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吃饭的时候,除了夏老夫人黑着脸,没有怎么吃以外,其余的人,都吃的极为的开心。

    北冥成风也难得的冲着松果宝贝露出了一个笑脸。

    几位长老更是怕松果宝贝吃不饱,一人一筷子的往松果宝贝的碗里边夹菜,很快菜就堆了小山,松果宝贝急忙开口,“各位长老爷爷,你们也吃啊,这么多我都吃不完了。”

    “松果宝贝,你看看你,都瘦成什么样了,多吃一点。”三长老咋咋呼呼的开口。

    说着,又给松果宝贝的碗里夹了一个小鸡腿,然后一脸笑眯眯的看着松果宝贝。

    松果宝贝看着碗里边的鸡腿,嘴巴抽搐了一下,他能说,他吃鸡腿都要吃吐了吗?一个晚上已经不知道吃了多少个鸡腿了。

    景色听到三长老说松果宝贝瘦的时候,沉默的看了一眼松果宝贝的小肚腩……她这几天还唤着松果宝贝一起减肥来着。

    “疯子,比起松果宝贝以前,确实瘦了不少。”景色想起松果宝贝小时候胖胖乎乎的模样,再看看现在的松果宝贝。

    “嗯,色色你把松果宝贝养的很好。”北冥随风打心底里感谢景色,谢谢景色当初义无反顾的生下松果宝贝,谢谢景色将松果宝贝养的这么的好。

    他看过松果宝贝以前的照片,白白胖胖的,背上都有好几层的褶子。

    “疯子,我以前就在想,小时候小孩子胖乎乎的是可爱,这万一长大了,要是还胖乎乎的,得有多丑啊,幸好松果宝贝均衡的生长。”景色笑着说。

    为了这件事情,她还找景宸商议过,两个人都没有过带孩子的经历,为了这件事情还傻乎乎的在一起讨论了半天。

    北冥随风挑眉,“色色,你要对我们两个人有信心,我们两个都这么的优秀,松果宝贝又能够差的到哪里去。”

    景色听着北冥随风的话,忍不住笑出了声,当看到众人的目光看过来的时候,又急忙收声。

    松果宝贝努力的消灭着眼前的食物,只不过,他不知为何,有种越吃越多的感觉。

    “我们北冥家有多久没在一起,这样好好的吃过饭了。”大长老看着面前的众人,感慨的开口。

    北冥随风五年前自从景色离开之后,不曾踏入过北冥本家,更不要说一起吃饭了。

    北冥成风手里拿着酒杯,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长老爷爷,以后我会经常回来陪你一起吃饭的。”松果宝贝咽下嘴里的饭菜之后,仰起头,笑盈盈的对大长老说。

    大长老顿时眼睛都笑眯了,一双手颤抖的摸上松果宝贝的脑袋,“松果宝贝说的是真的?没有坑骗大长老爷爷?”

    松果宝贝点头,“没有,我说的都是真的,没有坑骗大长老爷爷。”

    松果宝贝想,长老们其实也很孤独,为北冥家族奉献了一辈子,到现在都是孤身一人。

    平日里吃个饭都是一个人,面对着空荡荡的饭桌。

    “好好好。”大长老连连点头,不断的说着好。

    吃完饭后,夏老夫人率先离席,她根本一秒钟都不想在景色的面前待着。

    北冥成风倒是想要和景色说几句话,只不过话还没有说上,就被夏老夫人拉着离开了这里。

    “家主,你跟我来一下。”袁青对北冥随风说。

    北冥随风点头,他刚好也有事情要问袁青,叮嘱了景色几句,就跟着袁青去了北冥思政以前的书房。

    “家主,容我多嘴的问一句,北冥家族最近发生了什么?怎么会有废除长老会的传闻?”袁青问道。

    他一回来就听到了以前的下属,汇报的北冥家族的近况。

    不是他老思想老顽固,而是北冥家族这么多年延续下来,长老会一直都是存在的,怎么能够说废除就废除,他接受不了。

    “留着也没有任何的意义了,还留他做什么。”北冥随风知道,废除长老会不是容易的事情。

    但是,他依旧想要废除长老会,长老会在就是为了牵制北冥家主。

    “家主,这事情太过重大,还是要好好的商议商议。”袁青一时间接受不了这个消息。

    北冥随风也不指望袁青能够接受,怎么说也要给他们多一点的时间,让他们去接受。

    “夏老夫人不就是仗着长老会,才有恃无恐了那么多年吗?”北冥随风说。

    袁青将手负在身后,来回的走动着,满脑子都是这个消息,他要怎么向北冥思政传达啊。

    “这件事情,还是过于重大,我看还需要老家主的定夺。”袁青对北冥随风说。

    北冥随风问,“那,现在,爷爷在哪里?”

    袁青一瞬间的语塞,北冥思政在哪?他倒是想要告诉北冥随风,可是不能说啊。

    “老家主的行踪飘忽不定,不清楚。”袁青说。

    北冥随风嘲讽的笑出声,“袁叔,你一直跟着爷爷,你会不知道爷爷的下落?”

    袁青的话被北冥随风给堵在了喉咙里边,“家主,老家主的下落不是我不想告诉你,是老家主有过嘱咐,千万不能泄露出去。”

    北冥随风点头,不再勉强袁青,“既然袁叔不愿意说的话,那就别说了。”

    袁青听闻松了一口气。

    “不过袁叔,你可以告诉我,爷爷他最近怎么样吗?”北冥随风问。

    他对于从小教导他的北冥思政,还是有一定感情在的。

    “家主你这点倒是放心,老家主最近非常的好,身体什么都是极好的。”袁青说道。

    “那就好。”北冥随风点头,只要知道北冥思政很好就行了。

    “袁叔,爷爷他已经知道了松果宝贝的事情?”北冥随风忽然看向袁青。

    要不是北冥思政知道了松果宝贝的事情,让袁青回来看看,袁青怎么会赶在这个时间回来。

    袁青点头,“没错,老家主知道了松果宝贝的存在,才让我回来看看。”

    北冥随风忽然看向袁青,“袁叔,你回来也不单单是为了看看松果宝贝吧。”    袁青没有说话,低头看向自己的鞋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