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楚墨,我不哭,我们笑着离开。”季念说。

    楚墨点头,低头沉默了两秒,忽然上前,一把拥住季念的身子,季念浑身一颤,还没等她挣脱开,就听到楚墨压抑的声音,“念念,别动,让我最后抱抱你。”

    季念最终还是没有让楚墨如愿,很快的推开了楚墨,努力的无视楚墨脸上苦涩的笑容。

    “没必要。”季念低着头,急急的说完,转身走了出来。

    候在门口的季韫急忙上前,“念念,没事吧。”

    季念摇头,冲着季韫无力的一笑,“季韫,我们继续拍吧。”

    季韫说了一声好,脸上还是担心的看着季念,冷眼看了一眼跟在季念出来的楚墨。

    “阿墨,怎么样。”楚惜一看到楚墨急忙的从沙发上边起身,防备的看着季念。

    这让季念不由得觉得好笑,但是最终也没有说什么话,只是和季韫一起回到拍摄的地方。

    楚墨抿嘴,看了一眼季念和季韫一起的背影,“惜儿,我们走吧。”

    楚惜惊讶的看着楚墨,“阿墨,我们不看完季念拍婚纱照吗?”

    楚墨眼中闪过挣扎,最后还是摇头,“不了,我们走吧,你不是想要去逛街吗?正好可以去。”

    楚惜眼中闪过一抹惊喜,有些兴奋的拉着楚墨的手,“阿墨,你真的愿意陪我去逛街?”

    在楚墨提出来之前,她和楚惜说过很多回,让楚墨陪她去逛街的事情,楚墨每回都以没时间为由拒绝了,现在楚墨着急提了出来,怎么能够叫她不开心。

    不知在哪看过一句话,要想知道一个男人爱不爱你,就让他陪你去逛街。

    楚惜忽然间扑上前,一口亲在楚墨的唇上边,“阿墨,谢谢你,我好爱你。”

    楚墨浑身一僵,急忙推开楚惜,下意识的看向季念,他在心里祈祷,希望楚惜没有看见刚才的那一幕,结果让他失望了,季念和季韫正看着他们两个。

    楚惜也不在乎被楚墨给推开,一手抱住楚墨的胳膊,“阿墨,我们快走吧。”

    景色和北冥随风打完电话,出来的时候,楚墨和楚惜已经离开,景色虽然疑惑,却也没有开口询问。

    季韫见季念一副恹恹的模样,拍完这一套衣服之后就让工作人员先回去,接下去的婚纱照等到婚礼结束之后再补拍。

    “色色,上来吧,我送你回去。”季念换好衣服出来,对站在门口的景色说。

    景色看了一眼手机,摇头,“不用了,一会疯子来接我,你和季韫先走吧。”

    “那好吧,那我们先走了,你到家之后打个电话给我。”季念说。

    景色点头,然后看向季韫,“季韫,我把季念交给你了。”

    季韫一笑,“好,我会将念念平安的送到家的。”

    说完就开车载着季念离开,景色无聊的继续看着手机,北冥随风说还有一个会议要开,等开完就过来。

    景色等了一会,就听到有车子的声音,赶紧抬头,“疯子,你来了……”

    车窗缓缓摇下,露出了,陈安生完美的下巴,景色的话说到一半,刚好卡在了喉咙里。

    “景色,上车,去哪我送你。”陈安生摘下墨镜,一脸微笑的看着景色。

    景色立马摇头,“不用了,我在这里等随风就好,话说,你怎么会在这里?”

    陈安生笑道,“刚好路过这里,看到你站在这里,就过来打个招呼。”

    他才不会告诉景色,特地找了人跟踪景色,知道景色在这里,特意过来的。

    “哦,你先走吧,我在这里等一会。”景色说。

    陈安生,将车窗关上,景色以为陈安生马上就要离开的时候,陈安生打开车门,从车子里面走了下来。

    “景色,你还记得答应过我来市的话,会请我吃饭的话吗?”陈安生笑着问。

    景色点头,她当然记得,她答应过陈安生,要是有朝一日他来市的话,一定会做好地主之谊。

    可是现在,她已经约了北冥随风,难不成和陈安生去吃饭吗?

    “陈安生,下次吧,下次和随风一起请你,今天真的不行。”景色礼貌的笑着。

    陈安生听到北冥随风的名字,眼底一闪而过的阴霾,“景色,我可能马上就要回去了,你真的忍心吗?”

    陈安生说着颇有些哀怨的看着景色。

    景色嘴吧动了一下,想要拒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在国的时候,陈安然对她颇有照顾,她当真说不出拒绝的话。

    景色在内心天人交战了一会,然后下定决心般看着陈安生。

    “那你,稍微等一下,我打电话给疯子说一下。”

    陈安生点头,“好,你打吧,我等你。”

    景色不敢对上陈安生的眼睛,急急忙忙低下脑袋,按了北冥随风的号码拨了出去。

    手机响了一会,还是没有人接,景色干脆放下手机,“走吧,我先请你吃饭吧,到时候再打疯子的电话。”

    陈安生很满意这个结果,上前帮景色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然后弯腰,“美丽的女士,请吧。”

    景色笑着坐进了车子里边,陈安生赶紧绕到驾驶座。

    “我们去哪里吃?”在狭窄的车子里,景色尴尬的问了一句。

    对于陈安生来说,和景色独处在车子里边,对他也是一种莫大的考验,景色身上的芳香不断的钻入他的鼻子里边。

    恍惚间,还能听到景色浅浅的呼吸声。

    “嗯?这市不应该你比较熟吗?你说去哪吃,就去哪里吃。”陈安生微笑道。

    景色更尴尬了,不好意思的转过脸,确实,她问了一个傻问题。

    “去逸仙居吧。”景色说,那里的饭菜也是很有名的,她也经常会去。

    陈安生倒是也没有异议,他本就对市不熟,对中餐不熟,景色说怎么样那就怎么样。

    逸仙居挺不好找的,陈安生拐了好几个巷子才找到,景色一看到目的地到了,急忙下车。

    在外边被冷风吹了一下,才喘过气来。

    在车子上边的时候,景色就和逸仙居的老板订了位置,所以,现在只要报包厢的名字就好了。

    陈安生停好车子,走到景色的身边,“我们进去吧。”

    景色点头,“好。”

    刚走了几步路,手机就振动了,景色看了一眼,果然是北冥随风打回来的电话。

    景色赶紧接电话,“喂。”

    “色色,我到了,你快出来吧。”北冥随风说。

    景色咬了咬嘴唇,“疯子,我有件事情要和你汇报。”

    北冥随风一听到景色这话,笑了,“说吧,有什么事情要和我汇报?”

    “疯子,我现在不在那边了,我出门等你的时候,刚好遇见了陈安生,想起还欠他一顿饭,干脆,就带他过来吃饭了。”景色弱弱的开口。

    北冥随风脸上的笑意渐渐的褪去,听到景色居然和陈安生在一起的时候,脸上一闪而过的怒意,刻意压抑了自己的声音,“你们现在在那里?”

    “我和陈安生现在在逸仙居的门口,你过来吧,是美人包厢。”景色说。

    陈安生冷不防的在一边,忽然开口,“景色,我们之前不用那么的陌生,你直接叫我安生叫好。”

    景色转身,惊讶的对上陈安生的小脸,“安生?”

    景色只是下意识的吐出两个字,在北冥随风听来,就像是景色刻意的叫了这两个字,脸上顿时一片寒霜。

    “色色,你等着,我马上过来,还有,不准这么亲昵的叫别的男人,这个名字。”北冥随风威胁着开口。

    景色还没来得及回答,北冥随风已经挂了电话,将手机丢到了副驾驶,一踩油门,顿时,车子冲了出去,扬起一片灰尘。

    等到景色反应过来的时候,北冥随风已经挂了她的电话,景色忍不住汗颜。

    “好了,我们进去吧,一会随风也过来。”景色礼貌的冲着陈安生微笑。

    “陈……安生,你看看,你想吃什么,你点吧。”景色从服务员手里接过菜单,递给陈安生。

    陈安生接了过来,随意的翻了两下,景色忽然间想起什么,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哎呀,你从小就在国长大,这个中文应该不认识吧,真是不好意思。”

    陈安生翻阅菜单的手停顿了一下,嘴角也不动声色的抽搐了一下,他貌似在景色的面前展现过他会中文。

    还没等他说话,又听见景色开口,“嗯,你习惯了吃西餐,这筷子是不是用着也不顺手,我让人给你换成刀叉吧。”

    这下子陈安生更无奈了,他貌似也和景色一起吃饭过,说过会用筷子一事,对于景色对他的事情丝毫不在意,陈安生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景色,我看得懂中文,我也会用筷子。”陈安生抬起头,对景色说。

    景色诧异的看着陈安生,半响才点头,“好。”

    陈安生看了两页菜单忽然开口问景色,“你喜欢吃什么菜?”

    景色微愣,不是请他吃饭吗?怎么问她喜欢吃什么。    随即就释怀了,陈安生这还是不懂中文,只是不好意思开口承认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