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其中就有告诉他,景色当年的一些事情。

    “你……”北冥成风忽然觉得面前的松果宝贝十分的欠扁,他很想要扁松果宝贝怎么办。

    “行了,你别说了我都知道了。”松果宝贝忽然间开口打断北冥成风。

    北冥成风额头上边的青筋跳动了一下,他又知道什么了?

    “喜欢我妈咪不是丢脸的事情,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真是的。”松果宝贝轻声的说道。

    北冥成风心想,不愧是景色和北冥随风的儿子,还真是够折磨人的。

    “北冥成风,你和我讲讲我妈咪和爹地之间的故事好不好?”松果宝贝说。

    反正长夜漫漫,这么无聊,找出一些话来聊聊也是不错的,松果宝贝仰头看了一眼上空,嗯,没什么星星,明天的天气一定不好。

    “你妈咪和你爹地?呵,这有什么好说的。”北冥成风淡淡的开口。

    总的总结下来,就是一部女追男的励志史,北冥成风深吸一口气,说好了过去只是过去,怎么又想到过去了,都是眼前的小不点。

    “跟我回去睡觉吧,太晚了,再不回去,你爹地是真的要灭了我。”北冥成风笑着说。

    北冥成风站起身,拍拍身后屁股上边的灰尘,冲着松果宝贝问道,“你是想我继续那样子,我抗你回去,还是自己走回去?”

    松果宝贝一听,急忙起身,他可不想再让北冥成风那样子的抗他回房间,难看就不说了,主要还是不舒服。

    北冥成风对于松果宝贝的选择不反对,“那走吧。”

    松果宝贝点头,跟在北冥成风的身后边朝北冥成风的卧室走去。

    “松果宝贝,一个男的,叫这样的名字倒是也不害臊。”北冥成风忽然间开口说道。

    整天宝贝宝贝的,也太娘娘腔了,他受不了。

    松果宝贝白了一眼北冥成风,他就是喜欢叫这个名字了,若是不喜欢,北冥成风可以选择不叫。

    “你的大名叫景慎是吧,既然是我北冥家的孩子,怎么着,也应该姓北冥才对啊,北冥慎?这听着也不错。”北冥成风见松果宝贝绷着小脸,又继续开口调侃。

    松果宝贝抿着嘴唇,一言不发的跟在北冥成风的身后。

    “行了,你不用用这种眼光看着我,到了,进去吧。”北冥成风笑道。

    松宝贝点头,走进了北冥成风的房间,“你今天晚上真的要和我一起睡?北冥本家应该不差一间客房才对吧。”

    北冥成风眸光一转,“怎么,我都不嫌弃你,你倒是嫌弃上我来了,要是不喜欢,可以和那一群老头子一起住。”

    松果宝贝也不是嫌弃北冥成风,只是他除了景色之外,就没有和其他的人睡过,这倒是对他挺有考验的。

    北冥成风现在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是带有酒气,松果宝贝一脸的嫌弃,他这到底是喝了多少的酒。

    “行了,你别说话了,还是赶紧进去洗漱一下子。”松果宝贝对北冥成风说道。

    北冥成风嘴角抽搐了一下,这小子,居然这么的嫌弃他?

    北冥成风自己抬手闻了一下自己身上的味道,哪有松果宝贝说的这么严重。

    “你晚上和我爹地一起喝酒的?”松果宝贝在沙发上蹦跶了一下,忽然想起这件事情,诧异的开口问道。

    北冥成风慵懒的靠在门框上边,对于松果宝贝的问题很是无奈。

    “是,北冥随风和我一起喝的酒,怎么,这也有问题?”北冥成风问。

    松果宝贝点头,“当然有问题,问题大了去了,我爹地居然不在房间陪我妈咪,来跟你喝酒?”

    北冥成风嘴角又是一阵抽搐,想不明白,这二者之间有什么关系不成?

    陪他喝酒,和陪景色,这个并没有什么冲突的地方吧。

    “北冥家族的人对我妈咪虎视眈眈,我爹地居然也放心让我妈咪一个人在房间里边。”松果宝贝嘟着嘴巴说道。

    “行了,他们要动手也会在出了北冥家族的门之后再动手的,收起你的小心思,别担心了,北冥随风不至于无能到连自己的妻子都护不住。”北冥成风说。

    北冥成风好奇的看着松果宝贝,别看松果宝贝人小小的,这脑子想的比谁都多,想那么多,难道不会头疼吗?

    “大人之间的事情,不是你一个孩子该想的,你啊,最要做的就是开开心心的长大。”北冥成风说到一半忽然间又觉得不对。

    松果宝贝是被当成了未来北冥家族的继承人来看待,那么松果宝贝就不可能开开心心的长大。

    按照他的猜测估计,等到袁青离开的时候,松果宝贝差不多也可以离开了。

    一般北冥家族的继承人都是在三岁的时候,进入无人岛训练,现在松果宝贝都五岁了,是该进去了。

    “北冥成风,你明明不喜欢北冥家族,不喜欢北冥集团,为什么一定要争北冥家族和北冥集团呢?这一些有那么重要吗?”松果宝贝十分不能理解北冥成风。

    他明明喜欢的是艺术,喜欢的是画画,为什么要去做一些自己不喜欢的事情。

    北冥成风的笑容僵硬在了一半,这个问题似乎也有人问过他,为什么不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要去做一些自己讨厌的?

    他讨厌北冥集团,讨厌北冥家族吗?不,他不讨厌,从北冥随风手里,将这二者夺过来,他只会开心,怎么会讨厌呢。

    北冥成风,努力的忽视心底的疑惑,就连松果宝贝都看的出来,他不喜欢这些东西,难道,他真的不喜欢这些吗?怎么会这样!!!

    松果宝贝悲哀的看着北冥成风,“你连自己喜欢的东西都守护不住,有什么话好说,你根本就不喜欢现在的生活。”

    “你懂什么,你根本不懂。”北冥成风打断松果宝贝的话。    “小家伙,你妈咪和爹地难道没有教过你要有礼貌吗?你应该叫我小叔叔知不知道,北冥成风,那不是你该叫的名字。”北冥成风伸手在松果宝贝的头上弹了一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