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五十五章:事情哪有那么巧合

    “不管怎么样,现在景家大小姐都是我,而你只能躲在黑暗中隐姓埋名。”景知高抬下巴,至少在身份上她压住了景色。

    景色嗤笑一声,实在不愿和景知争夺这个名头,如果可以她只希望她姓的不是景,身上流的血也不是景家的血,更不希望认识景松这个人。

    “你既然那么喜欢这个名头就好好珍惜吧!”再过不久,景家将会永远从a市除名,景盛集团也会成为历史。

    “哼!”景知高傲的冷哼一声,突然想到自己找景色是来算刚才摔倒的账的,怎么就被扯开了话题,“喂,办公椅坏了是你动的手脚”

    “是你,一定是你。”景知认定了就是景色,朝着景色吼了几声,景色懒得抬头看她,就算知道是她故意弄坏的又能怎么样呢?

    再怎么样,景知也只能像个小丑一样在这里蹦跶着,却没有人理会她。

    “你等着,我要去告诉北冥哥哥。”景知红了眼眶,丢下一句话走向北冥随风的办公室。

    听到景知要去告诉北冥随风后,景色看着淡定,其实心中还是紧张着,她不知道北冥随风会不会相信景知,她在害怕北冥随风相信景知后会帮助景知。

    景知刚走到门口就要推开办公室的门,司特助适时的过来拦住景知。

    “景知秘书,总裁现在正忙着,您还是回去工作,不要打扰总裁了。”司特助客客气气的说道,刚才办公室外面发生的事情他在里面看的一清二楚,对于这个自负自大的景家大小姐他也是很不屑的。

    一看到景知要进来告状,他怎么能如景知的愿呢?此前景知走进总裁办公室的时候,他可注意到风少费了多大的劲才忍下来,不将她丢出去。

    景知身上的脂粉味很重,司特助一靠近就打了个喷嚏,不着痕迹的离景知远了几步。

    “那我就这样白白受委屈不成?”景知不满,在景色手下,已经是她最大的底线了,怎么能容忍景色一而再再而三的的欺负她?

    司特助自然是站景色这边,“景知秘书,您可能真的误会景秘书了,办公椅一向是后勤部负责,螺丝脱开可能真的是意外。”

    “我不信,事情哪有那么巧合,你帮我查个清楚才行。”景知毫不客气的指使司特助。

    司特助只能跟景知走一趟,却被告知监控前几日就坏了,今天才刚刚来修,而且很多人作证,办公椅自从搬来就没人碰过,这口气景知就算不想咽也得咽下去。

    看着办公室里众人看好戏的眼睛,景知踢了办公椅一脚,痛的却是自己。

    “景知秘书,您还是抓紧工作吧!这份资料,总裁一会开会要用。”司特助就算耐心再好,也有点受不住景知的不依不挠了,办公室新人受罪,这是职场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说完司特助从景知的身边走了过去,看到景色偷笑的眼神,嘴角忍不住勾起来。

    景知见别人帮她,只好愤愤不平的罢休。

    “我的办公椅坏了,怎么工作啊!”景知环顾了一周,还是走到景色面前问景色。

    景色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茶才不急不忙的说,“去楼下后勤部再拿一条就是了。”

    景知听好转身离开,去十楼找后勤部要办公椅,后勤部一般都很忙,谁也不乐意帮这个新人拿办公椅上去,何况景知在秘书办公室发生的事情经过大家的宣传,整栋楼都知道了。

    后勤部长还是个比较好说话的大叔,从库房里又找了一把办公椅给景知,就是要她自己搬上去。

    景知咬咬牙,挽起袖子,将办公椅挪到电梯里,因为穿的是高跟鞋极其不便,动不动就要被办公椅碰撞到。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办公椅搬回自己的位置,还没等坐下来好好喘口气,办公室里的小刘就喊景知去给她倒杯水。

    景知自然不理会小刘,小刘的位置恰好在景知的旁边,踹了景知办公椅一脚,“听到没有。”

    “你敢命令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景知好不客气的还击回去。

    小刘翻了个白眼,管你是什么大小姐,在北冥集团只有上司没有大小姐。

    不过景知倒的水她还真不敢喝,让景知倒水只是故意为难一下她,谁让楼下的李经理是她的意中人呢?

    景知翻开资料就准备校对,发现另一份资料却被胶水紧紧的黏在一起,分都分不开。

    景知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景色身边,将资料仍在景色的桌子上,“你故意的,故意和我作对的是不是。”

    景色也不否认,“哦,黏一起啦。”景色摊手,“这资料可就这一份,你去将它分开,好好辨认吧,我看着努力点还是能辨认出来的。”

    景知扭头就走,不理会景色,景色也不叫住景知,景知在走了没几步后又走了回来,拿走景色桌子上的资料。

    “等下,都工作那么久了,大家都累了,你去茶水间泡壶水吧,给大家倒好。”景色叫住景知。

    “我凭什么要听你的话?”景知瞪了景色一眼。

    “就凭你在我的手下办事,北冥集团新进的员工都有一个月的试用期,在这试用期里面我有权利随时叫你走。”景色看了一眼景知,见她想说话,“别跟我提你的身份,在北冥集团里面就没有什么大小姐,你的北冥哥哥也不管用,这是北冥集团的规章制度。”

    景知想到季如秋早上的嘱咐只得忍受,放下资料朝茶水间走去。

    泡好茶,一杯杯的倒好,从没做过这些活的景知免不了在倒水的时候被热水溅到,景知看着手上被开水溅到的红点,委屈的直冒眼泪。

    景色忽然想起五年前,景知一个不开心就喜欢虐待身边的人,用热水去泼人也是常有的事情。

    受害者往往对景知敢怒不敢言,那时候季如秋还是季家二小姐,谁见了季如秋和景知都会忍让几分。

    说实话,季家的实力比景家强大多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