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楚墨,所以,不要去打扰念念了,她受不起伤害了。”最后半句话,景色声音轻的可以。

    悲凉的看着楚墨,季念前些日子怎么过来,她都看在眼里。

    “我会的。”天知道,楚墨是费了多大的力气,才说出的这句话,当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楚墨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碎的声音。

    “新娘子要搂住新郎的脖子,笑的再开一点。”摄影师放下手里的相机,开口。

    季念虽然一直都在笑,可是笑容浅的可以,笑意也达不到眼底。

    “不好意思,我去调整一下。”季念松开季韫转身走进休息室。

    景色皱眉,急急的追进去,其实并不是季念不想笑,而是她的性子就是如此,就算是今日在这里的是楚墨,她依旧是这样。

    摄影师看着季念急忙离开的背影有些无辜的眨眼,他似乎做错了什么?

    季韫深吸一口气,从地上捡起季念不小心掉落的花枝,“大家都先休息一下。”

    工作人员急忙点头,季韫深深的看了一眼楚墨,转身走进洗手间。

    楚墨站起身,楚惜急忙拉住楚墨的胳膊,“阿墨,你要去哪?”

    “我有些内急,上个洗手间。”楚墨掰开楚惜挽着他胳膊的手,大步流星的走进洗手间。

    季韫正好站在洗手台面前,洗着手,听到身后边的脚步声,抬起头看了一眼镜子,暗着眼神,转过身。

    “楚墨。”季韫低声叫道。

    楚墨双手插在裤袋上边,冷眼看着季韫,“季韫,你认识我。”

    楚墨今天并不是第一次见到季韫,他记得当时季念在国外就是季韫来接的季念。

    “的领导人之一,想要不认识也难。”季韫转过身,从一旁拿过纸巾,将手擦干之后,再慢慢的走到楚墨的面前。

    对上楚墨的眼神,以极快的速度朝楚墨的鼻梁打了一拳。

    楚墨被季韫打的接连倒退了几步,捂着鼻子从抬起头看向季韫,眼里闪过杀意。

    “魂淡。”季韫直接冲上前,拎起楚墨的衣领,愤怒的看着楚墨,“你把她伤的还不够吗?你还想要干嘛。”

    楚墨手上使了一点力气,从季韫的手中挣脱出来,“季韫,好好对季念。”

    楚墨摸了一把鼻子,然后看了一眼,手上有血迹,是被季韫打出来的鼻血。

    “那是自然。”季韫冷哼一声,大步的朝外边走去,走到楚墨身侧的时候,斜视了一眼楚墨,“不要再出现在季念的面前,你要是还有点良心的话。”

    说完,季韫继续朝外边走去,“站住。”

    楚墨忽然间开口说道,叫住了季韫,季韫停了一下,等着楚墨开口说话。

    “等你们婚礼之后,我会离开市,这辈子都不会踏足,你一定要对季念好,否则我天涯海角也不会放过你的。”

    季韫勾起一抹笑容,“你最好不要再踏足市,带着你的女人滚的远远的。”

    季韫说完转身走出了卫生间,准备去休息室找季念。

    楚墨听到季韫离开之后,忽然间捂着胸口,嘴角流出了一抹殷红,楚墨麻木的伸手擦去嘴角的血迹。

    “念念,念念。”楚墨低声叫了几句,任由眼角的眼泪流下。

    洗手间外边,楚惜走过来看到的就是楚墨这般失神落魄的画面,楚惜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收起,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头,上牙咬住下唇,本就苍白的脸色又苍白了几分。

    楚墨哥哥,为什么,我再怎么努力,你的心里还是有季念,难道真的只有季念死,你才会忘记她吗?

    楚惜低下头,收起眼中所有的复杂情绪,挪动的脚步,坐回了原来的位置。

    休息室里边,景色坐到季念的身边,“念念,你怎么了。”

    季念摇头,“我就是太累了,没事,色色,我休息一下子就好了。”

    景色点头,默默的陪在季念的身边,许久之后,景色开口,“念念,如果你想反悔的话,现在还来得及,我想季韫不会拒绝的。”

    季念摇头,“色色,这是我的决定,我不会反悔的,好了,我没事了我们出去吧。”

    景色还想要开口说话,季念先一步站起来,“色色,我相信时间,会冲刷一切的记忆,我相信时间,会让我们遗忘不该记住的人。”

    季念拉开门的刹那,季韫刚好就站在门口,一脸宠溺的看着季念,季韫伸出手,“念念,走吧。”

    季念伸出手,在半空中僵持了一下,最终还是将手放进了季韫的手心,季韫的大手包裹着季念的手。

    景色在后边看着,想着,其实这样也挺好的,不能找一个自己喜欢的,就嫁给一个喜欢自己的吧。

    景色忽然间拿出手机,发了一个短信给北冥随风,“我爱你。”

    她也不知道为何,突然间想要发这么一句话,就是想要大声的告诉北冥随风,她爱他。

    正在被北冥随风怒火所波及的员工,十分的感谢总裁夫人的这一个短信,简直救了他们一命。

    “你看看你们,做的这些是什么东西。”北冥随风看了一眼下边拿来的报告,愤怒的将手中的报告摔倒面前的人上边。

    “总裁,我这就拿过去重新写。”北冥集团的员工虚抹了一把汗。

    “我看,不用重新写了,直接收拾包袱走人吧。”北冥随风冷眼看着面前的员工。

    司特助也在一边看的心惊胆战,这份报告,也是经过他的眼的,其中出现了这么大的问题,他也是难辞其咎。

    明明室内的温度开得很足,司特助硬生生的汗水湿透了衬衫。

    司特助现在就像是即将待宰的小鸡,在一边等着北冥随风的处置。

    北冥随风发够了火之后,慢慢的将目光落到了司特助的身上。

    “风少……”司特助紧张的吞咽了一下口水。

    北冥随风刚想要开口说话,桌子上的手机振动了一下,北冥随风拿过手机看了一眼,浑身的怒火,瞬间浇了一个透心凉。    原本紧抿着的嘴,露出了一个微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