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念想了一下,开口说道,“季韫,如果你现在想要反悔的话还有机会。”

    季韫摇头,“我不会后悔的。”

    季念听了之后,淡淡的点头,不后悔就好。

    景色并没有和季念和季韫一起离开,而是站在原地等北冥随风,北冥随风说,晚上要带她和松果宝贝回北冥家族吃饭来着,说是要见一个人。

    在冷风中吹了一会,景色又觉得胸口难受的紧,弯着腰呕吐了几声。

    “色色,你怎么了,没事吧。”北冥随风在远处就看到了景色不舒服的模样,急忙将车停在景色的面前,解开安全带,快速的下车走到景色的面前。

    景色摇头,从衣袋里拿出纸巾擦了一下鼻子,“没事,我就是赶紧有些感冒了,有点难受而已。”

    “感冒了?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北冥随风牵起景色的手,将景色往车里带。

    景色赶紧开口,“没事的,就是平常的感冒,回去多喝点水就好了,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的。”

    北冥随风还是有些犹豫,景色的身子弱,孤展和白术都说过,能不让她生病就不要生病,万一身体里又因为其他病菌改变了毒性,就麻烦了。

    “行了,我真的没事,你也不要墨迹了,我们还是赶紧走吧,你不是说晚上要去见很重要的人物吗?松果宝贝还等着我们,赶紧走吧。”景色说。

    北冥随风见景色坚持,正好点头,“色色,和季念婚纱选的怎么样?有没有喜欢的。”

    “没有,季韫准备亲自帮季念设计婚纱。”景色坐进副驾驶里边,说道。

    “疯子,我总感觉念念不会开心,嫁给季韫真的是个好选择吗?”景色看向北冥随风。

    她总觉得,季念要嫁的是深爱着她,她也深爱着的男人,如今,这样的将就,这样的随意,以后真的不会后悔吗?

    “色色,不是个好的选择又能怎么样,季念自己选择了这条路,总归该她自己走完,按我了解,季韫不一定不是个好选择。”北冥随风对于景色处处爱操心这一点,着实无奈。

    和季韫也打过不少的交道,他还是很欣赏这名对手的,季念能这么放心的让季韫在季氏集团那么多年,总有她自己的思量。

    “可是,我心里就是不舒服。”景色低头说道。

    “好了,你啊,就别想太多了,接下去不想写的话,那就回来上班?”北冥随风问道。

    “林安筹备电影还需要一段时间,不然你可以跟着到片场去玩玩。”北冥随风说。

    景色想起电影,眼睛唰的一下亮了,这段时间都差点将电影给忘记了。

    “这段时间,我要跟着好好筹划季念的婚礼,等到念念的婚礼过了,再说上班的事情。”景色想着季念的婚礼可千万不能马虎,怎么说也要比楚墨来的盛大才行。

    “要不,我还是住到季宅去吧,还能帮季念,以后季念结婚之后,各种不方便。”景色转头问北冥随风。

    “去季家还能找季念好好的聊聊天,疯子,要不我今天晚上就搬过去吧。”景色越想,越觉得很有道理。

    “不行。”北冥随风斜视了一眼景色,否定了她的想法。

    “色色,你白天去找季念聊聊我不反对,晚上是我的时间。”北冥随风说。

    景色听着,赶紧哪里又不对劲,她好像又被北冥随风给调戏了。

    “疯子,我想起一件事情。”景色忽然间开口说道。

    “嗯?”北冥随风疑惑的看着景色。

    “疯子,我昨天晚上去逛了一下我的评论区。”景色说。

    “然后?”

    “然后,我发现一片哀嚎催更,催新文的。”景色勾唇。

    “所以?”北冥随风挑眉。

    “所以,我决定了,我要今晚通宵码字,争取将明天能够开新文。”景色坚定的挥挥小粉拳。

    北冥随风的笑容僵硬在了脸上,“休想。”

    “疯子,你爱我的对吧。”景色笑道。

    北冥随风听闻,哀怨的看着景色,很快就端正了神色,现在还早,到时候是什么情况,可就不是景色能够说了算的。

    北冥随风不再和景色争辩这个话题,直接将油门踩到底,去幼儿园接松果宝贝。

    景色一路上一直觉得胃里有些难受。

    今天的北冥家气氛很不对劲,这是景色进入北冥本家后,第一反应。

    松果宝贝也觉得今天,北冥本家的气氛很奇怪,不是一般的奇怪。

    北冥本家,以往的也是戒备森严,但是似乎没有今天这般的戒备森严。

    “爹地,今天是发生什么事情吗?”松果宝贝扬起脑袋,好奇的开口问道。

    北冥随风点头,“今天是发生了大事情,松果宝贝,今晚是北冥家的家宴。”

    景色一听,脚步立马停了下来,犹豫的看着北冥随风,“疯子,今晚家宴,我参加的话,夏老夫人会很不开心吧,要不我还是回去吧。”

    景色尴尬的看着北冥随风,她在北冥家族没名没分的,怎么尴尬怎么来。

    北冥随风捏紧景色的手,警告的看了一眼景色,“色色,你为什么总是忘记我们是夫妻的这个事实呢。”

    松果宝贝在一边大力的点头,“就是就是,妈咪,你嫁给了爹地就是北冥家族的人,家宴没有你怎么行。”

    景色看着一唱一和的父子两,只好点头说道,“好吧,我去就是了。”

    松果宝贝这才露出了笑容,牵住景色和北冥随风的手,蹦蹦跳跳的往里边走去。

    景色边走边想,晚些时候,夏老夫人见到她会是什么脸色,一定很好玩吧。

    果不其然,夏老夫人从楼下下来,见到坐在沙发上边的景色的时候,整个面色都变黑了。

    颤巍巍的指着景色说道,“她怎么会在这里,谁让她来的,还不将她给赶出去。”

    景色刚想说话,松果宝贝率先说道,“我妈咪是爹地的妻子,来这里有什么不对吗?”    夏老夫人一见到松果宝贝火气稍微灭了一点,语气也稍微的柔和了一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