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就好,成风,你要知道先走我们唯一的出路,就是你成为北冥家族的掌权人。”

    夏老夫人再三的提醒北冥成风,他们现在除了这个已经没有了其他的退路了。

    “奶奶,你放心吧,我不会心软的。”北冥成风郑重的承诺道。

    北冥成风将目光落到了手中的照片上边,他笑的一脸的灿烂,而北冥随风依旧一脸严肃的模样。

    明明他才是从小被宠着长大,脸上却极少有笑容,不免感到可笑。

    “成风,奶奶都是为了你好。”夏老夫人再一次说道。

    北冥成风点头,“奶奶,我知道你都是为了我好,所以,你放心,北冥家主的位置我势在必得。”

    夏老夫人看着北冥成风眼中坚定的模样,心口的一块大石头稍微落下地来。

    她就怕北冥成风,一时间心软,想法变了,不欲与北冥随风去争。

    “成风,你要时刻记得,你妈咪可是因为文静语才郁郁而终的,文静语和北冥随风都欠了你,你一定要从他们的手里讨回这一笔债。”夏老夫人再次提醒道。

    北冥成风没有应答夏老夫人的话,夏老夫人总说,是因为文静语,安怡乐才会郁郁而终,不知为何,他却觉得,是妈咪欠了文静语。

    北冥成风记忆中一直有张笑脸,文静语从来没有因为他是安怡乐的儿子,就打骂过他,反而一直温和的笑着。

    他记得,有一次,文静语和北冥忘争吵,那会,他调皮的躲在桌子上边,正好听见北冥忘对文静语说要扔了他。

    那时候开始,他就对北冥忘,对这个名义上的父亲彻底的感到了绝望,他也记得,那时候文静语对北冥忘发了火,怒骂北冥忘没有人性,将自己的过错推到了孩子的身上。

    “成风,要不是那个贱女人,你怎么会蹉跎那么久的时光,放弃去训练的机会,去玩那些什么艺术。”夏老夫人不满的说道。

    “幸好你迷途知返,放弃了那些什么艺术。”夏老夫人继续絮絮叨叨的开口。

    “够了。”北冥成风恼怒的吼了一声。

    夏老夫人被北冥成风给吓了一跳,嗔怪的看着北冥成风,“你这是做什么?”

    “奶奶,你为什么那么反对景色嫁给北冥随风?”北冥成风忽然间开口问道。

    “那还用说,就景色那个身份,怎么能够配的上我们北冥家族?”夏老夫人不假思索的开口。

    北冥成风笑容越发的深,可笑的看着夏老夫人,“奶奶,你既然希望我得到北冥家族,为什么又希望北冥随风娶一个有家世的人?娶没有任何身份的景色不好吗?对我们构不成威胁。”

    夏老夫人一时间语塞,是啊,北冥随风娶一个普通的女人不好吗?为什么一定要他娶有家世的女人。    “奶奶,其实,你并不是打心底里希望我得到北冥家家主的位置,你只是希望北冥随风能够被你拿捏住,你需要的只是一个能被你拿捏的家主,至于那个人是谁,并没有太大的关系,是吧。”北冥成风嘲

    讽的看着夏老夫人。

    夏老夫人面上一慌,似乎被北冥成风给猜中了最心底的想法。

    “当然不是,成风,你怎么能够这么的想奶奶呢,奶奶可是一直希望你能够成为家主。”夏老夫人急忙去抓北冥成风的手,开口解释道。

    “成风,你啊,别多想了,还是好好的想想怎么从北冥随风的手里夺得家主的位置吧。”夏老夫人说。

    北冥成风点头,深吸一口气,“袁青叔这段时间都会走,奶奶你最好收敛一些,不要让袁青叔察觉到什么。”

    夏老夫人听闻,紧紧的皱起眉头,“袁青,他以为景色那个贱人才留下来的?哼,什么婚礼,景色休想进北冥家族的门。”

    北冥成风头疼的看着夏老夫人,不明白为什么她到现在了还看不清形势,现在景色嫁给北冥随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对了,成风,听说,你将松果带到你的房间去睡觉了?”夏老夫人忽然间开口问道。

    北冥成风点头,对于夏老夫人怎么会得知消息,一点都不好奇,反倒是夏老夫人得知不到消息,才觉得好奇。

    “成风,奶奶知道你恨北冥随风,但是这毕竟是大人的恩怨,和松果没有关系。”夏老夫人对于古灵精怪的松果宝贝还是十分的喜爱。

    自然也不希望北冥成风会做出什么伤害松果宝贝的事情来。

    “我知道,奶奶,你放心,松果宝贝我也挺喜欢的,不会伤害他。”北冥成风说。

    夏老夫人放下心,“那就好。”

    “行了,你快回去睡吧,这天色也不早了,有什么事情我们明天再说。”夏老夫人说道。

    北冥成风点头,起身走了几步,又走回来,将照片塞回到夏老夫人的手里,“这照片,还是您收着吧。”

    夏老夫人点头,将照片紧紧的握在手里。

    “成风,还有一件事情,想办法从景色的手里将信物拿回来。”夏老夫人忽然间开口说道。

    北冥成风不理解,“这信物有那么重要?”

    “是,我不管怎么会到景色的手里,你必须将这信物给我拿回来。”夏老夫人说。

    北冥成风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急忙的走出房间。

    等到北冥成风走出房间之后,夏老夫人将卧室里的窗户打开,“成风,你晚上找北冥随风喝酒难不成,是真的心软了不成。”

    夏老夫人又坐了一会,越想越不对,她必须要早出手,不能这么的被动,景色身上的病还是季如秋都是一个突破口。

    夏老夫人一转头刚好看见了床头柜上边的照片,是她和北冥思政的合影。

    夏老夫人看着就来气,直接上前,一把将照片扣在了桌子上,“北冥思政,你倒是走的潇洒,这一切乱七八糟的事情都留给了我,哼,我培养出来的继承人,定会比你培养出来的继承人好上千万倍。”    我们就走着瞧好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