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夏老夫人,你太激动了。”袁青淡漠的看了一眼夏老夫人。

    转而笑眯眯的看着景色,“我倒是看这姑娘不错,家主的眼光不错。”

    景色对着袁青露出了一抹笑容,一颗不安的心,也渐渐的平复下来。

    “不说了,这先吃饭吧。”袁青转身看向夏老夫人,他这也算是给足了夏老夫人的面子。

    “等等,吃饭前,还有一件事情要通知你们一下。”北冥随风喊住了走往餐桌的众人。

    北冥成风皱眉看向北冥随风,目光再转移到了景色的脸上,他大概猜到了北冥随风想要做什么。

    夏老夫人也诧异的看着北冥随风,北冥随风还需要通知他们什么?

    “景色从今天开始,就是我们北冥家族的主母,也是我北冥随风的妻子。”北冥随风的目光扫过众人。

    虽然这早就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情,从北冥随风的嘴里说出来,更为的正式了一点。

    “不承认。”夏老夫人率先开口,面色极为难看的看着北冥随风和景色。    北冥随风勾出一抹冷笑,淡淡的扫过夏老夫人,将景色的手举了起来,从裤袋里掏出了一枚戒指,“有了北冥家族主母的信物,还有我这个北冥家主亲口说的话,夏老夫人,你的不承认,还有什么意义

    吗?”

    夏老夫人看向北冥随风手上的戒指,眼前阵阵发黑,她怎么就忘记了,信物落到了北冥随风的手里。

    北冥随风无视夏老夫人,看向袁青和大长老,“现在景色的身份,你们该承认了吧。”

    袁青和大长老对视一眼,袁青率先说道,“我一直都没有反对过,家主,既然娶了人家,就要好好的对人家。”

    “我不承认。”夏老夫人怒视着袁青,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北冥随风会突然和她来这一手,打的她措手不及。

    选在袁青回来的时候,家族吃饭的时候挑明景色的身份,给景色正名,北冥随风这一招釜底抽薪倒是玩的极好,夏老夫人铁青着脸。

    她就是让一条狗进北冥家族也绝对不能让景色进入北冥家族,绝对不能。

    “夏老夫人,你的反对似乎没有什么用了,连主母信物都守不住。”袁青冷漠的看着夏老夫人。

    之前夏老夫人手里有北冥主母的信物,也是北冥思政的妻子,他会多方的尊敬着,只是夏老夫人现在的作为越来越让他看不过去了。

    从北冥忘那时候开始,他就对夏老夫人彻底的失望了。

    “北冥随风,我是你的奶奶,你必须听我的,不然就是不孝。”夏老夫人抓过桌子上的茶杯,猛地扔在了地上。

    现在的情况和二三十年前何其的相似,北冥忘也是那时候,带着文静语走到她面前,告诉她他要娶文静语。

    后来的结果是什么,北冥忘的下场又是什么,她决不允许。

    “大长老,你也同意吗?”夏老夫人见北冥随风不理会她,又将目光看向了大长老,她现在只希望大长老能够出言反对,这要是真让景色进了北冥家族,后果不堪设想啊。

    大长老沉默了片刻,才说,“既然都有了信物,我自然也不会反对。”

    夏老夫人脸色极为难看,就连大长老都妥协了,难不成事情当真就这样随了他们的心愿,让景色成为北冥随风的妻子?

    “你们难道想让十多年前的事情重新上演吗?”夏老夫人看向几位长老和袁青。

    这还是第一次,在出了那件事情之后,夏老夫人当着他们的面,提及这一件事情。

    只是,这件事情,到底是谁的错,袁青叹口气,对于北冥忘他也很心痛,怎么说都是自己亲眼看着长大的孩子。

    “夏老夫人,你真要提及那件事情吗?”北冥随风眸光流转,要不是她,后边怎么会有这些事情。

    “我……”夏老夫人张嘴想要说话,被大长老给打断了。

    “行了,过去的事情就别提了,既然主母的信物已经在景色的手里,那景色从今天开始就是我们北冥家族的主母了。”大长老说。

    说着还用警告的目光瞥了一眼夏老夫人,这人啊怎么说是老糊涂呢,就是越老越糊涂。

    “家主,那你们的婚礼什么时候办,可有计划过?婚礼一定要好好办,我们北冥家族家主的婚礼,可不能简简单单马马虎虎可得办得盛大。”袁青插了一句话。    他原本想,吃了晚上的这顿饭就离开,现在北冥随风既然承认了景色的身份,那么接下去的就是婚礼,不止有婚礼,还有松果宝贝正式成为北冥家族的继承人,一桩桩的事情,想要离开,怎么也要等到

    北冥随风将婚礼办完了再离开。

    “是啊,这婚礼可不能马马虎虎,怎么隆重怎么来,直接开飞机接亲吧。”三长老提议着开口。

    人家都是用豪车接机,他们北冥家族自然要用比车子好的。

    景色在一边听着汗颜,这么快就上升到了婚礼?用飞机接亲?她家到北冥家需要用到飞机?

    “婚礼的事情再商量,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赶紧确定一下婚期,要找一个大吉大利的日子。”大长老说道。

    “好了,先去吃饭吧。”袁青见众人越讨论越激烈,开口说道。

    “是是是,先吃饭。”大长老点头,转身准备去抱松果宝贝,就发现袁青先他一步将松果宝贝给抱了起来。

    大长老磨牙,瞪着袁青的后脑,他能见到松果宝贝的时间也不多,就等着今天了,现在还被人给截走。

    “别用这样的眼神看我啊,你想想,你们想要见到松果宝贝还不是时时刻刻的事情,我可就不一样了。”袁青说道。

    说着又从衣袋里掏出手机,抱着松果宝贝和松果宝贝玩起了自拍。

    “可要多拍一些照片,到时候离开的时候,可以看看手机里的照片。”袁青念叨着。    一众长老在身后看的眼红,他们可没有和松果宝贝有过合照的时候,袁老头太不道德了,居然自己吃独食。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