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景宸额头上边的青筋跳动了几下,从西米嘴里说出来的几句话,怎么就那么的不讨喜呢?

    “西米,你别忘记了,你是我的女人。”景宸瞪了西米一眼。

    西米对于景宸的话,冷哼了一声,懒懒的瞥了一眼景宸,“你凭什么说,我是你的女人?这一点,我可从来没有承认过。”

    景宸倒也不生气,只用一根手指挑起西米的下巴,“你没有承认没有关系,我承认了就好了。”

    “霸道。”西米忍不住吐槽了一声,在接触到景宸危险的目光的时候,默默的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景宸这丫的,最近也不知道吃了什么,体力无限的好,她还真有些扛不住。

    就在景色以为,今晚的宴会这么过去的时候,最后还是发生了一件让人着实无奈的事情。    事情其实也很简单,就是有两家的小姐衣裳撞了颜色,在讨论谁的衣服更好看的问题上,有了分岔,其中一人拉了一堆人告诉另一人,就是她的衣服好看,另一人一时气不过,顺手就从身后拿了一块蛋

    糕,扔在了和她衣服撞了颜色的那人衣裙上边。

    被扔了蛋糕,衣服上沾染了脏东西的那人,自然容忍不了自己被她给欺负了,当下就毫不犹豫的抄起一块蛋糕扔了过去,一来一回,也就打了起来。

    明明是劝架的一群人,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到了后来就变成了两拨人在吵架。

    “景小姐,要不要去找大小姐?”管家瞧着晚宴一下子变的闹哄哄的,有些汗颜。

    景色抬手制止了管家的动作,“别去打扰季念,也别去打扰季韫,她们要打就让她们打去好了。”

    管家张嘴,想要反驳一下景色说的话,最后想到季念离开这里的时候,一脸痛苦的模样,还是同意了景色的提议,大不了出了差错他担着就是了。

    等到两拨人打的差不多的时候,景色才让保安出手制止了她们。

    “李燕飞,你给我等着,不把你打的满地找牙,我就不叫陈蕊。”陈蕊就是最开始被打的名媛。

    李燕飞伸手触碰了一下脸上的伤口,眼里燃烧了熊熊的焰火,没有错,她和陈蕊不死不休。

    “来啊来啊,我怕你不成。”李燕飞冲着陈蕊笑道。

    “啊啊啊啊。”陈蕊疯狂的尖叫了一声,对于李燕飞的挑衅她不能接受。

    立马就冲了上去,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一巴掌扇到了李燕飞的脸上边。

    陈蕊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半个手掌都是麻木的,可想而知刚才打李燕飞的那一巴掌用了多大的力气。

    “陈蕊,你居然敢打我,看我不好好教训你这个小丫头。”李燕飞捂着一边的脸颊,一边对陈蕊说。

    眼看着两边的人马又要重新闹起来了,景色这才让西米出现,事实证明,她还是高估了西米。

    西米解决的办法极为的简单,一人一只手抓住两人的衣领,威胁性的看着两人。

    陈蕊和李燕飞的梁子算是从今天开始就彻底的结了下来。

    等到季念知道了今晚上发生的事情,第一件事情就是下了封杀令,意思就是,这二位小姐,以后不会再出现在了她的宴会里边。

    其余的人纷纷追着季念的脚步走,就算没有下封杀令,在举办宴会或者别的什么活动的时候,都会潜意识的遗忘陈蕊和李燕飞。

    “西米,我有事情找你,不知道你有没有空。”北冥成风走到西米的面前,微笑着看着西米。

    西米还在想,北冥成风怎么突然间来找她,刚想要答应北冥成风的话,景宸就一把抓住她的手,冷冷的看着北冥成风,“这个女人没有空。”

    西米的嘴巴抽搐了两下,快速的甩开景宸,“当然有空,现在就有空。”

    北冥成风礼貌的点头,西米跟着北冥成风走了几步之后,就发现景宸也跟在她的身后。

    西米没忍住,转身怒视着景宸,“你又想要干嘛,只是出去说几句话,你不至于吧。”

    景宸耸肩,“谁知道说着说着就会发生什么事情,为了防止你被拐跑,我还是跟着你出去这一趟吧。”

    这下子不仅西米想要打景宸了,就是连在一边当背景墙的季念也想要打景宸。

    几人吵吵闹闹的离开了大厅里边,景色笑眯眯的看着自家老哥狗腿的模样,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景宸这个样子一时间还有些惊奇。

    “呕!!!”景色忽然间觉得胸口一阵发闷,直接捂着嘴巴难受的看着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心中一跳,紧张的看着景色,“色色,你没事吧,怎么突然间这么的难受”

    “可能是吃坏了东西吧。”景色接过北冥随风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自己的嘴巴,无奈的开口说道。

    “不管是不是吃坏了东西,都要找医生看看,我去叫白术和孤展。”北冥随风说着就准备起身。

    他担心景色出现大的问题,毕竟刚才,景色还受了伤,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刚才受的伤,现在有了反应。

    “别别别,疯子,他们两个现在都这忙,你还要去打扰他们两个,很不道德。”景色一听,急忙拦住了北冥随风。

    “很忙也没有你的身体重要。”北冥随风说道,从裤兜里掏出了手机,准备打给白术。

    “哎哎哎,疯子,那明天去检查不好不好,现在不要打扰他们了。”景色哭笑不得的看着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在景色的强烈要求之下,只得同意景色的话,当然中间北冥随风还是朝景色提了一个要求,那就是景色只要有任何的不舒服,一定要告诉他,不准瞒着。

    这个要求倒是简单了,景色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疯子,你就别大惊小怪的,我的身体我还能不知道?”景色笑道。

    北冥随风无奈的看着景色,他拿景色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此次的宴会,就这样落下了帷幕,虽然中间发生了小插曲,不过总体还是很完美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