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啊,将你的这颗心安安稳稳的放到肚子里边去,好好的睡一觉。”袁青无奈的摇摇头。

    起身离开了这里,他相信北冥成风不会傻到在这里对松果宝贝动手的,何况,北冥成风似乎对松果宝贝有不一样额感情。

    “哼,但愿如此。”三长老冷哼了一声,冲着袁青的背影嚷嚷道。

    袁青无奈的摇头,三长老这脾气啊,也该改改了。

    松果宝贝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整个人已经被北冥成风给抗在了肩膀上边。

    等北冥成风走出了老远,他才意识到,自己现在在北冥成风的背上边。

    松果宝贝立马踢着小短腿,拍打着北冥成风的肩膀,“你放我下来,快点,放我下来。”

    北冥成风笑着拍了一下松果宝贝肉嘟嘟的小屁股,“别吵,再吵就将你给丢下去。”

    松果宝贝身子一僵,北冥成风,他他他他,他居然敢打他的小屁股,要知道就连景色现在也很少打他屁股了。

    “再不放我下来,我要生气了。”松果宝贝说。

    北冥成风挑眉,生气,这倒是挺有意思的,也不逗松果宝贝,直接将松果宝贝放到了地上边。

    “北冥成风,你带我出来干什么?”松果宝贝开口问道。

    眼里丝毫没有警惕之色,这一点倒是让北冥成风觉得挺惊奇的,一般的孩子这个时候不应该大哭大闹才对吗?

    “你倒是不怕我?”北冥成风饶有兴趣的开口问道。

    松果宝贝凑近北冥成风,只觉得一股酒味扑面而来,急忙往身后退了一步,“我为什么要怕你,你身上真臭。”

    松果宝贝一脸嫌弃的看着北冥成风,伸手捂住自己的鼻子。

    北冥成风面上有一瞬间的难看,他承认,他身上是有一个股酒味,不太好闻,只是,这松果宝贝也太不给他面子了。

    “你不怕我杀了你?或者拿你威胁北冥随风,我和你爹地,可是不同阵营里边的两人。”北冥成风寻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晚风吹过,吹散了北冥成风一丝丝的酒意,眼里清明的看着松果宝贝。

    北冥成风也不懂,当时为什么,什么都没有想,就将松果宝贝给带了出来,他当时恰好只是路过了,无意间听到袁青和三长老说的几句话,将松果宝贝带出来也只是那时候的想法。

    松果宝贝托着小脸,坐到了北冥成风的身边。

    “我知道,你曾经追杀过我和妈咪,但是,现在你肯定不敢。”松果宝贝笃定的开口。    北冥成风眼里的趣味更加的浓郁了,有些好奇的开口,“小家伙,你倒是说说,我为什么不敢啊,现在是杀你的好时机不是吗?我将你杀了,景色肯定伤痛欲绝,北冥随风忙着照顾景色,北冥家族就会

    乱成一团,我趁机夺走北冥家族,这样一来不就好了?”

    松果宝贝摇头,“你杀了我,我妈咪肯定不会忙着伤痛欲绝。”

    北冥成风笑了,这是什么说法?儿子死了,母亲不伤心,难不成还是开心不成?

    “因为啊,我妈咪会先杀了你,为我报仇,再伤痛欲绝。”松果宝贝说。

    别看景色平日里迷迷糊糊好说话的模样,要是真遇上事情,景色是真的狠。

    “放心吧,我今天晚上心情好,不会杀你。”北冥成风吐出胸中的一口浊气,揉了揉松果宝贝的头发。

    松果宝贝正好想借这个机会,问清楚心中的一个疑惑。

    “北冥成风……你是不是暗恋我妈咪?”松果宝贝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在月光下熠熠生辉。

    北冥成风莫名觉得脊背一凉,十分惊讶于松果宝贝怎么会提出这么一个疑问。

    “你问的这是什么问题,我怎么会暗恋你妈咪,真是好笑。”北冥成风笑出声,松果宝贝的这脑洞还真是够大的。

    “不是暗恋我妈咪?那是想要报复我爹地,才喜欢的我妈咪?”松果宝贝喃喃自语。

    北冥成风忍不住面上一排黑线,松果宝贝这都是些什么破问题,怎么就要将他和景色扯上关系。

    他哪里表现的很喜欢景色不成?

    “你满脑子想什么呢,我为什么要喜欢你妈咪,你妈咪很优秀吗?”北冥成风伸出食指戳了一下松果宝贝的额头。

    松果宝贝更疑惑了,“你既然不喜欢我妈咪,为什么在画室里画那么多,我妈咪的画像。”

    北冥成风的脸蓦然黑了下来,凌厉的目光盯着松果宝贝,“你进了我的画室?”

    那是自从五年前,他就封锁起来的地方,怎么会有人进去?

    “我不是故意的,就是不小心进去的。”松果宝贝不好意思的开口说道。

    私自入侵别人的地盘,还看了别人的东西,他知道这很不好,可是同时他也很好奇,北冥成风和他妈咪是怎么一回事。

    “算了,进去就进去吧。”北冥成风瞧着松果宝贝委屈的模样,怎么样也说不出狠话。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要画这么多,我妈咪的画像,不是喜欢我妈咪,那是什么?”松果宝贝下意识的伸手抓住北冥成风的衣角。

    北冥成风挑眉,心中忽然起了逗弄松果宝贝的心思,“你知道一个说法吗?画一个人,就是为了记住她,将她刻在心底里,景色是北冥随风最在乎的人,我伤害了景色,北冥随风是不是就会跟着痛苦?”

    松果宝贝抿着嘴唇,盯着北冥成风看了一会,接着开口说道,“撒谎。”

    “你根本不是因为想要伤害妈咪让爹地痛苦才画的妈咪画像。”松果宝贝指控道。

    “因为妈咪是第一个支持你画画的人是不是?”松果宝贝说。

    北冥成风目光微闪,虽然他很想否认,但是确实如松果宝贝所说,因为景色是第一个支持他画画的人,所以,他喜欢画景色。

    “够了,不是。”北冥成风冷冰冰的说道。

    松果宝贝冲着北冥成风做了一个鬼脸,暗自嘀咕了一声,“敢做不敢承认的家伙。”    西米姨将许多事情都告诉了他。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