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北冥成风耸肩,对于北冥随风的话,并不放在心里。

    北冥随风喝了一会酒,想着景色不喜欢酒味,于是赶紧到了差不多的时候,就放下了手里的酒杯。

    “北冥成风,西米你是不是知道在哪里?”北冥随风状似无意的开口。

    北冥成风的酒杯停了那么片刻,“西米,她不是景色的闺蜜吗?我又怎么会知道她在哪里。”

    北冥随风点头,对于这一茬,也就不接话了。

    又坐着待了一会,北冥随风认为景色和季念应该聊完了之后,才起身离开。

    北冥成风看着北冥随风离开的背影,露出了一抹冷笑。

    北冥随风回到房间的时候,景色已经和季念视频结束了,正趴在床上无聊的玩着开心消消乐。

    “疯子,你回来了,去哪里了,怎么一股酒的味道?”景色听到开门声,转头看去,就看见北冥随风站在床边。

    “和北冥成风喝了几杯。”北冥随风也懒得动,直接躺在了景色的身边,闻着景色身上淡淡的香味,眯着眼睛。

    “北冥成风…疯子,说起来,我当初还以为他会成为很了不起的画家呢。”景色遗憾的出声。

    北冥随风头疼的揉了揉眉心,他当初也以为北冥成风会一心想着搞艺术,没有想到,后边,北冥成风直接变了。

    “呵,这中间,夏老夫人的作用还真是起了不少。”北冥随风冷笑一声。

    要不是夏老夫人,北冥成风没准现在依旧是当初坚持着自己艺术梦想的少年,他虽不喜北冥成风,却也会多加照拂。

    “疯子,这枚戒指,是不是北冥成风故意给我们的?”景色从手指上摘下传说中北冥家族主母信物的戒指,将它交给北冥随风。

    戴着这枚戒指的时候,她心里一直很惶恐,这么重要的东西,万一掉了该怎么办。

    北冥随风拿过这枚戒指,装进了自己的裤兜里,“到时候给你找根链子吊着。”

    北冥随风看着这枚戒指渐渐出了神,他没有想到传说中的北冥家族主母的信物,居然是这枚戒指。

    当初他的母亲,就是少了这样一个信物,才渐渐的导致了后边的结果。

    说是信物看着也没有什么特别大不了的地方,一个普通的花纹,唯一值钱的应该就是戒指上边的玉了。

    “嗯。”景色很赞同北冥随风的话,戴在手上指不定就掉哪了,还是那根链子穿着比较安心。

    北冥随风想到之前北冥成风将戒指交给他时的情景,当时没有多想,现在想想,那一切事情似乎都进展的太过顺利,或者说是太巧合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北冥成风的目的在哪里?

    “色色,你怎么会以为是北冥成风故意要将戒指交给我们的?”北冥随风随口问道。

    “哦,那天在外边一不小心的听到了你和司特助的谈话,随便猜的。”景色没有说这是她的直觉。

    北冥随风点头,忽然间翻身到了景色的上方,似笑非笑的看着景色。

    “疯子,你干嘛。”景色被北冥随风突然的这一下子吓了一跳,急忙两手撑在北冥随风的胸前。

    北冥随风将脸埋入景色的脖子,“色色,我难受。”

    “让你酒喝多了吧。”景色无奈的开口,半坐着,拥着北冥随风。

    “行了,赶紧去洗洗,早点睡吧。”景色无奈的开口说道。

    北冥随风随意的嗯了几声,依旧趴着不愿意动弹,“色色,你帮我。”

    景色的脸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猛地想起上一次,北冥随风也是这样坑骗他的,于是有些恼怒的推了一把北冥随风,“你别闹了。”

    “色色,真的难受。”北冥随风嘟囔了一句,紧紧的抱住景色的。

    景色红着脸,将北冥随风推开,“疯子,你快去洗漱,洗漱完可以睡觉了,明天早上还要早起。”

    “色色,你帮我。”北冥随风无赖的开口说道。

    景色忍不住汗颜,当下就拒绝了,“疯子,不可以,别闹了,你快去洗漱。”

    每次北冥随风这般要求的时候,最后都会出事情,若是在家里也就算了,可这里是北冥本家啊,指不定门外边有多少人守着,打死她都没有这样的脸皮。

    北冥随风和景色僵持了一会,北冥随风挫败的低下头。

    在景色的脸颊上亲了一下,“色色,你等着我回来。”

    景色胡乱的嗯了一声,敷衍着北冥随风,现在主要的就是将北冥随风忽悠过去洗漱,然后,等到他出来的时候,她应该已经睡着了,北冥随风不会没有人性到,要叫醒她的地步。

    景色见北冥随风走进了浴室,急忙闭上眼睛睡觉。

    等到北冥随风出来的时候,果然见到景色已经睡得很香甜,坐在床边看了一会景色,全然没有什么不好的念头。

    他知道景色今天累到了,之前这么说,不过是故意吓吓景色,让她早点睡着罢了。

    北冥随风掀开被子,躺在了景色的身侧,等了一会,等到景色主动的滚进了他的怀里,北冥随风才笑着将景色牢牢的锁在怀里。

    然后闭上眼睛,抱着景色沉沉的睡去。

    相对于景色和北冥随风,松果宝贝可没有那么好眠了,先是夏老夫人要带他回房间,刚在夏老夫人的房间坐了没一会,大长老就来要人了。

    松果宝贝只好跟着佣人去了大长老的地盘,屁股刚坐在沙发,二长老也派人过来,说是要和松果宝贝谈谈感情。

    佣人传达完二长老的意思之后,笑眯眯的看着大长老,“大长老,二长老说了,您这么明事理,一定不会反对的。”

    话都说到这个点上了,他反对有用吗?

    大长老面上笑嘻嘻,心里忍不住骂娘,只好挥挥手,送走了刚到他这里的松果宝贝。

    松果宝贝跟着佣人刚走到楼梯口,就遇到了另一波的人,说是三长老要和松果宝贝有事商量,一定要带走松果宝贝。    三长老最狠的是,还派了两名身材魁梧的手下过来,一路护送松果宝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