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景色偷笑着看了一眼陈安生,然后张口就报菜名,“芭蕉美人,七宝豆腐,深海将军,比翼双飞,相思绵绵,年年有鱼……”

    景色报完菜名之后,又问陈安生,“你想喝什么?果汁还是酒”

    “果汁吧,开车不好喝酒。”陈安生笑眯眯的开口,在心里将景色点的菜都记在了心里。

    “那好,再来一扎橙汁。”景色说完,合上手中的菜单,将菜单交还给服务员。

    服务员急忙接过,然后看了一眼写满的纸张的菜名,犹豫的开口问道,“请问你们就二位吗?”

    “三位,还有一位一会过来。”景色说。

    服务员还是犹豫的站在原地,他们这里一向崇尚的是量力而为,杜绝浪费,这一下子点那么多,不要说三个人了,就是五个人也是没问题的。

    而且这姑娘还看着那么柔弱,女人一般对于自己的身材都比较在乎,应该不会吃很多才对。

    “我们这边的菜量有点多。”服务员委婉的开口。

    景色点头,“我知道啊,我知道你们逸仙居的菜量足。”

    景色既然都这么说了,那么服务员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微笑着点头,转身离开。

    “哈哈哈。”陈安生在服务员走之后,大笑出声,景色不该迷糊的时候,还真是迷糊的可爱。

    “你笑什么,有这么好笑吗?”景色无语的看着陈安生。

    “景色,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陈安生笑够了之后,开口说道。

    “知道什么呀,我是真的不知道,你说什么呢。”景色无语的看着陈安生,下意识的摸上自己的脸颊。

    “不会是我脸上沾染了什么东西吧,不应该啊。”景色嘀咕几句。

    陈安生凑近景色,景色吓了一跳,急忙往后仰去,“小心。”

    在景色即将摔倒的时候,陈安生一把搂住景色的腰,避免了景色后脑勺着地的悲剧。

    景色已经害怕的闭上眼睛,等着摔倒在地的那一刻的到来,结果,等了一会,还是没有想象中的痛感,急忙睁眼,就看到陈安生一张放大了数倍的脸就在自己的面前。

    “你放开我。”景色双手撑在自己和陈安生的面前,将陈安生推远了一些距离。

    陈安生顺从的放开景色,只是嘴角一直勾着,挂着笑容,慵懒的看着景色。

    景色急忙低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低声说道,“刚才谢谢你,要不是你,我肯定要摔了。”

    陈安生耸肩,“举手之劳,没必要放在心上。”

    “你刚刚到底在笑什么?”景色好奇的开口问道。

    “服务员这是委婉的提醒我们,点的太多了,吃不完。”陈安生笑着说。

    景色忍不住汗颜,回想了一下自己点的菜单,然后小心的开口问道,“我真的点的多么?我觉得还好啊。”

    以前她和松果宝贝来也差不多点这么多的东西,现在加了陈安生和北冥随风,她还觉得会有些不够呢。

    “嗯,能吃是福,多吃一点也是好事。”陈安生笑着说。

    然后上下扫视了一下景色,又开口,“你啊,就是太瘦了,需要好好的补补。”

    景色一听,伸手捏了一下自己小腰上边的肉肉,然后又摸了摸自己圆了一圈的脸。

    对于陈安生的话,她表示十分的怀疑。

    “陈安生,你没搞错吧,我还太瘦了?”景色郁闷的开口。

    “对,在我眼里,还是瘦了一点。”陈安生想女人还是胖乎乎一点可爱,抱着也舒服。

    “景色,你对我没必要这么的生疏,直接叫我安生就好。”陈安生对于景色连名带姓的叫他有些不满意的开口。

    “我倒是觉得还是连名带姓的叫比较好。”景色还没有开口说话,从门口传来了北冥随风的声音。

    景色和陈安生听到熟悉的声音,一齐扭头朝门口看去,就看见北冥随风站在门口,原本梳的十分整齐的头发,几撮零碎的散落在光洁的额头上,手上还拿着自己的西装外套,白色衬衫袖子卷了上去。

    尽显狂野之色,景色一瞬间有些痴迷的看着北冥随风,这样禁欲的北冥随风,真是太太太太有魅力了。

    北冥随风显然也注意到了景色的眼神,对于景色痴迷的目光,北冥随很明显十分的受用。

    “咳咳,”北冥随风右手捂着嘴巴咳嗽了几声,景色立马回过神。

    从椅子下去,一直到北冥随风的面前,“疯子,你怎么来的这么快?”

    北冥随风冷哼一声,“你和别的男人单独吃饭去了,我能不快点吗?”

    他从拍摄地赶到这里,差不多闯了五六个红绿灯,硬生生的将路程缩短了一半。

    下了车就往里边走,刚走到门口,就听见陈安生居然想要教唆他乖巧的景色,喊他陈安生?

    景色的声音有多么的动听诱人他是知道的,景色的小嘴里,只能喊出他的名字。

    北冥随风一边搂着景色,一边坐到了餐桌旁边,挑衅的看着陈安生,“以后不准像今天这样,私自做决定,就算是要吃饭,也得等着我去载你,听到了吗?”

    景色点头,伸手在北冥随风的后腰上边,狠狠的捏了一把,“知道了。”

    北冥随风吃痛,急忙将景色的手抓在手里,这里捏两下,那里揉两下。

    “北冥总裁,这貌似有点过于霸道了。”陈安生说。

    看到北冥随风一直搂着景色的手,陈安生眸光不断的加深,他内心隐隐有一股冲动,冲上前,推开北冥随风,他多希望现在搂着景色的是自己啊。

    “色色,你说我霸道吗?”北冥随风靠近景色,在景色的耳边吹了一口气,亲昵的开口。

    景色因为北冥随风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浑身颤抖了一下,他……这是在调戏她?

    “是挺霸道的,不过我喜欢。”景色说着,拍了两下北冥随风的脸颊。

    北冥随风得意洋洋的看着陈安生,“听见没有,色色说喜欢我的霸道。”    景色和陈安生的嘴角一齐抽搐了一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