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景色对于季念的脸蛋还是有百分之二百的自信,她长那么大,还没有见到过比季念还要美的人。

    楚惜有一瞬间的尴尬,很快就恢复了常色,就冲着这一点,倒是让景色高看了一眼,同时也觉得楚惜不好对付,比她之前遇到过的对手,都要不好对付。

    “季念是长得很好看,我也很少有见到比季念还要好看的。”楚惜笑着开口。

    或许,楚墨当初喜欢季念,就是因为季念这张绝色的脸?楚惜在心底想着。

    “楚惜小姐,你直说吧想要找我干嘛,绕着圈子你不累吗?”季念淡淡的开口说道。

    她只想要快速的解决眼前的这个麻烦,楚惜,这就是让楚墨放在心尖上的人儿?

    楚惜在打量季念的同时,季念也在打量楚惜,没有任何的目的,单纯的打量。

    “好吧,既然季念你那么爽快,我也就不遮遮掩掩,我今天找你出来,确实想要和你做朋友,另一面也想要看看,阿墨的情人是什么样的。”楚惜眼中一闪而过的鄙夷。

    不管季念又多么的优秀,她都逃不开是楚墨情人的身份,男人嘛,谁没有几个过去?

    她只要做楚墨心中的白月光就好,至于朱砂痣,迟早会成为墙上的蚊子血。

    “现在看到了?可以走了?”季念按住景色的手,不让景色开口。

    景色倒是气的不行,谁说季念是楚墨的情人,明明是楚墨一直追着季念跑,要是楚墨现在本人在这里,她一定要冲上去好好的教育一番。

    “季念,我和阿墨马上就要结婚了,到时候,还想请你过来,参加我们的婚礼。”楚惜很想从季念的表情中,看出一丝丝的变化,可惜令她失望了,季念的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

    就好像楚惜在说的人,和她没有任何的关系一样。

    “到时候再说吧,念念马上也要结婚了,很忙的。”景色在心里想着,楚墨的婚礼?她才不会去,不止她不去,其他人也不准去。

    “景色,我哪里得罪过你吗?”楚惜忽然间看向景色。

    “我很喜欢你的儿子松果宝贝,阿墨也经常和我说起松果宝贝。”楚惜期望的看着景色,“景色,我可以见见松果宝贝吗?那个传说中的小天才。”

    “你没有得罪过我,我这人说话就是这么直,至于我儿子,他只是比常人努力点而已,不过是个普通的孩子。”景色说。

    楚惜听了景色的话,也不生气。

    “景色,你看着很讨厌我的样子,我哪里做的不好吗?”楚惜委屈的说道。

    “我没有讨厌你,你想多了,你还是收起这副委屈的样子吧,要是让楚墨见了,还以为是我欺负你,到时候真的是有理都讲不清了。”景色耸肩。

    脑中回顾了一下,她的情敌,貌似没有一个楚惜这般的,楚楚可怜的样子,喜欢北冥随风的都是性子急的女人。

    还好,不是跟楚惜一样,要是真这样,可就麻烦了。

    “我没有,我不是…我…”楚惜想要急着开口解释,可是越急就越慌,眼泪一个劲的往下掉。

    景色浑身颤抖了一下,这女人,是水做的吗?哪里来的那么多眼泪,而且神奇的是,这些眼泪居然不会将妆容给哭花了。

    景色忽然觉得楚惜很符合她中的一个人物。

    “景色,你们听我解释我……楚惜着急的开口。

    “楚惜,你怎么了。”楚墨进门看见的就是楚惜流着泪,一脸焦急的模样。

    赶紧跑到楚惜的身边,抽了几张纸,递给楚惜,然后抬头看向季念和景色,“楚惜说话可能是不好听了一点,但是她不是有意的。”

    言下之意就是,你们也不该将她给弄哭。

    景色真真的要被笑死了,这怎么就这么的巧合,楚惜刚哭上,楚墨就出现了。

    景色还没有在喜欢北冥随风的女人手中受过委屈,更不愿意在楚惜的手中受委屈,当即就反唇相讥,“楚墨,你来的倒是真及时,你要是再不来,估计你的情妹妹就要去跳楼了。”

    “景色,什么叫情妹妹。”楚墨一阵面红耳赤,下意识的看向季念。

    期待能从季念的脸上看到一些不一样的表情,就算是愤怒也是好的,可惜,并没有,季念就像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站在一边。

    “就是字面上边的意思。”景色耸肩。

    “景色,事情不是你们想的这样。”楚墨急忙开口解释。

    景色赶紧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够了楚墨,你和楚惜什么样,可和我们没有关系,幸好你要结婚了,不用再来祸害我们念念。”

    “景色,你一天不捣乱就要上天是不是?”楚墨咬牙切齿的看着景色。

    “楚墨,你还是快安慰她吧。”季念对楚墨说,

    楚墨一时语塞,他想开口向季念解释,却发现,解释不出任何的话。

    “阿墨,我没事,就是我自己着急的流泪,不关景色和季念的事情。”楚惜眼见楚墨就要失神,赶紧开口说道。

    楚墨点头,他也不相信景色和季念会欺负楚惜,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说出来的话,就是这样了。

    他了解景色,更了解季念……

    “既然没事情了的话,那我们先走了,以后你也不用来找我了,你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的。”季念说这句话的时候,是看向楚惜的。

    淡淡的扫了一眼面前的两人,季念站起身,拿过身边的包,“色色,走吧,拍婚纱照的时间到了。”

    楚墨一听到婚纱照三个字心中就是一阵钝痛,下意识的伸手抓住季念的手。

    “念念,你要去拍婚纱照?”楚墨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的这句话,他现在唯一的反应就是季念要去拍婚纱照了,季念要结婚了,新郎却不是他,那他要怎么办?

    “对,所以就不打扰二位了。”季念疏离的甩开楚墨的手,将自己和楚墨隔得远远的。

    “在哪里拍?”楚墨沙哑的开口。    “这个你就不需要知道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