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北冥思政告诉他,若是松果宝贝是个好的,那就留下来,若是是个不好的,那就动手吧。

    北冥家族的血脉容不得一丝的不好。

    “所以,你现在可以安心对爷爷回复了?”北冥随风勾唇笑道。

    他对于松果宝贝很有信心,要是松果宝贝还不够好,他想,全世界应该没有令爷爷满意的了。

    “嗯,我想老家主要是见了松果宝贝也是一定会极喜欢的。”袁青笑道。

    他其实不是今天才回市,他已经回来好多天了,一直在暗处观察松果宝贝。

    “哎,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袁青感叹的说道。

    他记得当初北冥随风已经够厉害了,没想到,北冥随风的儿子,比他还要再聪慧一点。

    “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生的儿子。”北冥随风得意洋洋的笑道,他对于松果宝贝可是极有信心的。

    “对了,家主,现在还有一个问题,你准备什么时候送松果宝贝去无人岛训练?”袁青问道。

    不尽早将松果宝贝送过去训练,怕是日后会成为伤仲永。

    “松果宝贝现在还小,再等等吧。”北冥随风打心底里不想将松果宝贝送过去受苦。

    但是,也知道,不狠下心将松果宝贝送去训练的话,日后在北冥家族里边并不能服众。

    “小?都五岁了,不小了,我记得家主你那时候三岁就跟着在后边训练了。”袁青并不赞同北冥随风的话。

    “我要好好考虑考虑,再给答复。”北冥随风说道。

    袁青点头,“好,家主,你需要好好的考虑一番,老家主也希望松果宝贝能够尽快去参加训练。”

    北冥随风想要是事情有那么简单就好了,现在松果宝贝可是三家盯着呢,季家景家还有北冥家。

    按照松果宝贝偏心的程度,估计会更喜欢去,还是帮景宸和西米推动一把,省的景宸老是将目光打在松果宝贝的头上。

    “家主,我看夏老夫人对于家主夫人很不满意的样子,你要多费点心思了。”袁青想到夏老夫人,忍不住提醒道。

    他也不希望北冥忘的事情再次重演,北冥家族再也经不起这样的打击了。

    “嗯,我不会让景色出事的。”北冥随风说。

    “家主,还有二少的事情,你想怎么处理”袁青看着北冥随风。

    说到北冥成风,袁青又不得不在心底责怪夏老夫人,北冥成风现在走到这一步,十有**都是夏老夫人挑起的。

    北冥成风也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多好的一个孩子,偏生有了不该有的心思。

    “那就要看北冥成风怎么做了。”北冥随风淡淡的说道。

    要是北冥成风,偏生要在作死的道路上走着,那他也是没有办法的。

    袁青原本还想对北冥随风说,最后的时刻对北冥成风手下留情,后来又想想将这句话给咽了回去。

    “家主,老家主让我另外向你传达一句话,松果宝贝的大名需要早日定下。”袁青说道。

    “松果宝贝有大名,叫景慎。”北冥随风宠溺的开口。

    袁青忍不住汗颜了一把,他说的大名是姓北冥这个姓,而不是姓景。

    “家主,我们北冥家族的孩子,怎么可以姓外姓。”袁青不赞同的开口。

    北冥随风将景慎二字,在嘴里又念了几遍,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他倒是觉得挺不错的。

    “我读着,这景慎挺好听的。”北冥随风说。

    “家主,就算是叫景慎,也得在前面加上北冥二字。”袁青说。

    “北冥景慎?”北冥随风看了一眼袁青,觉得这个名字并不好听。

    “家主,需不需要我来帮忙?”袁青似乎猜想到了北冥随风的心思,急忙上前,自告奋勇的开口。

    “不用了,松果宝贝的大名,我自己有所想。”北冥随风说道,他可不希望松果宝贝的名字是让别人起的。

    袁青又和北冥随风说了几声,才在大长老的催促下,走出了书房。

    北冥随风出来的时候看到长老会的人都在,并没有看到景色,才知道,他们已经让人送景色回房休息了,至于回哪个房间,当然是他的房间。

    松果宝贝则被夏老夫人给叫走了,说是晚上由夏老夫人带着。

    北冥随风又和长老会的人商议了一些事情,等到结束的事情已经是深夜了,自然也懒得赶回去,就留在了北冥本家。

    虽然北冥随风很久不住这里,但是他的房间还是天天被人打扫着,只要住进去就好了。

    北冥随风以为景色应该已经睡了,回到房间的时候,看到景色还开着视频在和季念聊天。

    北冥随风没有惊动景色,走到景色的身后,看了一眼视频,看见季念在给景色展示婚礼那天所需要的礼服样式。

    “念念,我觉得这套中式的不错。”景色指着其中一套中式的礼服开口。

    季念看了一眼景色的身后,然后听到景色的话之后,才慢吞吞的将目光落到了中式礼服上边。

    “是不错。”季念说。

    景色察觉到季念的目光,转身朝身后看去,就看见北冥随风站在自己的身后边。

    景色惊呼出声,猛地从床上蹦跶起来,“疯子,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不出一个声。”

    “刚刚过来,看见你在聊天,就没有出声打扰了,在聊什么?”北冥随风从容的坐在景色的身后,伸手将景色圈住,下巴抵在景色的肩膀上。

    “喏,我和念念在说婚礼那天接亲时候穿的礼服事情,现在不都是流行中式吗?我看这个就挺好。”景色指着中式的礼服。

    “那,色色,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婚礼那天怎么穿?”北冥随风问道。

    “现在还早,想他干嘛,念念,你长得本就偏古典,相信我,这一身衣服绝对好看。”景色笑嘻嘻的说道。

    “色色,要不是你结婚了,还真想让你做我伴娘。”季念叹口气。    她的朋友本就不多,玩的好的也就是景色和西米,现在景色已经和北冥随风领了证,西米又不知道在哪,伴娘人选都成了问题。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