回去了吗?”

    “嗯,我已经让司特助过来接我们了。”北冥随风一边说着,一边抓过景色的手,感受了景色手里的温度,赶紧很是冰凉。

    赶紧将景色的手牵过来,塞进了自己的衣兜,时候自己的大手覆盖在景色的手上边。

    景色看着看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没有想到北冥随风还有这么细心的时刻。

    “景色,我们反正也是闲着无聊,不去玩旱冰怎么样?”陈安生忽然间开口问道。

    满脸复杂的看着景色和北冥随风恩爱的模样,一再吸气吐气,将面前看到的场景剔除脑子外。

    迟早……他会代替北冥随风的位置,站在景色的身边,帮着景色做着同样的事情,不,他只会比北冥随风做的更好。

    北冥随风不过就是比他先认识了景色而已。

    景色突然见到陈安生说玩旱冰的话,眼中一抹惊奇闪过,她已经许久没有玩过旱冰了,但是真的可以玩吗?景色蠢蠢欲动的看着北冥随风。

    “色色,松果宝贝还在家里等着我们,旱冰有什么好玩的,我们还是回去和松果宝贝一起玩五子棋一类的吧。”北冥随风瞪了一眼陈安生。

    这个男人还真是不死心,想尽了办法,想要和景色一起出去玩,北冥随风自然不会让陈安生这么的如意。

    “疯子,我们一起去玩吧,松果宝贝有一群的老爷子不会出事情的。”景色委屈的拉着北冥随风的手。

    “色色,你不喜欢五子棋飞行棋其实也是可以。”北冥随风开口说道。

    “疯子,我们还是去玩旱冰吧,反正闲着时间还早,怕啥。”景色笑着,拍了拍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别开目光,将目光落到陈安生的身上,发现陈安生一直若有若无的在关注景色。

    北冥随风赶紧走到景色的面前隔开陈安生看景色的目光。

    “疯子,该不会你旱冰你不会吧。”景色忽然间想到这一个可能,立马不怀好意的看着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被景色说的脸上一红,呐呐的开口解释了一句,“我当年玩这些的时候,你都不知道旱冰是什么,居然怀疑我,真是不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