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既然在这里,那你就赶紧叫出来啊,现在和我说这么多废话做什么?”二长老不耐烦的说道。

    他过来是为了见松果宝贝的,不是为了和三长老扯那么些的废话的。

    “松果宝贝睡了,我怎么给你叫出来。”三长老被二长老说烦了,不耐烦的开口说道。

    二长老显然不相信三长老说的话,只当是三长老是在坑他。

    “松果宝贝刚刚还精神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睡着了,你又在骗我。”二长老不悦的开口说道。

    从以前到现在,三长老大大小小的事情,都骗了他几回了,他要是还相信,那就有问题了。

    “嘿,你说你老二,我没事干,骗你这个做什么,我说了睡着了就是睡着了,你倒是给我声音小点,要是吵醒了松果宝贝,看我怎么教训你。”三长老压低声音,冲着二长老嚷嚷道。

    二长老冷哼一声,等他找到松果宝贝,指不定是谁教训谁。

    眼见三长老的目光频频看向卧室处,二长老心里有谱了,松果宝贝十有**就在那个卧室里边。

    于是趁三长老不注意的时候,就朝卧室里边走了过去。

    三长老想要阻止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二长老已经打开了卧室的房门。

    二长老刚想要喊出松果宝贝名字的时候,就听见松果宝贝浅浅的呼吸声,一下子就沉默了下来。

    “看吧,我就说了吧,松果宝贝睡了,你这人,怎么还不相信呢。”三长老急忙将二长老给拽了出来。

    小声的指责着二长老,唯恐声音大了那么一点,就将松果宝贝给吵醒了。

    二长老老脸一红,“这不是被你欺骗太多回了吗?总感觉你骗了我。”

    三长老冷哼一声,就脑袋转向一边,他承认,他是骗了二长老许多回,不过,那也不能叫做骗,最多就是忽悠而已。

    “行了,你现在人也见到了,可以回去了吧。”三长老嫌弃的开口。

    二长老瞥了一眼三长老,慢慢悠悠的坐了下来,“老三,我们很就没有下棋了是吧。”

    三长老心中一个咯噔,一时间摸不准二长老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是,是很久没下了,快三年了吧。”三长老迟疑的说道。

    说起下棋,那就是他的耻辱,还记得三年前的时候,他下棋输给了二长老,承诺了二长老一个事情,说起来现在都是累啊。

    “反正,今天晚上我来都来了,也是闲着无聊,不如我们来下一盘吧。”二长老笑盈盈的说道。

    三长老立马一屁股坐到了二长老的身边,“你个老头,脑子里又打着什么坏主意?”

    打死他都不相信,二长老会有这个闲情雅致来跟他下棋。

    “老三,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我们一起风里雨里,这么多年一起走过来,能打什么坏主意?”二长老说。

    三长老依旧狐疑的看着二长老,就是因为这么多年一起走过来,他才那么的不相信二长老。

    不过,说起下棋,他倒是也是手痒痒,想要和二长老来一局。

    对于输给二长老的事情,他始终耿耿于怀,这三年,闲着没事,就会拉人走走棋,现在,棋艺比当初不知好了多少倍。

    反观是二长老,这几年一直跟着夏老夫人,策划那谋划这的,棋艺定是退步了不少。

    “来就来,先说好,赌注是什么。”三长老大手一挥,挑眉看向二长老。

    二长老摸着下巴,想了一下,开口说,“这样吧,输的人,明天和家主提议让松果宝贝留下来怎么样?”

    三长老一听,觉得这个提议还是很不错的,于是爽快的就点头答应了。

    “来来来来,老二,这一次我要你输的连裤衩都输了。”三长老冷笑。

    当两人下了半局的时候,二长老抬头看了一眼三长老,没有想到,三长老的棋艺倒是进步的挺快的。

    “釜底抽薪,老三你输了。”二长老从旁边拿过了一杯茶,抿了一口。

    三长老懊恼的看着面前的棋局,不敢相信的开口,“怎么会输呢。”

    “行了,老三,都输了,你就不要想什么了,记得明天去跟家主提议让松果宝贝留下来。”二长老淡淡的瞥了一眼三长老。

    慢悠悠的站起身,扭动了一下身子,老了就是不中用了,就坐了那么一会儿,身子就开始酸痛。

    “知道了,知道了。”三长老随意的罢手,注意力都放在了面前的棋局上。

    “好,那我就先走了,等到明日早上松果宝贝醒了,你第一个通知我。”二长老说。

    三长老又是随意的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二长老这才,慢慢悠悠的朝外边走去,刚走到门口就看见袁青急急的走了过来。

    二长老挑眉,他似乎猜到了袁青过来的目的,当即也不急着走了,笑着和袁青打了一声招呼。

    “袁青,这么晚了还来找老三,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袁青指了一下房子里边,“我听闻,松果宝贝被三长老接过来了,过来看看。”

    二长老点点头,袁青也冲着二长老点点头,径直进去找三长老。

    “松果宝贝已经睡了,你可以回去了。”三长老看到袁青,淡淡的开口说道。

    袁青挑眉,“睡了?我看看。”

    袁青也不理会三长老的脸色,直接开门看了一眼熟睡中的松果宝贝,然后再将门关上。

    “袁青,你准备什么时候离开啊。”三长老将棋局上边的棋,一一的收起来,顺口问道。

    袁青笑,“怎么,你们几个就这么希望我离开?”

    “不,按照你以往的习惯,这顿饭吃完之后,就该离开了。”三长老,放下手里的旗子看了一眼袁青。

    脸上一闪而过的落寞,这年纪越大就越爱想以前的事情,这最近就更爱想起,以前他们沙场驰骋的日子。

    袁青很小的时候,就跟在了北冥思政的身边,也算是跟着他们一起成长起来的,那些一起拼杀,闯荡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原本以为老了之后,能经常见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