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景色刚想开口说话,包里的手机振动起来,景色掏出手机看了一眼。

    “谁打来的。”北冥随风看了一眼景色手机的来电显示,是季念。

    “喂,念念,我还想要打你电话,你就打过来了,怎么了?”景色笑着问道。

    “色色,你有空吗?过来一下,我在咖啡馆。”季念说道。

    景色有些纳闷,季念怎么找她找的这么突然,还约在咖啡馆?

    “好的,我一会就过来,你等我。”景色点头答应,然后挂了电话。

    转身对北冥随风说,“疯子,你先送我去季念那里吧,我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北冥随风将车子掉了一个头,朝季念说的那个方向开过去。

    车子刚停好,景色就迫不及待的打开车门,下了车,就连北冥随风在身后叫她也来不及应答。

    由于是早上,咖啡店里的人并不多,景色一进门就看到了季念,坐在季念面前的还有一个女人。

    “念念。”景色叫了一声,朝季念走过去。

    季念抬头看向景色,对着景色招手,让景色走过来,景色坐到了季念的身边,才看清了对面的女人。

    一张鹅蛋脸,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尤其是一双水汪汪的眼睛,让人心生一种保护欲。

    嘴唇有些发白,微微的勾着。

    若不是坐在季念的身边,怎么看也是一个一等一的美人,坐在了季念的身边,一下子就成了一块背景墙。

    “念念,你这么急着找我来干嘛,对面的人是?”景色开口问道。

    “找你来,当然是一会陪我去拍婚纱照。”季念说。

    景色诧异的看着季念,“这么快就拍婚纱照?季韫将你的婚纱搞定了?”

    季念淡淡的点头,“我以为,你怎么也要磨蹭一会,没想到出来的倒是这么的快。”

    “你打给我的时候,我就准备出门了。”景色不好意思的挠头,她以前是挺墨迹的。

    “念念,你还没有给我介绍呢,对面的这位是谁?”景色赶紧问道。

    “色色,你不认识?”季念抿了一口白开水,问道。

    景色疑惑的看着季念,她该认识吗?面前的这女人是谁啊,看着倒是挺眼熟的,不过,她想不起来。

    “景色姐姐,你不认识我了?我是楚惜,你以前见过我的。”楚惜冲着景色温婉的笑着。

    景色更加的错愕了,楚惜?她她她她她,她没有听错吧,对面的人居然是楚惜?

    景色僵硬的转过脑袋看看季念,楚墨的干妹妹现在的未婚妻楚惜?季念怎么会和楚惜搅和到一起去?

    “楚惜?是有点印象,呵呵,你怎么会在这里,我记得你不是在惜墨岛吗?”景色收起了笑容。

    她对于楚惜一点点好感都没有,说她是因为楚墨也好,季念也好。

    “阿墨说,我在惜墨岛待了那么久,也是时候该出来走走了。”楚惜微笑着。

    说道楚墨的时候,面上还带着甜蜜的笑容。

    景色下意识的看向季念,季念面色还是一副平静的模样,并么有因为楚惜的任何话,脸色有任何的变化。

    “那你来季念是做什么?”景色开口问道。

    “我在市没有认识的朋友,倒是经常从阿墨的嘴里听到季念姐姐的名字,就想着约季念姐姐出来见见面,季念姐姐,不会不欢迎我吧?”楚惜委屈的看向季念。

    季念放下手里的茶杯,抬眸懒洋洋的看着楚惜,“没错,我就是不欢迎你。”

    楚惜因为季念坦然的一句话,微微变了神色,脸上更加的委屈了,水汪汪的眼睛似乎马上就要落泪。

    楚惜吸了吸鼻子,“季念姐姐,我知道你是因为阿墨才不喜欢我的……”

    季念恶寒的抖动了一下身子,她最讨厌的就是楚惜这种柔弱的白莲花,她倒是宁愿碰上一个脾气火辣的直肠子,就楚惜那样,说一句话就像是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她还真是有些不适应。

    “嗯,楚惜是吧,我想有一件事情,你需要知道一下,我不喜欢你和楚墨虽然有那么点的关系,但是主要的原因是我讨厌一个动不动就哭的女人。”季念淡淡的开口。

    楚惜诧异的看了一眼季念,然后更加的委屈了,“我我我我……我不想……季念姐姐你听我解释一下。”

    景色赶紧开口打断楚惜的话,“楚惜小姐,真是不好意思,我小姨,姐姐就一个,那就是我妈妈,没有其他的姐姐的了。”

    楚惜又是一阵尴尬,很快就调好了状态,“景色,季念,我能和你们做朋友吗?我经常在惜墨岛待着,身边也没有什么朋友。”

    “嗯……楚惜小姐,我并不觉得,我们时候当朋友。”景色有些明白了,季念为什么将她叫过来。

    和楚惜这样的人打交道是很麻烦,季念又是一个不怎么喜欢说话的。

    “啊?为什么,你们是嫌弃我吗?”楚惜说着,又是一副欲哭无泪的模样。

    “我担心,楚墨会生我们的气。”景色耸肩。

    在心底吐槽着,也不知道楚墨那个家伙,脑子是进了什么水,居然让楚惜来找季念。

    就算是闲着无聊,正如楚惜所说,带她出来走走,也不该来市啊,这前女友和现女友对面的情景很好玩吗?

    还是说,楚墨那个家伙,情商真的是低的不能再低。

    “阿墨不会生气的,阿墨一直在我面前说景色你还有季念的好,让我多跟你们学学。”楚惜不好意思的笑着。

    “那你要失望了,我们念念你是再怎么模仿都没有用的。”景色耸肩。

    楚惜惊讶的看着景色,对于景色的话,很是好奇,为何,她怎么模仿季念都没用?

    景色用一根食指挑起季念的下巴,一脸色眯眯的看着季念。    “你悄悄,我们季念这张如花似玉的脸蛋,我敢说,整个市她称第二,绝对没有惹敢称第一,虽然楚惜小姐的脸长得也不差,但是比起我们家念念,还是差了一个档次,这先天的条件摆在那里了,后边再怎么补也是没用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