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松果宝贝嘟嘴,小叔?这个称呼在没有得到北冥随风允许,原谅他叫不出口。

    松果宝贝打了一个哈欠,揉了一下眼睛,他被三长老和袁青吵醒后,清醒了那么一会,现在又重新开始困乏,在确定北冥成风对他没有什么恶意之后,松果宝贝对北冥成风说。

    “北冥成风,嗯……我困了,这里可以睡?”松果宝贝指了指不远处的大床。

    北冥成风嘴角又是一阵抽搐,这个小子,还真是不怕生啊。

    “别睡了,我们来聊聊天。”北冥成风拉了一把松果宝贝,嘟囔着开口。

    松果宝贝又打了一个哈切,盘腿坐到了沙发上边,点点头,“行,你说吧,聊什么?”

    北冥成风坐到了松果宝贝的对面,伸手戳了一下松果宝贝的腮帮子,“你倒是精神一点啊。”

    松果宝贝勉强坐直身子,睁大眼睛看着北冥成风,“你倒是快说啊,想要和我聊什么?困死我了。”

    北冥成风捏捏松果宝贝的脸颊,暗自感叹,嗯,这手感还真是不错,滑嫩嫩的,和西米的一样。

    “你西米姨,这五年都和你们在一起?”北冥成风状似无意的开口问道。

    松果宝贝点头,“你问这个干什么?又在打什么坏心思?”

    松果宝贝疑惑的看着北冥成风,“你难道喜欢的不是妈咪,而是西米姨?那你画像怎么不画西米姨?”

    北冥成风失笑,在松果宝贝的额头上又是轻点了一下,“你个小子,整天喜欢喜欢的,也不害臊。”

    “那,换个说法,你看上西米姨了?”松果宝贝好奇的开口。

    “勉强算是吧。”北冥成风倒是也不否认,“你现在可以和我说说,西米这些年的情况了吗?”

    松果宝贝抿着嘴巴摇头,“我更不能告诉你了,西米姨说了,有人要问她的事情,就自己问去。”

    西米姨可是要给他当舅妈的,怎么能够让北冥成风参合一脚,虽然说,北冥成风是他的小叔叔,但是这个便宜小叔叔还是比不过,他一直喜欢的舅舅。

    “小鬼,你不就是怕我和景宸抢西米吗?”北冥成风一眼就看穿了松果宝贝的小心思,笑骂道。

    松果宝贝也不否认,他就是担心北冥成风和景宸舅舅抢西米姨,那又怎么样。

    “北冥成风……你知不知道,小孩子是不能晚睡也不能熬夜的,我现在很困,你让我睡觉好不好?”松果宝贝问道。

    “好,你睡吧,我不打扰你了。”北冥成风点头,同意了松果宝贝。

    松果宝贝见北冥成风答应的那么爽快,一下子有些惊讶到了,凑近北冥成风,努力的想要在北冥成风的眼中看到一些诡计。

    “行了,你要是现在还不想睡的话,那就陪我在念叨一会吧。”北冥成风懒洋洋的开口。

    松果宝贝立马将脑袋摇成了拨浪鼓,“不不不,我去睡觉了,你自己一个人念叨吧。”

    松果宝贝跳下沙发,踢开脚上的鞋子,将整个人,埋进床里边。

    松果宝贝抱着被子翻滚了一圈,忽然想到三长老和袁青的话,于是看向北冥成风。

    “北冥成风,三长老会对我妈咪出手吗?”松果宝贝两双大眼睛亮闪闪的盯着北冥成风。

    北冥成风转身看向松果宝贝,松果宝贝居然问三长老会不会出手对付景色?

    “你就不担心我出手对付景色?”北冥成风问。

    松果宝贝摇头,“不知道,你上次派人追杀我和妈咪不就是没有成功吗?你当时只是想要抓我和妈咪,没有想要追杀是吗?”

    “我事后查过那件事情的始末,你下达的命令是不准伤害我和妈咪,只是过程中发生了意外,北冥成风,其实你只是想要抓我和妈咪威胁爹地。”松果宝贝说道。

    “放心睡吧,我不会出手伤害你和景色,至少现在不会。”北冥成风避开松果宝贝的眼神,淡淡的开口。

    松果宝贝点头,翻了一个身,闭上眼睛。

    就在北冥成风以为松果宝贝睡着了,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间听到一声很轻的,“小叔叔。”

    北冥成风整颗心都为之颤抖了一番,松果宝贝,叫了他小叔叔?

    北冥成风压抑中内心的激动,转身走出了房间,帮松果宝贝关上了门,然后靠在门后边,靠了许久,等到内心平复了一点,才往夏老夫人的房间走去。

    他想,夏老夫人,一定很想要一个他的解释,为什么主母的信物会落入到景色的手里。

    等他过去的时候,夏老夫人确实还没有睡着,坐在沙发上,手里捧着一张照片。

    是一张他和北冥随风的照片。

    北冥成风敲了两下门,夏老夫人并未抬头,“进来。”

    北冥成风走到了夏老夫人的面前,“奶奶。”

    “坐吧。”夏老夫人淡淡的说道。

    “怎么不说话?”夏老夫人等了一会,北冥成风并没有开口说话,于是她忍不住率先开口说话。

    “奶奶,想要我说什么?”北冥成风反问。

    “成风,你看,这是你和随风唯一一张合影吧?”夏老夫人将手中的照片递到了北冥成风的面前。

    北冥成风从夏老夫人的手里接过照片,看了一眼,点点头,“确实是。”

    上边的他和北冥随风都是三四岁的样子,两人虽然没有手牵手,但是也靠的极近。

    北冥成风对于这张照片只有一点模糊的印象,大概就是知道,这张照片是文静语拍的,他当时似乎想要去抓北冥随风的手,但是被北冥随风给躲开了。

    “你现在是心软了?不想去争这个家主的位置了。”夏老夫人肯定的说道。

    北冥成风握住照片的手一紧,“没有。”

    “成风,你骗不了奶奶,你实话告诉奶奶,是不是对北冥随风心软了,对这个家主的位置不在乎了?”夏老夫人问道。

    “没有,我不会对北冥随风心软,家主的位置,我也一定会要。”北冥成风肯定的说。    夏老夫人凌厉的目光看着北冥成风,忽然间噗嗤一声笑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