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莫卡小先生说笑了。”季如秋勉强的对陈安生笑笑。

    说完之后,季如秋一瘸一拐的朝外边走去,身后,陈安生看着季如秋一瘸一拐的身影,眼里不知名的光芒在闪耀着。

    “先生,需要属下跟上去吗?”陈安生的助理从一旁走了过来低声的问道。

    陈安生微笑,“不用了,你去找找北冥二少,我想找他谈谈。”

    “是。”助理得到陈安生的话之后,转身朝人群中走去,一眼就看到了北冥成风的身影,北冥成风的手边围着许多的名媛。

    季如秋一直走出了好远之外,路过转角的时候,一只手,快速的将季如秋拉入了花坛里边。

    季如秋心中一慌,很快就看清了拉她的人,将手中的头发交给那人。

    “任务我完成了,头发拿到手了。”季如秋说。

    那人从季如秋的手里接过头发,从衣袋里边掏出了透明的袋子,将头发装进了袋子里边,然后折好,小心的放回口袋里边。

    “很好,主人说了他很满意你这次的行动。”那人低声对季如秋说。

    季如秋问,“主人有说,拿这头发做些什么吗?”    “你的任务是拿到头发,至于用途就不是你该问的。”因为季家的防护工作做的太好,他没能混进去,只好在外边等着季如秋,看到季如秋人影的时候,担心后边有人跟踪,一直跟到没有人跟踪之后,才

    在季如秋的面前现身。

    “等等,是主人的电话。”那人手中的手机响了起来,接起电话,和电话那头的人说了几句之后,就将手机递给了季如秋。

    “主人让你接电话。”那人说。

    季如秋点头,从她的手里拿过了电话,“喂,你让我拿景色的头发,到底想要做什么?”

    “呵,我要做什么你就没有必要知道了,我过段时间会来市。”

    季如秋握着电话的手一个用力,“你要来市?你要来做什么?”

    “秋儿,你的反应太过激动了,这我可不喜欢。”那话那头的人轻笑一声。

    “算了,不关我的事情,我现在有另外一件事情想要找你帮忙。”季如秋说道。

    电话那头的人,坐端正了姿势,饶有趣味的开口,“你说说,想要我帮忙做什么。”

    “刚才,有人告诉我,说看见了和我长得极为相似的人,我在想是不是……”季如秋犹豫的说道。

    电话那头的人,十分的不以为然,不过就是和季如秋长得相似的人,他的身边就有不少和季如秋长得相似的女人。

    “不,不是一般的女人,很有可能是季如夏,她没有死。”季如秋咬牙开口。

    这个设想是她最不愿意的,季如夏没有死,那就让她再死一次,季如秋阴霾的想着。

    “季如夏?没死又能怎么样。”电话那头的人,淡淡的开口说道。

    “季如夏没死不是关键,关键是,她出现在了墨释然的身边。”季如秋不慌不慢的丢下了一个炸弹。

    “啪!”电话那头的人,直接将手中的笔折成了两半,危险的开口,“你说什么,墨释然的身边出现了和季如夏长得极为相似的女人。”

    “这件事你别管了,我会查的。”电话那头的人,匆匆丢下了这句话,就挂了电话。

    季如秋看着脚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一会才将手机交给身边的人,“我先走了。”

    今晚给她的消息量实在是太大了,她要好好的想想接下来的事情,可以做打算。

    不知为何,季如秋的心里很慌,总感觉景色她们近期就会对景盛集团下手。

    被季如秋念叨着的景色,处理了伤口,又重新换了一件衣服之后,才重新出现在大厅里。

    季如秋想的没错,当景色处理完伤口之后,大家才想起她,想要找她人的时候,才错愕的发现,季如秋已经离开了。

    “哼,她倒是有先见之明。”西米十分不满季如秋就这么离开了。

    她还想在季如秋的身上好好的泄泻火,出出气,人肉沙包没了,让她怎么能够开心。

    “景色,你的伤口没事了吧?”陈安生一见到景色,急忙的走过来,紧张的看着景色。

    景色礼貌的点头,然后疏离的开口,“已经没事了,谢谢你们的关心。”

    “嗯,那就好。”陈安生点点头,对着景色露出了一抹笑容。

    景色紧接着就感觉有股很大的力气带着她往后退了几步,一阵天旋地转之后,景色错愕的发现,自己被北冥随风抱在了怀里。

    北冥随风抱着景色,冷冷的对陈安生说,“你离我老婆太近了,还是远点好。”

    景色哭笑不得看着北冥随风,陈安生离他哪里近了?她看着倒是挺远的。

    陈安生也是一时的语塞,他和景色的中间隔着还能站下好几个人,如果这个距离都算近的,那他无话可说。

    “疯子。”景色在北冥随风的胸前捏了一下。

    北冥随风故意当着陈安生的面,在景色的耳边说道,“乖,现在不方便,等回去了再满足你。”

    景色的脸一下子通红,他他他……说的这都是些什么啊。

    “别胡说。”景色红着脸,转身一看,果然看见西米和松果宝贝在一边捂着嘴巴偷偷的笑着。

    “好了,我老婆没有什么大碍,不用陈先生你关心了。”北冥随风极其霸道的开口。

    陈安生对着景色微笑的点点头,“好,既然如此,那景色你就好好休息吧。”

    陈安生说完转身朝另一边走去,景色这才不满的看着北冥随风,“疯子,你都是吃的哪门子醋啊。”

    “景色那门子的醋。”北冥随风大言不惭的说道。

    “色色,你看,北冥成风被一群女人围着,夏老夫人为了这个孙子,也是费尽了心思。”西米一屁股坐到了景色的身边,对景色说。

    景色抬头朝不远处看去,果然看见北冥成风的周围围着一圈的女人,夏老夫人在一边乐呵呵的笑着。    “疯子,我估计北冥成风要头大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