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五十四章:脱离景家

    “景秘书,不要忘记你答应的事情。”北冥随风着重提醒了一句。

    “知道了,知道了。”不就是佣人吗?姐姐拼了,景色将景知带到她的办公位置上。

    景知还是一脸的不情愿,只是想到之前在北冥哥哥办公室里司特助说的那些话,她忍。

    总有一天,她要将景色踩在脚底下,让她跪着哭着向她求饶,景知在景色的背后一直用恶毒的目光看着。

    景色倒是没有一点感觉,景知从来不是她费神的对象,景色转过身,正好看到景知眼里来不及掩藏的恶毒目光,轻笑一声,“景大小姐,现在你可是我手下的员工,用这种眼神看着你上司,不觉得可笑至极吗?”

    既然被景色看到了,景知也不躲藏,“呵,你等着,早晚有一天我要你跪着哭着求我。”

    “那好啊!我就等着那一天了。”景色倒是无所谓,景色将手里的文件交给景知,说,“今天是你第一天上班,我就不布置什么重要任务给你了,你桌子上的文件和我交给你的文件校对一遍就好,对了今天办公室轮到你值日,下班前打扫一下,每过一小时去茶水间泡一杯茶。”

    “我是景家大小姐,你敢这么对我?”景知将文件狠狠摔在桌面上,手指着景色。

    景色轻描淡写的拍开景知的手指,“在这里,没有什么大小姐,你要是想当大小姐,就回家去,给你三秒钟的时间考虑,是当大小姐还是在这里乖乖的上班。”

    景知迎上景色的眼睛,“我当然要在这里上班,你想我走?我不会让你如愿的。”

    “那就在这里好好的上班,那份文件下午开会要用。”景色也不废话,吩咐之后直接走开。

    景知生气的将包甩在桌子上,拉过办公椅就坐了下去,因为景知的劲道太重,办公椅立马散开,景知就这样毫无防备的摔倒了在了地上,还是四脚朝天的姿势。

    这么一声声响,自然引来大家的关注,只见景知呆愣的摔在地上,裙子上翻,露出了黑色的内内。

    办公室顿时一阵爆笑,因为景知前面的高傲,也没有人上前扶一把,还是扫地阿姨,看不下去过去扶了一把。

    谁知景知站起来后却对扫地阿姨破口大骂,“滚开,你什么身份,也配碰我?我身上的衣服可是今年时装周的最新款,弄脏了你赔的起吗?”

    扫地阿姨手脚无措的看着景知,她只是上前扶了那姑娘一把,没想过会把她衣服弄脏,在北冥集团上班的人,她得罪不起,一时间有些心慌。

    刚好上来交策划的策划部李经理,见到景知将怒火撒到扫地阿姨身上那一幕,当下就火了,很是不平的将扫地阿姨护到身后,“她只是帮你扶起来,你不懂的感恩就算了,还这般辱骂她,真把自己当大小姐了不成。”

    景知正火大,看到面前的男人,露出嘲讽的笑容,“我说是谁呢?不就是一只想吃天鹅的癞蛤蟆吗?”

    李经理当初追求过景知,景知享受被人追求的过程,却也看不上李经理,经常用恶毒的话来辱骂李经理,就算再爱一个女人也经不起她三翻四次言语的恶毒。

    今天在这里再次见到景知,李经理自然恶上心来,想要报复一番景知。

    “不过一只丑小鸭真当自己白天鹅不成。”李经理突然觉得自己以前喜欢景知真的是眼瞎了,眼前这女人除了样貌好点,还有什么值得他喜欢的?

    景色原本上前想帮扫地阿姨一把,还没等她上前就来了个李经理,看样子他们二人还是旧识,景色干脆就站一旁看好戏。

    办公室里的众秘书,干脆也先放下手头的活,看起了好戏。

    “你,李建超,当初追求我的时候怎么不说我是丑小鸭?”景知只当李经理还爱着自己,所谓爱的越深恨的也就越深。

    真不知景知哪里来的自信,再吵下去今天就别想做事了,张曼玉扯了一把景色,拦住景色往前走的动作,上前站到李经理和景知的中间,“好了,别吵了。李经理总裁还等着你交策划呢,景知秘书,我们办公室是工作的地方,你要是想耍你大小姐的脾气就回家去耍。”

    又对着看热闹的众人说,“别看了,都汇位置干活吧!”

    张曼玉说话还是相当有分量的,大家一哄而散,李经理听到总裁等着策划案也懒得再和景知纠缠,拔腿就朝总裁办公室走去。

    景色刚走到座位上,就看见景知气势汹汹的朝自己走来。

    “说,我的办公椅是不是你搞的鬼?”景知刚刚摔倒的时候手掌正好压在几粒螺丝上,她不傻,转念一想就明白,自己的办公椅会散架和螺丝被人拧开了 有关系。

    在这办公室里和她唯一有仇的就是景色,她坚信一定是景色做的怪。

    景色懒洋洋的看了一眼景知,“有证据吗?没有证据你凭什么说是我?”

    “一定是你,就是你见不得好,想看我出丑是不是?”景知忽然间想起她之前中毒被人陷害一事,“我之前中毒是不是也做的怪?”

    “我为什么要那么做?”现在证据监控什么都没有了,光凭几句空话,谁会相信景知。

    景知也没有证据,只是瞎猜的,就算不是她也要将这些事情扣到景色的头上,“一定是你,除了你没有别人了,你是恨我抢了你景家大小姐的名头,嫉妒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是不是?”

    “景大小姐,当初可是我自愿脱离景家的,你这抢从何说起?最多不过是捡了我不要的东西。”景色平静的说着,景知哑口无言,当初确实是景色要脱离景家的,要是没有景色甘愿脱离景家,她现在就是景二小姐,这说起来身份上可不是差了一星半点的。

    就是五年前的景松也没有想过剥夺景色景家大小姐的身份,在景色死后,她无数次庆幸,当初景色强行向媒体公布脱离景家这个消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