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松果宝贝才不管景色是怎么想的,只要景色说痛,那就是真的痛,而且伤口看着还这么的恐怖。

    “季如秋。”松果宝贝磨牙,眼里熊熊的火焰,季如秋就是死了也想拉一个垫背的。

    “好了,松果宝贝,你放心吧,妈咪没事。”景色忍着头皮上边的刺痛,揉着松果宝贝的头发。

    “色色,处理一下伤口吧。”北冥随风带着家庭医生焦急的走到景色的面前。

    “好。”景色点头,顺从的听了北冥随风的安排。

    景色最大的伤口就是头皮上边的伤口,其他倒是没有太大的伤痕,家庭医生小心的用碘伏帮景色消毒,景色疼的叫了出来。

    北冥随风紧紧的皱着眉头,朝家庭医生吼道,“你轻一点,没发现她很疼吗?”

    家庭医生一听,手下一个颤抖,花了好大的劲才稳住,北冥随风的气场太过强大,站在一边无形中给了他许多的压力。

    “疯子,你吓到他了,其实也没有那么痛。”景色安慰道,这句话也是真心话,当初中毒那会十倍的疼痛都熬了过来,那时候跟现在比起来当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北冥随风焦急的看着景色的伤口,在看到景色头皮上的伤口之后,放在两侧的手紧紧的握成了一个拳头,季如秋!!!

    另一边季如秋在拿到景色的头发之后,避免夜长梦多,焦急的想要拉着景松离开。

    偏生景松好不容易遇到了这么一个场合,不肯离开,季如秋又是焦急又是无奈。

    现在因为景色受伤了,大家的注意力才没有聚集到她的身上,一旦景色伤口处理好了,第一件事情想到的就是她,到时候,想要离开,可就麻烦了。

    “松哥,你不离开,那我先离开了。”季如秋咬咬牙,只好这么和景松说。

    景松正和生意伙伴喝着酒,被季如秋这么再三打扰也显得有些不耐烦。

    “现在晚宴才刚刚开始,你就这么离开了?”景松不悦的开口。

    季如秋也知道现在晚宴刚刚开始,要是现在离开,就会错过许多的好戏,但是她有什么办法,她敢保证,再过一会,北冥随风就会出来找她算账了。

    “松哥,我不能穿着这么一声脏衣服在这里引人注目不是吗?”季如秋一低头,刚好看见身上脏兮兮的样子,赶紧对景松说。

    景松将目光看向季如秋的衣服,确实如季如秋所说脏兮兮的,确实穿着这样一身衣服在这里是太引人注目了,“行吧,那你先离开吧,一会让王秘书来接我就好了。”

    季如秋急忙点头,转身朝大厅的外边的跑去,一路上,不知是季如秋的错觉还是什么,总觉得有人在嘲笑她。

    季如秋深吸一口气,加快了脚步,在即将跑到外边的时候,和陈安生正好撞上。

    季如秋一个不备被陈安生撞的一个踉跄,露出了拿在手里的一小撮头发。

    陈安生眼睛微眯,很明显,他一眼就看到了季如秋手里的那一小撮头发,面上也只是一刹那的凝重,很快就露出了笑容,“景夫人,这急急忙忙的是要去哪里。”

    季如秋急忙收好头发,勉强的笑道,“哦,是莫卡小先生啊,我有点不大舒服,想要先离开了。”

    陈安生将目光移到了季如秋的脸上,笑容在脸上僵硬了片刻,眼中也一闪而过的诧异。

    “看景夫人的样子,倒是伤的挺严重的。”陈安生一边说着,一边将目光落到季如秋的脚上。

    虽然季如秋刚才很尽力的用正常人的脚步在走,但是在走快额的时候,还是很明显,季如秋的脚脖子扭伤了。

    “没事。”季如秋勉强的笑笑,“既然没什么事情的话,那我就先离开了。”

    季如秋笑着打算从陈安生的身边过去,走了没几步,陈安生微笑着开口,“我在国的时候,见到一妇人,和景夫人你长的颇为相似。”

    季如秋的脚步停了下来,“天下间长得极为相似的人何其的多,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

    “是啊,这个世界长得相似的人是很多,景色当时也差点认错了,抱着那妇人直呼妈咪。”陈安生不缓不慢的开口。

    季如秋一直保持的笑容渐渐的裂开,景色叫她妈咪?那必定是和她长得极为的相像,这个世界,和她长得极为相像的只有一个人。

    “不知道莫卡小先生说的那人,是谁?”季如秋转过身,对上陈安生的眼睛。

    陈安生笑道,“景夫人,你表情太严肃了,我只是和你说着玩,正如你所说,这个世界上长得极为相似的人,是正常的。”

    季如秋莫名的还是觉得不安,一颗心跳的飞快,当时季如夏死的时候并没有见到尸骨,难不成季如夏还活着?

    一想到这里,季如秋的心脏就跳的飞快,好像有一只手掐住了她的脖子,让她难以呼吸。

    季如夏不会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这么大的事故,肯定活不下去的,季如秋在心底拼命的安慰着自己,只是不管她再怎么安慰,一直有个声音告诉她,一切不会这么的凑巧。

    “莫卡小先生,你说的那妇人是谁?”季如秋再次问道,不管那个人是谁,她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才能放心,不然她的心底一直有一个疙瘩。

    “墨氏集团,墨释然的妻子。”陈安生微笑道。

    季如秋眼睛猛地睁大,双手不自觉的握紧,耳边一直嗡嗡的响着,墨释然………墨释然……墨释然……

    多久没有听到过这个名字了,一下子出现在了她的生活里。

    季如秋之前还是疑问,现在几乎可以肯定,陈安生说的,那名夫人就是季如夏。

    季如秋脚步一个踉跄,陈安生疾步上前扶助季如秋,“景夫人,你这是怎么了?”

    季如秋急忙从陈安生的手中挣脱开来,摇头,“没……没什么。”    “那就好,要是景夫人因为我的几句话,出来了什么问题,可就是我的罪过了。”陈安生礼貌的朝季如秋开口说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