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嗯,我和疯子还没有办婚礼,当伴娘应该没有问题吧。”景色说着有些犹豫的转头看向北冥随风。

    “不管了,不管可不可以当伴娘,念念,我都要当你的伴娘。”景色无赖的开口。

    季念抿唇笑看着景色,“好,色色,你来当我的伴娘,还有西米。”

    说到西米,景色忍不住皱眉,“念念,自从那天晚宴之后,西米也不知道去了哪里,问哥哥,哥哥也说不知道,好担心她。”

    西米一般不会没有任何消息的离开这么久,她很担心,万一西米出了事情那该怎么办。

    “这个,我想西米应该不会出事情,西米的防身能力还是不错的。”季念犹豫了一下说。

    景色叹口气,现在也只能这么想了,景色忽然间眯起眼睛,猛地转身看向身后的北冥随风。

    “疯子,你是不是知道西米的下落?”

    北冥随风直接揉乱了景色的头发,“色色,西米的行踪,我看是景宸最为的清楚,若是连他都觉得不必在意,不必担心,你还怕什么。”

    景色听了北冥随风的话,那么一想,确实是如此,“我明天就去找哥哥,让他一定要将西米给找回来,念念的婚礼怎么可以没有西米。”

    景色还记得,她们小的时候,还玩笑的猜测过,谁是最早结婚,谁是最晚结婚的,当时她们都认为是西米最早结婚来着,季念是最晚的。

    “色色,你先去洗澡吧,洗完再聊。”北冥随风对景色说。

    景色点头,顺从的下了床,走进浴室之前还不忘交代,“念念,你等等我,我一会再来和你聊天。”

    季念浅笑着点头,她还是喜欢这样软萌软萌的景色,在敌人面前浑身有刺的景色,最让她心痛。

    “北冥总裁要和我说什么?”季念等到景色进了浴室之后,才将目光看向北冥随风。

    季念的脸上已经不再是面对景色时的浅笑,而是有些愁容。

    “难道不是你有话要和我说?”北冥随风不答反问。

    “北冥总裁既然都这么说了,那就当我有事情要与你说吧。”季念说道。

    “我婚礼那天,可能会出事情,北冥总裁,到时候你最好寸步不离的守在景色的身边。”季念皱着眉头开口。

    越是靠近婚礼,她内心的不安越发的强烈,说不出来的预感。

    想来想去,身边最有可能出事情的就是景色,西米和其他人尚且有自保的能力,景色并没有。

    “出事?”北冥随风皱着眉头,喃喃的说道。

    他是见识过季念的预感,既然季念说那天可能会出事前,十有**还真会出事情,让他不得不防。

    “不知是谁,先做好预防的准备吧。”季念说。

    “季念,你结婚了,不怕楚墨来抢亲?”北冥随风忽然开口问道。

    楚墨对于季念的执着,他是看在眼里的,现在楚墨是没有任何的作为,就怕季念婚礼的那天,会出乱子。

    “不怕。”季念想,现在她最放心的人反而是楚墨。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之前派出去调查季如秋的人,有了一些眉目。”北冥随风说道。

    季念坐端正了姿势,“什么眉目,季如秋的背后人物是谁?”

    “在这个之前,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季如夏以前有没有旧情人之类的?或者说和哪个男人有什么瓜葛?”北冥随风问道。

    季如夏的过去,似乎被人给刻意给抹去了,知道的人并不多。

    “旧情人?瓜葛?”季念犹豫的想着,从她有记忆开始,季如夏就是景松的妻子,一直是贤妻良母的典范,别说旧情人了,就是连交际都极少会去的人,能和什么男人有瓜葛?

    “应该没有,姐姐她自从嫁给景松之后,一直深居浅出的,没有听过她和哪个男人有瓜葛,你是怀疑姐姐出轨?”季念不敢相信的开口问道。

    “那倒不是,就是这么一问,之前潜入景家的时候,听到季如秋的梦话有些好奇。”北冥随风说。

    他也相信季如夏是个好女人,不会在婚内和别的男人有瓜葛。

    “这件事情,我还需要再查查。”北冥随风说。

    季念点头,确实需要好好的查一查,这一些事情,她没有想到季如秋居然和外人还会有勾结。

    “下周一就是景盛集团的股东大会。”北冥随风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季念挑眉,“你知道景宸下的棋子了?”

    “景宸在我的地盘玩些小动作,我要是再没有察觉,这市我也可以不用混了。”

    他不止知道景宸下的棋子,而且还在景宸下棋的过程中,推了一把。

    “你们再说什么?”景色从浴室里出来就听到景宸的名字。

    “是不是我哥哥出事情了?”景色急忙跑到北冥随风的面前,头发湿哒哒的任由它披在身后,也不去管它。

    “没有,怎么会出事。”北冥随风赶紧开口说道,“你哥哥就是一只老狐狸,怎么会出事情呢。”

    “真的?”景色疑惑的看着北冥随风,有那么点的不相信。

    “对,我和季念在说,下星期一股东大会的事情,到时候需要出席。”北冥随风说。

    “我要出席,我要看着景松和季如秋一点点的失去从我这里拿走的东西。”景色说。

    她一直记着,五年前,她是怎么被景松和季如秋以景宸相逼迫,怎么交出妈咪给她的股份的。

    这一切,她都要从景松和季如秋的身上给讨回来。

    “好。”季念点头,她知道,景色五年前受了多大的委屈。

    然后,北冥随风就眼睁睁的看着,景色拿着平板,趴到沙发上,看也不看他一眼的,就和季念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

    北冥随风没忍住嘴角抽搐了一下,她这是要闺蜜就不要老公了?

    北冥随风深吸一口气,从柜子里拿出吹风机,坐到景色的身边,帮景色吹起了长发。

    季念看着这一幕,嘴角又忍不住勾起一抹笑容,她记得当初,楚墨也这样帮她吹过头发。

    等到北冥随风将景色的头发吹的半干之后,景色就迫不及待的赶走北冥随风,让他不要打扰她和季念之间的聊天。

    于是北冥随风只好起身,想到还有一些文件没有处理,转身朝门外走去。

    刚开门,就看见了门外边的北冥成风。

    “北冥随风,真巧。”北冥成风看到北冥随风笑着打了一声招呼。

    北冥随风忍不住在心里嘀咕着,这不就是明摆着在这里堵他吗?巧个毛线啊。

    “找我有事?”北冥随风关上了门,才冷着看着北冥成风。

    “难道没有事情就不能找你了吗?怎么说哦你也是我大哥,找你叙叙旧,聊聊天总是可以的吧。”北冥成风说。

    北冥随风冷笑,他就不信了,北冥成风会这么有闲情雅致的找他聊天叙旧。

    不过,既然北冥成风这般邀约了,他也确实不好拒绝,于是点点头,跟着北冥成风往吧台的方向走。

    北冥本家里边,不仅有酒吧,还有一系列的娱乐措施。

    北冥成风从酒柜里拿出了一**红酒,往北冥随风的酒杯里边倒了半杯。

    北冥成风举起自己的酒杯往北冥随风的方向举了一下,就仰头喝下,北冥成风连喝了三杯之后,发现,北冥随风依旧没有拿起自己的酒杯。

    “怎么,怕我下毒害你不成?”北冥成风嘲讽的看着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不说话,北冥成风笑笑,就打算拿过北冥随风面前的酒杯,自己喝,刚举起来,北冥随风就按住北冥成风的手。

    从北冥成风的手里夺回酒杯,“这不是给我喝的酒吗?你自己喝了又算怎么回事。”

    北冥随风一边说着,一口饮下了酒杯里的酒,“酒倒是好酒。”

    “北冥随风,你现在是不是很得意,老婆孩子两边抱,商场上又是一帆风顺。”北冥成风忽然开口问道。

    他就郁闷了,为什么老天爷如此的偏爱北冥随风,家世样貌就算了,现在老婆孩子都有了,这世上,比北冥随风幸运的没有几个了吧。

    “比起你,是要得意一些。”北冥随风,还真是不想打击北冥成风,但是看到北冥成风这副欠扁的样子,就忍不住刺一下北冥成风。

    “北冥随风,不要得意的太早,谁输谁赢,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北冥成风说着,又喝下了一口红酒。

    “那你不妨试试好了。”北冥随风说。

    接下去的两人都没有说话,都是你一口我一口的喝着酒,像是在比赛似得,北冥成风最后的时候,直接放弃了酒杯,举起酒**就开始喝。

    北冥随风就坐在一边看着北冥成风自虐般的喝着酒,一直等到北冥成发泄的差不多了,才从北冥成风的手里夺过他的酒**。

    “北冥成风,你应该知道我的底线在哪里,如果你敢触碰,我不会对你手下留情的。”北冥随风想起季念说的不好的预感,也不知道会不会和北冥成风有关系。    不管有没有关系,都需要给北冥成风提个醒。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